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暴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暴怒

第1522章 唐雨诗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不想让叶凡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 说到底,还是因为在意。 “雨诗,你听我说,事情根本就不是看到的那样!”叶凡的语气很是慌乱的解释道。 他太着急了。 着急的已经有些失态了。 若是平日里叶凡这般说的话,唐雨诗必定会相信他说的话。 可惜,现在唐雨诗不敢相信。 柳冰说的那句话好像是一把锤子,分分秒秒的戳着自己的心。 很疼。 扬起了自己那漂亮的脸蛋,唐雨诗擦了一把眼泪说道:“叶凡,求你了,别在让我更加的难堪了,好不好?” 这话彻底的击碎了叶凡的厚颜无耻。 他多么想无比霸道的将这妞拥入怀中,死死的抱着她,告诉她这一切真的是个误会。 可是,唐雨诗的这句话让叶凡无地自容。 他很愤怒,但,身子却不听话的将路给唐雨诗让了出来。 唐雨诗慢慢地出了别墅。 这一刻,她的眼泪再次肆虐。 硬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朝着别墅的大门口跑去。 但,跑的太急,刚到了别墅院子的中间,唐雨诗便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看到了这一幕的叶凡心中顿时猛地咯噔了一下,他多么想上前赶紧把这妞扶起来,可惜就在这个时候,唐雨诗哭着挣扎着站了起来。 随后,摇摇晃晃地出了别墅。 出了别墅的唐雨诗很难受。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 眼泪越发的肆虐。 这妞擦了一遍又一遍。 她哭的那样的伤心。 在这条寂静无人的路上,唐雨诗哭着朝着市区走去。 偶遇了出租车,这妞也不上车。 柳冰抱着叶凡的那一幕好像是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似得,一遍又一遍的出现,一下又一次的戳着自己的心。 不知道走了多久。 唐雨诗越发的难受了,她哭的更加的伤心,而且,感觉自己的浑身一点儿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妞一屁股坐在了路上。 脑袋深埋在膝盖中,嘤嘤地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商务车突然出现。 距离柳冰还不到三米的地方一个急刹车,随后从车上跳下来三个壮汉,其中一个手里边拿着一条麻袋。 危险迅速接近。 可惜唐雨诗却一点儿都不知情。 她依然在哭着。 麻袋突然从天而降,直接套在了唐雨诗那瘦弱的身子上。 唐雨诗一惊迅速挣扎。 可惜,为时已晚。 三个家伙迅速地抬着被装入了麻袋中的唐雨诗上了车,然后这辆商务车疯狂的驶离了现场。 马路上恢复了宁静,放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着唐雨诗消失在别墅门口的那一瞬间。 叶凡只觉得自己的心瞬间好像是跌入了谷底。 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难受。 在客厅内站了一会儿,叶凡突然想起了柳冰。 想起了这个始作俑者。 下一秒,叶凡的脸色铁青,迅速地朝着楼上走去。 是的,叶凡下了一个决定,一个很凶残的决定。 很快,便到了柳冰房间的门口。 叶凡怒气冲冲地扑了进来。 可,让叶凡没想到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柳冰竟然不在。 叶凡以为这妞藏了起来。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刚才的事情多么的凶残,以柳冰的性格肯定会藏起来。 于是,叶凡开始疯狂的找寻别墅内的每一个角落。 但,叶凡失望了。 因为,没有柳冰的身影。 这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 怒不可遏的叶凡直接一拳重击在了墙壁上。 咚的一声脆响。 那墙壁竟然摇晃了几下,差点倒塌。 可见刚才的那一拳的力道究竟有多么的不俗。 偌大的别墅内瞬间变得安静之际。 叶凡没有去找柳冰。 因为,他知道,这妞既然已经逃走,肯定就是害怕叶凡收拾他,如此一来的话,她肯定不会让叶凡找到自己的。 叶凡不是神,自然也不知道那妞去了哪儿。 心里边很堵。 叶凡拿了瓶酒喝了起来。 叶凡不是一个喜欢借酒浇愁的人,可这一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喝酒。 半瓶酒喝进了肚子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是赵大奎打来的。 叶凡接了起来。 “老大,你不在酒吧?”赵大奎问道。 叶凡应了一声说道:“不在,你有是事儿?” “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去酒吧找你本想跟你喝点酒聊聊天,可没想到你竟然不在。” “喝酒?好啊,去你家吧,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 赵大奎一喜,笑道:“好啊,那就在我们小区的门口见!” 叶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随后起身,拿了车钥匙,迅速驾车朝着赵大奎的小区奔去。 驾车出了别墅没多久,叶凡突然想起了独自离去的唐雨诗。 他的心里边莫名其妙的咯噔了一下。 这么晚了,那妞一个弱女子哭着离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转念一想,唐雨诗也是个大人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的,毕竟,叶凡的别墅虽然不在市区,可好歹也离市区不是很远,而且,时常有出租车往来。 这般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之后,叶凡的心觉得宽裕了不少。 但,他始终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沉默了一会儿,将电话给唐雨诗打了过去。 可惜,被提示对方已经挂机了。 叶凡也没多想,他知道唐雨诗很伤心,关机不想接电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念及如此,叶凡不在纠结。 他迅速驾车朝着赵大奎的小区奔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叶凡到了。 赵大奎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了叶凡的时候,赵大奎却被吓了一跳。 “老大,你没事儿吧!”赵大奎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了?”叶凡反问道。 赵大奎挠了挠头,小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老大你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将人撕成碎片!” 叶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喝酒吧,今儿还真想痛痛快快的醉一次!” “好嘞,那就不醉不归!” 说着,进了门房。 但,那神秘老头却不在。 “那老头那?”叶凡好奇问道。 赵大奎笑了笑说道:“他有事儿,下午就离开了,当时还跟我打了个招呼!” “知道是什么事儿嘛?” 赵大奎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当时也问他了,可惜,这老头很是神秘,什么都不肯说,不过,他倒是告诉我说,是去做一件要紧的事情。” “得,不管他了,我们喝酒!” 赵大奎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