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讲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讲

第1523章 “老大,你在四爷的酒吧做的如何?” 叶凡笑了笑说道:“就那样呗,今天是第二天,反正也只是暂时的,哦,对了,我后天会跟四爷去趟外地!” “做什么?” “说是什么西北三省老大的聚会,四爷亲自点名让我陪他去,但,这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因为萧虎打算在四爷去的路上伏击四爷。” 赵大奎一惊,说道:“老大,那你还去干什么?这不是送死嘛,你虽与萧虎达成了合作关系,可那萧虎心狠手辣,他真要伏击四爷的话,肯定不会饶过你!” “看样子,这赵大奎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然的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这家伙跟那老头的关系异常的不俗,真不知道是在伪装,还是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份。” 念及如此,叶凡故作郁闷的点了点头说道:“这点我知道,可,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 赵大奎沉默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凡正要说话。 但,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电话竟是四爷打来的。 叶凡迅速接了起来。 “叶凡,你好大的胆子!”四爷的语气无比阴森地喝道。 四爷的话让叶凡一怔。 随后问道:“爷,怎么了?” 四爷一声冷哼说道:“来我别墅看看你就知道了!” 直觉告诉叶凡,貌似出了很严重的事情。 没有耽搁,跟赵大奎简单的告别之后,叶凡迅速驾车朝着四爷的别墅奔去。 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四爷的别墅到了。 叶凡刚下了车,就让几个家伙带进了别墅。 说是带路,但,实际上是押解,虽然他们俱都没有碰到叶凡的身体,但,那呈围堵的姿势,让叶凡清楚的知道,这些家伙明显是害怕自己跑了。 别墅内的气氛着实凝重。 萧虎竟然也在。 四爷脸色铁青地坐在红木椅上,见叶凡进来了,顿时一声冷哼。 他显得特别的生气。 叶凡扫了一眼萧虎,见这牲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又看了一眼柳文山,柳文山却一脸的平静。 “四爷,出什么事儿了?”叶凡问道。 四爷又是一声冷哼,说道:“带上来!” 话音刚落,几个壮汉拖着一个家伙走了进来。 被拖进来的那个家伙已经血肉模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但,看他的肌肤来看,年龄貌似并不大。 叶凡扫了他一眼,越发好奇的看着四爷,问道:“四爷,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你不认识他?”四爷一声冷哼问道。 叶凡懵了。 这什么情况啊。 自己这么可能认识眼前这家伙。 “这谁呀?” “他自称是刘大正,说是你派来刺杀四爷的!”站在一旁的柳文山淡淡说道。 叶凡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特码的太搞笑了吧! “你笑什么?”四爷怒喝道。 说着,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戳了一下地板。 发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四爷,您觉得他是派来刺杀您的?”叶凡笑问道。 “难不成是我自己派来刺杀我自己的?” 叶凡笑了笑说道:“爷这么说吧,你现在断定这个杀手就是我派来的,对吧!” 四爷一声冷哼。 没有言语。 但,他的态度已经向叶凡说明了他的答案。 叶凡见状,顿时笑道:“四爷,倘若这个人就是我派来的,你会这么处罚我?” 这话一出,柳文山的眼神中瞬间闪过了一道精光。 萧虎也微微一怔。 但,四爷丝毫没有反应。 他的表情依然无比阴沉着说道:“死!” 叶凡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看样子我可真是够愚蠢的,就在四爷你刚刚宣布我为你接班人的第三天,就找人刺杀你!” 四爷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犀利的锋芒。 死死的盯着叶凡。 别墅客厅内的气氛着实够压抑的。 叶凡不傻,从踏入别墅然后知道了这事儿之后,他便知道这是个圈套。 尽管不知道这个圈套到底是四爷,还是萧虎为自己设置的,但,叶凡知道,这事儿只是个由头,恐怕接下来,才是好戏登场。 “叶凡,那么你承认刺杀你是派来的?”柳文山突然问道。 叶凡冷笑了几声说道:“柳管家也觉得我有这么愚蠢?” 柳文山沉默了。 四爷又是一声冷哼。 正色说道:“我不管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但,叶凡,这一次你必须得受罚!”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爷,你想怎么处罚我?”叶凡冷笑着问道。 “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来人,给我拿下!” “爷,我有话要说!”萧虎突然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四爷眼神犀利的看着萧虎问道。 语气着实渗人。 萧虎恭恭敬敬地说道:“爷,我是觉得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没准是有人想陷害叶凡兄弟。” “那你的意思是,我在冤枉他?” 萧虎扫了叶凡一眼,不在说话了。 几个壮汉已经扑了进来。 迅速地围在了叶凡的跟前。 正要动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的一个声音说道:“慢着!” 是沈小离。 说话间,这妞已经进了别墅的客厅。 “沈小姐,你有何事儿?”四爷的语气缓和了不少问道。 “四爷,按说这是你的家务事,我没资格插手,但,我相信叶凡不是这事儿的主谋。” “何以见得?” “他没那么愚蠢!” 说着,沈小离扫了叶凡一眼。 坦白的说,叶凡着实没想到沈小离会为自己出头。 自己调戏了这妞不说,晚上在酒吧还让她那般的难堪,她本应该是最恨自己的那个,也是最不可能替自己出头的那个人。 但,这妞却选择了替自己出头。 “沈小姐,你觉得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沈小离淡淡地说道:“他不是说这事儿不是他做的吗?那就让他找出背后的主谋不就行了吗?” 四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叶凡,既然沈小姐为你求情,那我就给你三日的时间,三日之内你若找出凶手的话,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叶凡笑着说道:“好啊!” “行了,你可以走了!” 叶凡点了点头笑道:“谢谢四爷。” 说着,便转身离去。 沈小离跟四爷打了个招呼,跟了上去。 萧虎也起身告辞。 顷刻间,偌大的客厅内便只剩下了四爷与柳文山。 “文山,依你之见,你觉得这事儿是谁做的?”四爷突然问道。 柳文山摇头说道:“很难说,叶凡有嫌弃,但,最大的嫌疑人我却觉得是萧虎。” 四爷缓缓点头说道:“与我不谋而合,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萧虎会做出这事儿来!” “权利是好东西!”柳文山似笑非笑地说道。 有些事情,确实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四爷不敢相信萧虎会做出这事儿来,那是因为萧虎跟了他那么多年,算的上是忠心耿耿。 “如果真是他的话,我活拨他的皮!”四爷阴森说道。 柳文山这时继续说道:“爷,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