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赌约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赌约

第章 沈离还在睡觉。 昨天晚上就跟打了鸡血似得彻夜修炼让她疲惫不堪。 一向睡觉踏实的她竟然做梦了。 而且,梦到父亲重新夺回了沈家掌舵人一职,梦到了叶凡向自己求婚。 如果这个梦的前半段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儿的话,那么后半段就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 好在,在梦中的沈离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做梦。 她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修炼者不俗的感知能力让她猛地感觉到,似乎有人站在自己的身边。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沈离便忽地睁开了眼睛。 果然有人。 只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家伙的时候,沈离就顿时怒了。 不是叶凡还能是谁。 他竟然胆大包天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不,而且,还用一种极其猥琐的目光看着自己。 沈离睡觉没有一丝不挂的习惯,可纵然是这样,被一个异性侵入自己的闺房,沈离还是觉得非常的不爽。 “你找死?”沈离怒骂道。 叶凡耸了耸肩道:“这都几点了,太阳早就晒到你的屁股上了,还不起床?” 着,叶凡一下子拉开了窗帘。 刺眼的阳光顿时洒满了整个房间。 沈离被这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闭上了眼睛,但在闭上了眼睛的同时,沈离冷冷的道:“不想死的话,就滚出去!” 叶凡心情不错。 他笑了笑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我在楼下等你,有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聊一聊!” 着叶凡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只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这家伙突然又道了句:“哦,对了,你的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嘛!” 沈离抓起了枕头,二话不朝着叶凡砸来。 可惜,叶凡在完了这句话之后,便闪身出了房间。 沈离气的一拳砸在了床上。 柳冰正在难得的给自己做早餐。 叶凡依靠在门口,笑咪咪的道:“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柳冰无心跟叶凡斗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任务,也知道,若是真的将叶凡激怒的话,这对于自己的任务恐怕不利。 坦白的,柳冰是知道一点叶凡的身份的。 但,不知道叶凡到底是做什么的。 来执行这趟任务的时候,上面曾经告诫过柳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去激怒叶凡,柳冰就问上面的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上面的人告诉柳冰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你吃吗?”柳冰突然扭头问道。 她的目光无比真诚的看着叶凡。 叶凡颇感意外。 着实没想到,这妞竟然会出这种话来。 但俗话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好啊!”叶凡笑咪咪的道。 柳冰便不在话,专心的开始做饭。 叶凡没有过多的跟她呆在一起。 因为叶凡怕自己忍不住问她身份的事情。 那层窗户纸一旦被捅破的话,恐怕会引出很多的事情。 坐在沙发上等了不到十分钟,沈离便出现在了叶凡的面前,只不过漂亮的脸蛋却是沾满了杀气。 叶凡笑了笑道:“你这脸色不大好啊。” 沈离怒视着叶凡道:“别挑战我的忍耐极限,若你在敢私闯我的房间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一点深刻的教训。” 叶凡却当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笑了笑道:“那你得打的过我。” 一句话刺激的沈离顿时无语了。 她后悔教叶凡大擒拿了,不然的话,这家伙的修为怎么能超的过自己。 不过,纵然如此,可沈离却依然觉得自己还是能够打的过这家伙的,当然前提是他真的激怒了自己。 柳冰的早餐并没有给沈离准备。 沈离也无所谓,拿了车钥匙的她冲着叶凡不咸不淡的道:“我现在出去吃早点,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吗?” 着,就朝着外面走去。 叶凡看了看为自己准备了早餐的柳冰,耸了耸道:“看样子只能下次尝你做的饭菜了,再见!” 柳冰白了叶凡一眼,冷哼了一声道:“想都别想。” 其实柳冰在意的不是叶凡吃不吃她做的早餐,而是在意自己跟沈离的战斗。 沈离一句话就将叶凡带走了,这让柳冰充满了挫败感。 这种感觉让她很是不爽。 柳冰时刻记得要跟叶凡寸步不离的任务,可是她做不到跟沈离一起。 这妞就是讨厌沈离,毫无保留不的讨厌。 柳冰很少讨厌一个人,沈离是第一个。 车是沈离卡的。 叶凡坐在了她的一旁,靠在车门上托着下巴看着沈离。 沈离讨厌被叶凡这般注视自己的感觉。 一声冷哼,沈离道:“有话就,有屁就放,我没多余的时间跟你耗。” “沈离,能跟我薛老三的那位公子吗?也就是你的未婚夫。” 这显然那是沈离不愿意触碰的话题,便没好气的道:“没兴趣!” 叶凡笑了笑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着帮你解除这个婚约呢。” 沈离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坦白的,尽管父亲已经承诺要去解除这个婚约,但沈离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若是父亲在位的话,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可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位不,而且,还被沈家的人一直在追杀当中,在这样的情况下,薛三爷显然不可能给自己父亲面子。 当然,这并不表示沈离就会相信叶凡。 在沈离看来,以父亲的实力都未必能解除这门婚约,更何况是一个连自己父亲都不如的家伙。 沉默了一会儿,沈离不咸不淡的道了句:“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这分明是就在叶凡不自量力。 叶凡当然听的出来,他笑了笑道:“是不是泥菩萨无所谓,办的了事儿就行,沈离,要不,咱俩来一个赌约吧!” 沈离没兴趣,一点儿兴趣也没有跟叶凡来什么赌约。 只是这家伙那略带挑衅的眼神着实让沈离不爽。 这妞脑子一热,道:“行啊,什么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