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原来如此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原来如此

第1615章 十多个未接,全部都是沈樱打来的。 虽然没接起来,可是叶凡却能够感受到沈樱的焦急。 叶凡正要给她回拨过去。 可是却发现,竟然还有两条信息。 叶凡迅速打了开。 信息依然是沈樱发来的。 “你个骗子,说好陪我的话,你去哪儿了?” 这是第一条。 “我走了,你好好的,等着我的好消息。” 这是第二条。 叶凡迅速的将电话给沈樱拨打了过去。 但,被告知对方已经关机。 叶凡有些沮丧。 他没想到沈樱这么快就离开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 叶凡给唐雨诗打了一个电话。 这妞很快接了起来。 “上班了?” “嗯!”唐雨诗乖巧的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休息的如何?” “还不错,你呢?” “我也挺好的。” “那就行。”唐雨诗笑着说道。 虽然不在一起,但是听了唐雨诗的这句话之后,叶凡的眼前迅速的浮现出了这妞浅笑的模样。 叶凡也笑了笑,说道:“好,你安心上班,晚上我去接你!” 唐雨诗应了一声。 叶凡叮嘱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中午时分,叶凡接到了赵大奎的电话。 在电话中,赵大奎询问叶凡中午能否一起吃个饭,说是沈天机也一起。 叶凡答应了下来。 车门的时候,叶凡刻意伪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没办法,那是因为叶凡清楚的知道,有不少人在暗中监视着他。 不过,那两枚戒指叶凡却是带在了身上。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阶段,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危险袭来。 这两枚戒指可是保命的东西。 临出门的时候,叶凡给保洁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来收拾一下房子。 午饭是在沈天机看门的门房内吃的。 没有贵的咋舌的饭菜,不过,酒倒是不错。 “你前天去见薛三了?”沈天机问道。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对。” “如何?” “很糟糕,沈家的人让我吃了一枚药丸。” 沈天机听了这话,一声冷笑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沈家还是这么的没出息,还想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控制人,你怎么样?” “您觉得呢?您可是沈家的上一任掌舵人,手里边应该有解药吧!” “小子,别跟我装,我可是清楚的知道你的医术独步天下!” 叶凡咧嘴笑了起来。 “薛三给你下达什么命令了?” “他想吃掉李家!” “跟我猜想的一样,目前来看,李家是一块儿巨大的肥肉,薛三那么贪心,没有理由不动心,之前他就明着暗着动过几次手,可惜俱都没有成功!” “是啊,他很贪婪。” “这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儿!” “嗯,不是什么坏事儿,对了大奎,你查的怎么样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赵大奎迅速说道:“已经拿到了一些监控视频!” “如何?” “视频显示,确实有十多辆卡车朝着约定的地方出发了,不过,后半段监控视频还没有拿到,晚上应该就可以了。” “嗯,这个事情你得抓紧了,李家跟薛三都在看着,尤其是薛三。” “老大,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叶凡应了一声。 “小子,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啊,先把薛三拿下,然后让他来对付沈家。” “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沈天机笑了笑说道:“薛三现在是沈家地下世界的代言人,让他来对付沈家,这是沈家万万想不到的。” “就是这个打算。” “对了,我注意到沈樱今天早上离开了落霞市,目的地是上官家族所在的城市,所以,这是你授意的?你的下一个目标可是上官家族?” 叶凡要为这老头点赞了。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不错,我是有这样的打算,不过,我更加好奇的是,老爷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沈樱的真实身份的?” “也是前段时间。” “不会是监视我吧!”叶凡问道。 “小子,你觉得我要是见识你的话,你能感觉不到?” “没准你的手段异常的高明呢?” “滚蛋,我可没那个闲工夫,真要说见识的话,也是薛三在监视你。”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他在监视我!” “对了,你跟沈小离的关系如何?” “还不错。” “听了我的话了?”沈天机笑问道。 “算是吧,虽然她在沈家的地位不咋滴,可毕竟跟了薛三好些年,对于薛三的弱点知道的是一清二楚,我需要这些信息。” “这就对了,叫我说,你直接推到她得了,女人就是这样,推到她之后,那就是自己人了。” 叶凡再次被这老头的思想打败了。 真是一个邪恶的家伙啊。 “对了,如花呢?”叶凡问道。 “他在忙他的事情,这段时间他在**萧虎。”赵大奎回应道。 “原来如此,萧虎怎么样?” “老爷子,不过,倒是一块习武的材料,好好的**一番的话,也可以成为一个能做事情的人。” 叶凡笑道:“那你得多费心了,我现在没时间过问这些。” “这个老大你放心,我会处理好了,另外,张大炮收集到的证据也已经递上去了,相信最多一周的时间就会有结果,老大,你确定薛三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会找你的麻烦?” “他没有机会找我的麻烦了,因为三天之后,他就得乖乖的听我的。” 这话一出,不仅是赵大奎,就连沈天机也着实一惊。 “小子,你如此的有把握?” “当然,没把握的话我从来都不会说。” “说说看,你是怎么拿下他的?” “现在还是个秘密,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不说拉到,继续喝酒!” 叶凡来者不拒。 又喝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叶凡酒足饭饱起身告辞。 目送了叶凡的离去之后。 赵大奎惊叹道:“父亲,这家伙可真是个怪物啊,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有信心了,相信将来他会成为我们最犀利的武器!” “别太大意,他越是厉害,就说明他越是不好糊弄,要小心在小心,明白吗?” 赵大奎重重点头说道:“父亲,我明白。” “哦,对了,小离晚上过来吃饭,你好好的准备一下!” 赵大奎一喜,连连点头笑着说道:“父亲您放心,我会好好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