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叶凡是个做事儿手脚极其麻利的人,他不喜欢拖泥带水。 这跟性格完全一样。 麻利的洗完碗之后,叶凡回到了唐雨诗的跟前。 这妞正在看少儿频道的动画片。 叶凡扫了一眼电视,瞬间就被打败了。 这得多么的童心未泯,才喜欢看动画片啊! 不过,这一瞬间,也让叶凡的心里边对这妞越发的喜欢。 落座的时候,本想坐在唐雨诗的身边,可是又怕这妞因此而拘束。 所以,叶凡坐在了唐雨诗的对面。 “今天董志鹏有没去找你?”叶凡随口问道。 这纯粹是没话找话,而且下午叶凡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 但,唐雨诗马上就变得紧张了起来。 这妞以为叶凡为此而生气了。 正要说话。 叶凡却又说道:“别紧张啊,我就是随口问问,就是看看那牲口有没sao扰你!” “没,他今天没找我!” “没找就行,不过,我估摸着那牲口不会就此罢休的,要是他再去sao扰你的话,你给我打电话!” 唐雨诗轻轻地应了一声。 兴许是因为吃饭的时候,喝了一点红酒的缘故,让这妞原本白皙的脸蛋显得有些嫣红,甚至是妩媚。 叶凡越看越觉得这妞顺眼。 唐雨诗却极其不好意思的将脑袋扭到了一旁。 叶凡见状,顿时笑了起来。 “唐雨诗你弟弟今年读高中?还是初中!” “高一。” “学习怎么样?” 唐雨诗叹了口气说道:“一点儿都不好,但,他很勤奋,可能是不喜欢读书吧!” “这个年龄段正是爱玩儿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珍惜,回头我跟他聊聊如何?” 唐雨诗一惊,赶紧说道:“不,不用了!” 叶凡笑道:“别怕,到时候我不会把咱俩的关系说出来的,就当是你的一个普通朋友!” 唐雨诗松了口气。 叶凡瞧得有趣,便笑问道:“怎么,你很害怕你的家人知道咱俩的关系?” 唐雨诗的脸蛋瞬间暗淡了下去。 叶凡心中咯噔了一下,赶紧说道:“我指的是恋爱关系!” 唐雨诗怔住了。 显然,她没想到叶凡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得,不逗你了,你要不愿意让我见你的家人的话,那我就不见了,天气有些热,我去游个泳,你来吗?” 唐雨诗赶紧摇头。 叶凡笑了笑,起身出了别墅。 看着叶凡一头扎进了泳池,唐雨诗喃喃自语地道了句:“叶凡,对不起!” 欢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等到叶凡从泳池内出来之后,唐雨诗已经不在客厅。 想必是回了房间。 叶凡倒是很想去她的房间跟她继续聊聊天,反正也睡不着。 可,又怕唐突了佳人。 便只能放弃自己的想法。 躺在床上,叶凡丝毫不瞌睡,正要修炼,叶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是短信提示音。 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叶凡打开之后,却是见上面写道:“别墅南边五公里处见!” 短短的几个字,叶凡却突然意识到了危险。 他迅速地翻身下床,迅速的敲响了唐雨诗的房门。 很快,唐雨诗将房门打了开。 略显羞涩的看着叶凡。 这妞还以为叶凡要做什么。 但,叶凡却只是严肃地说道:“我出去一趟,注意安全!” 说着,便迅速地闪人。 出了别墅之后,叶凡发足狂奔。 倒要看看这个给自己发短信的到底是谁。 叶凡的实力不俗,五公里的路程没过多久便到了。 果然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 这个人叶凡认识。 看到了他的时候,叶凡有点意外。 柳文山。 居然是柳文山。 迅速上前几步,叶凡充满了戒备地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 “没有人跟踪你吧!”柳文山严肃问道。 “没有!”叶凡说道。 他来的时候特意的多兜了几个圈子,相信不会有人跟的上。 柳文山松了口气,笑了笑说道:“别这么敌视,我对你没有恶意,如果我对你有恶意的话,就不会这么讲礼貌的来见你!” “好,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柳文山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事儿,俩个事儿!” “说!” “第一,你不要与萧虎见面了,四爷现在已经彻底的不相信萧虎,而且,你的存在让他感觉到了危险,所以,你要与萧虎继续接近的话,四爷肯定会对付你,如果对付不了你的话,他会请沈家的人出面,第二,事实上他已经开始对付你了,下午就在你跟萧虎见面之后,四爷给萧虎下达了一个死命令,三日之内干掉你,这一点想必你已经知道!” 叶凡有些意外。 因为,他不知道柳文山说的第二个消息。 已经四爷下午已经给萧虎下达了死命令三日之内干掉自己,可为什么萧虎没有跟自己说。 还有,柳文山说四爷已经不相信萧虎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除掉萧虎。 叶凡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柳文山解释道:“之所以先让萧虎干掉你,就是想先除掉你之后,他在动手收拾萧虎,说白了,就是借助萧虎之手来干掉你。” “他觉得他除的掉我吗?另外我怎么反而觉得是他想借助我之手干掉萧虎。”叶凡笑咪咪的说道。 柳文山一怔。 面色旋即变得无比严肃,他重重点头说道:“你不说我还这没想到这一点,不错,这样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萧虎若是真的出手对付你的话,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势必拼命反击,到时候谁死可就真不一定了,但,不管你与萧虎谁死,对于四爷来说,都是好事儿一件。” 叶凡说道:“对,不管我跟萧虎在争斗的过程中谁死了,对于四爷来说都是好事儿一件!” “毫无疑问,你现在已经被四爷列为了头号危险分子,叶凡,这一切只能怪你表现的太过于耀眼了,打残了沈彪其实并不值得四爷对你痛下杀手,真正让他动了杀心的,是你在打残了沈彪之后,接下来的表现!” 叶凡不屑地笑了笑说道:“那我问你,昨天晚上在酒店你没干掉我,四爷就不生气?要知道他当时下达的可是死命令!” “谁说他不生气,我必须得承认,昨天晚上酒店的事情也是导火索之一。” 叶凡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柳文山,哦不对,是秦文山,你或许忘记我的身份了吧!” 柳文山一惊,他说道:“你不是受伤了?” “谁说我受伤了?”叶凡问道。 “江湖上一直传言,你身受重伤,命不久矣。”柳文山无比认真的说道。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宛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你才担心我?只是柳文山,我跟你可是交过手的,你觉得我受伤了吗?” 这话一出,柳文山瞬间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