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打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打击

第8章 “叶凡有恃无恐,但,他并不是仗着您的势,爷,我这么说您明白了吗?” 四爷略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文山,你这话我不懂,或者说,你是查到了什么了吗?” 柳文山点头,沉声说道:“这个叶凡,来头不小,虽然,目前只是查到了一点点,但,我有预感,他的背景不俗。” “你查到了什么?” 柳文山笑了笑说道:“爷,这点暂且不能跟您说,不过,您放心,很快就会有眉目了!” 四爷对柳文山是绝对的相信。 听了柳文山的话,四爷应了一声说道:“好,我听你的,不过,李天这边不给个交代也不行啊!” “这好办,将您的真实想法告诉他,让他忍一段时间。” 四爷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说着,将电话给李天打了过去。 包厢内的气氛着实压抑。 叶凡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天与董志鹏。 俩人俱都面色阴沉地盯着叶凡。 不过,那董志鹏的眼神当中可是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欢喜之色。 没有人比他更加的巴不得叶凡被收拾。 就在这个时候,李天的手机突然响起。 只见他接起了电话叫了一声干爹之后,便不在说话了。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就见李天的面色缓和了下来。 “原来如此,行,干爹我懂了。” 说着,便挂了电话。 “你可以走了!”李天突然冲着叶凡说道。 “是吗?谢谢李少啊!”叶凡笑眯眯地说道。 说着,退出了包厢。 董志鹏有些不敢相信,他以为这事儿将会是收拾叶凡的最佳切入点,可不曾想,事情突然来了一个峰回路转。 “李少,什么情况啊,你干爹不管?任凭你被叶凡那牲口打了?” 李天冷笑着道了句:“别着急,叶凡那牲口就是只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什么意思?”董志鹏疑惑问道。 李天阴笑着说道:“我干爹要出手了,不过,得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们先忍一忍,反正,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听了这话,董志鹏一喜,他笑道:“感情四爷让他来做着天子酒吧的经理,就是打算要收拾他?” “当然!”李天得意地笑着说道:“我干爹要出手的话,那他的下场只有一个!” 但,笑的幅度太大,刚才被叶凡抽过的地方又疼了起来,疼的这牲口呲牙咧嘴。 “死!”董志鹏说道。 李天点头。 随后俩人阴笑了起来。 放佛已经看到叶凡让弄死的情形。 叶凡不知道四爷跟李天说了什么,以至于让这牲口的怒火彻底的压制了下去。 但,叶凡不笨。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打了李天之后,李天恨不得弄死自己,可,四爷的一个电话让他不生气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四爷在电话中肯定承诺了他什么。 至于承诺了什么叶凡虽然不知道,但,也大概猜到了。 不管怎么说,暴打了李天一顿,叶凡的心里边还是很痛快的。 刚刚下了楼,便看到了鬼火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凡冷笑了一声。 心中暗道了句:“跟我玩儿这些,老子玩儿不死你!” 鬼火直接朝着叶凡走来。 脸色着实不大好看。 “叶总,你什么意思?”鬼火不悦问道。 “怎么了?”叶凡笑眯眯地反问道。 “哼,你说怎么了?是不是你让我给我打电话,说是我今天要不来的话,以后也不用来了!” “对,是我的命令!”叶凡依然笑眯眯地说道。 鬼火顿时不爽地说道:“几个意思?” “四爷的意思!”叶凡说道。 不就是狐假虎威吗? 谁不会啊! 鬼火瞬间就惊呆了。 “你要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给四爷打电话,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鬼火那里还敢给四爷打电话,昨天晚上被叶凡收拾了之后,鬼火第一时间给四爷打了电话,可没想到换来的却只有两个字,废物。 今天要因为自己不上班的事情再给四爷打电话的话,指不定会换来什么更加凶残的字眼。 所以,在听了叶凡的话之后,鬼火赶紧陪笑着说道:“老弟,抱歉,这事儿是我不对,晚上下班了,我请你喝酒!” “喝酒就算了吧,你好好工作比什么都强!” “是是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收拾鬼火这种人,叶凡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随随便便一俩招,就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酒吧内有鬼火照看,叶凡这个经理没什么事儿做,便回了办公室。 情况是越来越复杂了。 叶凡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思索着接下来自己改怎么办。 也不知道思考了多久,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叶凡应了一声。 很快,门被推开,一个服务生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地说道:“叶总,有位姓柳的小姐找您?” “姓柳?在哪儿。” 话音刚落,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说道:“在这儿!” 说着,一个漂亮的小妞便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不是柳冰还能有谁。 叶凡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叶凡着实没想到这妞竟然会出现。 尤其是在中午坑了一次的情况下。 真是胆儿够肥的。 本就对这妞没什么好影响,再加上今天这儿,让叶凡越发的看她不爽了。 “你还好意思出现?”叶凡冷笑着说道。 柳冰却跟个大爷似得坐在了沙发上,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 这妞的性格怎么像是换了个人。 “能啊,怎么不能!”叶凡笑咪咪地说道。 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柳冰的跟前。 不就是比无耻嘛,谁怕谁啊。 柳冰竟然也不躲闪。 就这样让叶凡靠着自己的身体。 叶凡不仅靠住了这妞的身体,而且,还伸手一把搭在了柳冰的香肩上。 笑咪咪地说道:“说吧,来做什么?” 这一次柳冰显然不习惯了。 一把将叶凡的手推开,冷笑着说道:“来酒吧当然是喝酒。” “哟,那你来错地方了,我们酒吧这酒可不便宜!” 听了这话,柳冰不屑说道:“你就知道我喝不起?” “行啊,想喝酒去包厢,这儿是我的办公室,不是喝酒的地方!” “去就去,怕你啊!”柳冰不甘示弱地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那走吧!” 柳冰冷哼了一声,跟着叶凡出了他的办公室。 叶凡不是一个喜欢坑人的家伙,尤其是女人。 除非是他的死对头。 但,今天叶凡打算坑柳冰一回。 谁叫这妞怎么嚣张。 问了问服务生,得知酒吧第二贵的包厢还没预定出去。 叶凡二话不说带着这妞进了这第二贵的包厢。 这包厢的消费最低六万六起步。 但,叶凡没有跟柳冰说。 待会儿结账的时候,看她怎么办。 “柳小姐,喝点什么酒?” 白了叶凡一眼,柳冰说道:“当然是最好的!” “哦,我们这儿最贵的酒,一瓶是四万。” 柳冰的脸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