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解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解毒

叶凡的内心当中咯噔了一下。 暗道了句坏了,这妞的药性彻底的发作了。 好在叶凡是医生。 没有多余的废话,叶凡迅速的驾车朝着别墅奔袭而去。 很快,别墅到了。 还没下车,唐雨诗突然冲着叶凡妩媚一笑。 叶凡的心里边那叫一个荡漾。 但,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能冲动,冲动的后果是自己承担不起的。 带着唐雨诗进了别墅。 唐雨诗的眼神越发的朦胧,越发的妩媚,呼吸变得粗重。 叶凡见状,正要说话。 唐雨诗突然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叶凡。 叶凡懵了。 心跳变得没有了规律,着实狂乱。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为你解毒。”叶凡说道。 可唐雨诗却没有听叶凡的话,反而将叶凡抱得更紧了。 这妞的身材穿上衣服不显山露水,可实际上真的有料。 被这妞这么抱着,叶凡明显感觉自己的体内有股邪气在乱窜。 叶凡可真不是柳下惠。 他是一个比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还要正常的家伙,而且,已经许久没有开过荤了。 唐雨诗的手开始在叶凡的身上游走。 叶凡把心一横,直接抱起了这妞,朝着楼上走去。 蜷缩在叶凡怀中的唐雨诗不断的抚摸着叶凡的肌肤,与此同时,她的娇喘之声也愈发的粗重。 用最快的速度上了楼,直接抱着这妞进了浴室。 将她丢在浴缸之内,唐雨诗的双手却勾着叶凡的脖颈不放手,那双眼睛更加妩媚的看着叶凡,几乎能滴出水来了。 叶凡不管不顾,迅速的开始放水。 当凉水打在了唐雨诗的身上时,这妞似乎好受了一些。 慢慢的放开了叶凡。 “我之道你很难受,但是听话,很快就没事儿了!” 说着,叶凡迅速的出了房间。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叶凡迅速的翘起了角落的地板,随后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出现在了眼前,叶凡将盒子拿了出来,打开之后,两枚造型怪异的戒指出现在了眼中。 蛰伏之后,叶凡便将自己手中的那两枚戒指藏了起来,他跟过去彻底的隔断了,现在为了唐雨诗,叶凡又将那枚戒指找了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叶凡要带这妞回到别墅之后才给她解毒。 回到了浴室之后,叶凡迅速的捏住了唐雨诗的命脉之处。 很快,一股清凉之气顺着唐雨诗的命脉进入了她的身体。 以叶凡现在的医术,治疗一个媚药之毒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很快,叶凡便发现这媚药还真不是一般的媚药。 唐雨诗所中之毒竟然带着几分让人上瘾的成分。 也就是说,如果唐雨诗体内的媚药之毒不解除的话,这妞往后就算在怎么不想,也得沦为董志鹏的。 监测到这些的时候,叶凡便恨不得弄死董志鹏。 这是叶凡蛰伏了这么久,第一次动用自己的医术。 虽然唐雨诗所中之毒很是不寻常,但叶凡的医术何等的不俗,十多分钟之后,这妞体内的毒药便被彻底的解除,唐雨诗有些累的瘫躺在了浴缸内。 她的眼神已经逐渐恢复如初了。 眼巴巴的看着叶凡,叶凡笑了笑说道:“现在感觉如何?” “挺好的,谢谢你。”唐雨诗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那你正好泡个澡,休息一下,很多事情,明天早上再说,如何?” 唐雨诗眨巴了几下眼睛算是答应了下来。 叶凡起身出了这妞的房间。 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叶凡那叫一个胆战心惊,的亏赵大奎办事儿得力,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叶凡再一次被赵大奎不俗的办事儿效率折服的同时,也越发的好奇赵大奎的真实身份。 叶凡清楚记得,这赵大奎跟自己说过,他跟沈彪一样也是沈家的外戚,起初叶凡对这话深信不疑,但现在看来,这家伙肯定隐瞒了自己什么。 要知道一个沈家的外戚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显然没有。 而且,他之前开的是要账公司,这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在潜伏呢? 想了一会儿赵大奎的事情,叶凡的脑袋中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短短的一天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一想到董志鹏给唐雨诗下药的事情,叶凡就愤怒不已。 之所以没有狠狠的收拾他,那是因为他的背景不俗,以叶凡现在的能量,如果收拾掉他的话,势必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没想到这牲口蹬鼻子上脸,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怨不得叶凡了。 是的,叶凡打算出手了。 隐忍到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出手了…… 方武军出现在苏白墨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他是来找萧媚的。 好几次的接触下来,让方武军感觉到这萧媚可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 这样的感觉让方武军动了想跟萧媚更进一步的念头。 所以,他来了。 来之前方武军已经给萧媚打过了电话。 没等一会儿,萧媚便出现了方武军的面前。 “没打搅你吧。”方武军笑了笑说道。 “你说呢?”萧媚翻了个白眼说道。 方武军笑了笑说道:“好吧,我长话短说,之所以这个时间来找你,是因为有一部大片要上映了,白天就想约你,可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只能现在来约你,你不会拒绝吧!” 萧媚一点儿也不意外方武军说出来的话。 她笑了笑问道:“所以,你是打算追我?” 萧媚的直截了当不仅没有让方武军觉得尴尬,反而越发的欣喜。 他喜欢萧媚的直截了当。 “对!”方武军同样直截了当的点头。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方武军一怔,问道:“是谁?” “秘密。”萧媚笑了笑说道。 “不会是杨凡吧,他已经消失那么久了,是死是活都不一定,你应该知道,很多人都说他身中剧毒,功夫尽失,命不久矣。” 萧媚笑了笑说道:“他要真的挂了,那我就替他守一辈子的活寡,他在的时候我没机会或者说没胆量去追求他,但现在我想明白了。” 方武军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我知道了。” 说着,转身便走。 再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刚刚还笑靥如花的萧媚突然流泪满面,她喃喃自语的说道:“杨凡,你到底在那里,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