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计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计谋

唐雨诗觉得叶凡就是菩萨。 自己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儿,才能遇见的活菩萨。 “还有几天就是月底了,我想上完这个月。” 叶凡笑了笑说道:“好,那就上完这个月。” 唐雨诗点了点头。 “好了,时候不早了,快去上班吧,晚上下班我要是不来接你的话,你就回你父亲那边。” 唐雨诗应了一声。 叶凡看着她进了医院,这才转身离去。 跟董志鹏算是彻底的闹翻了。 但,叶凡并不惧怕,也没什么好害怕的,虽然为了对付沈家叶凡选择了蛰伏,可这并不表示叶凡就会委屈求全。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闹翻就闹翻吧! 一个小纨绔叶凡还真没放在心上。 出了医院之后,叶凡将电话给四爷打了过去。 可对方却没有接电话。 想来是已经对叶凡厌烦到了极限。 叶凡并不在意。 他驾车朝着四爷的别墅奔袭而去。 四爷正在给花儿浇水。 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功课。 四爷的别墅很多,花儿也很多。 他喜欢花儿。 年轻的时候,喜欢貌美如花的女人,老了,很多事情做不动了,所以就开始喜欢花儿。 看着眼前这一朵朵娇艳无比的花儿,四爷的心情着实不错。 他知道叶凡给自己打电话了。 但,四爷不想在理会叶凡。 反正,已经给萧虎下达了死命令。 三天之内,不管是萧虎死,还是叶凡死,都与四爷没有关系。 最好俩个人都死。 浇完了花儿之后,四爷站在了一株玉簪花儿的跟前。 这株花儿开的很是漂亮。 四爷很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报,说是一个自称叶凡的人求见。 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四爷冷笑了一声。 说道:“真是不知死活,让他进来!” 来人退下。 “漂亮是漂亮,可惜,我不喜欢你了。” 说着,枯瘦的左手一挥,那朵娇艳的花儿瞬间身首异处。 四爷的眼神当中出现了浓浓的杀气。 很是骇人。 “四爷,我得跟你道歉!” 气派的客厅内,叶凡站在那里,看着高高在上坐在名贵红木椅之上的四爷,一副歉疚的样子说道。 四爷一声冷笑说道:“你何错之有。” “我错了,我脑子进水了,竟然忽视了四爷对你我伸出的橄榄枝,我该死!”叶凡越发愧疚地说道。 那表情放佛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儿。 四爷那双眼睛犀利且冷漠的看着叶凡,说道:“怎么,想给我做事儿了?” 看着四爷高高在上的态度,叶凡重重点头说道:“希望四爷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要不给你机会呢?” 叶凡叹了口气说道:“那只能怪我太愚蠢了!” 四爷一怔。 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确实很愚蠢,机会一旦错过就不再有了,小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最好的机会你已经错过,我虽不是什么权柄滔天之人,却也是个一言九鼎之人,所以,滚蛋,别让我看到你!” 叶凡一副后悔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唉,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滚蛋!” 说着,便转身走人。 只是脚步很慢。 看着叶凡的背影,四爷的双眼越发的冷漠。 四爷的别墅很大,叶凡足足用了五分钟才走出去。 他的步伐缓慢之极。 “文山,你怎么看?” 柳文山表情复杂,却没有说话。 老实说,当叶凡出现的时候,柳文山着实意外,当叶凡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柳文山更加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虽然不了解叶凡,但,多年的阅历让他清楚的知道,叶凡绝对不是一个喜欢吃回头草的人。 可他为什么突然要像四爷示弱。 难道真的是因为知道了四爷对他起了杀心,所以才这般的低三下四? 柳文山不敢相信这一点。 更何况,柳文山可是清楚知道叶凡身份的人,以叶凡的身份,别说是一个四爷,就算是一百个加起来,也入不了他的眼。 所以,柳文山觉得叶凡是在演戏,可目的是什么,柳文山却猜不透。 “爷,您的意思呢?” “杀之,绝对不能留!” 柳文山迟疑了一下,说道:“可,萧虎呢?您也知道萧虎这家伙最近很是不安分守己,我怕他已经有了谋反之心,得有个人来钳制他?” “这点我很清楚,但这个人肯定不是叶凡!” 柳文山的心中一沉。 声音越发低沉地说道:“爷,我很想问您一个问题!” “讲!” “您是渴望一切平和,还是局势混乱!” 柳文山跟了四爷十多年,所以他这话一出,四爷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用?” 柳文山点头说道:“这叶凡虽然是一个不识抬举之人,可倒也有几分才能,您大可以用他来钳制萧虎,甚至可以放出话去,叶凡将做为您的接班人,如此一来的话,萧虎肯定不爽,他那个人,爷您是最清楚的,很有野心,到时候,他们明争暗斗,出了一切事情都与您无关,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封住旁人之口,要知道,叶凡的来头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能查清楚,若真的直接抹杀掉他的话,万一他是大有来头之人,这不是给我们平添麻烦吗?但,若是萧虎干掉他的话,那这一切都可以推到萧虎的头上,也就是说,叶凡的生死与我们俱都没有关系!” 四爷缓缓点头。 阴冷的面孔逐渐变得有了温度。 “不错,你说的有几分道理,那叶凡的背景到现在为止我们确实还未查清楚,这点不能让人不防备!” “是啊,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家伙,竟然住着价值梁千万的别墅,这点就跟他的身份很不相符,我倾向于用他,让他跟萧虎厮杀便是!” “好,用他不是不行,但,给他安排个什么职务?” 柳文山一笑说道:“酒吧,他不是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吗?那就把您名下的那个酒吧交给他,让他好好的打理,不过事先得告诉他,做的好了,有奖励,但,若做不好的话,必须惩罚,您若真想收拾他的话,等他接手了酒吧的一切事物之后,可以随时拍几个人过去闹闹事儿,找找他的麻烦,到时候收拾起他来也就名正言顺了!“ 四爷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错,这才是最好的办法,文山呐,你果然是我的好管家,就按照你说的办,就由你去安排一切,晚上大摆宴席,我要宴请叶凡,顺便把萧虎也叫上,我倒要看看萧虎怎么能咽得下去这口气!” 说着,四爷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柳文山见状,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的复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