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干杯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干杯

第1636章 接到了张大炮的电话时,叶凡正在跟唐雨诗畅聊人生。 本不想接这个电话,但是念在张大炮辛苦找来董志鹏父亲违纪的证据的份上,叶凡接起了这个电话。 “老大,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张大炮弱弱的问道。 叶凡说道:“还在等消息,证据已经递了上去,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能否快点呢?董志鹏现在满世界的找我,我爹妈已经被董志鹏的父亲利用手中的权利停职了,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整天在外面晃荡,东躲西藏的,很是郁闷啊!” “放心吧,很快就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谢谢老大!” “不客气,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张大炮应了一声,叶凡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叶凡心里边盘算了起来,证据递上去也确实有今天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得到回应,是不是其中出了什么岔子,还是说,沈家出手了。 叶凡不得而知,他打算给赵大奎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巧的是,这个念头刚闪过的时候,赵大奎的电话就进来了。 “老大,有消息了!”赵大奎无比欢喜的说道。 “什么消息?” “董志鹏父亲的事情。” “巧了,张大炮刚才还给我打过电话,询问此事儿!” “是吗?那可真是太巧了!”赵大奎笑了笑说道。 “说吧,什么消息!” “董志鹏的父亲被带走了,就在刚才。” “那这可真是喜事儿啊!”叶凡笑了笑说道:“张大炮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你负责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吧!” “好的,老大,不过,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是意思,要不要出来喝点?庆祝一下!” 叶凡想了想说道:“行啊,什么地方!” 赵大奎将地址告诉了叶凡。 “好,待会儿见!” 说着,叶凡挂了电话。 “你要跟我一起出去吗?”叶凡笑问道。 唐雨诗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还是早点休息吧,毕竟明天还要上班!” 尽管被拒绝了,但叶凡并不生气。 反而,他的心里边很是开心。 因为,唐雨诗总算学会拒绝了,而不是一味的迎合自己。 她总算是不像以前那样了。 这是进步,巨大的进步。 “行,那你早点休息。” 唐雨诗应了一声,朝着楼上走去的时候,这妞突然又停下脚步转身问道:“叶凡,你不会生气吧!” “你要是在没有任何主见的话,那我可就要生气了!” 唐雨诗莞尔一笑上了楼。 叶凡驾车朝着约定好的地方奔去。 这是一间撸串的大排档。 尽管时候不早了,但依然是人满为患。 赵大奎已经等候叶凡多时,这家伙已经点了不少的下酒菜,甚至还要了两箱啤酒。 看样子就在等叶凡的到来了。 彼此打过招呼之后,叶凡坐了下去。 “这几天在忙什么?”叶凡问道。 “瞎忙,公司的事情跟老大你的一些事情!” “哦?我的什么事情。” “手下啊,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老大你的是,我偷摸的为你拉拢了不少兄弟,这段时间在训练他们!” “你倒是会来事儿!”叶凡笑了笑说道。 “老大,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怎么会,这是好事儿,天大的好事儿,我怎么可能生气呢!”叶凡笑了笑说道。 赵大奎松了口气说道:“老大你不生气就行,来我敬你一杯!” “别一杯一杯的喝了,直接瓶吹吧!” 赵大奎笑道:“好!” 碰了碰酒瓶,俩人一口气干掉了一整瓶酒之后,赵大奎笑道:“爽!” 酒过三巡之后,叶凡似笑非笑的说道:“赵大奎,咱俩认识多久了?” “俩个月了吧!”赵大奎说道。 叶凡笑了笑道了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小子当初去沈樱的天子酒吧就是故意的!” 赵大奎一怔,随即笑了笑说道:“老大,您这话说的,当初真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还要跟我隐瞒多久?” 赵大奎装傻充愣的说道:“老大,你,你在说什么?我隐瞒你什么了?” 他的表现堪称完美。 只可惜,叶凡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不打算跟我好好的坦白一下吗?” “老大,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行了,别演戏了,大家都不是傻瓜!” 赵大奎没有在说话,疯狂的灌了一瓶酒之后,这才咧嘴笑道:“老大,我,唉,算了,我坦白,其实你说的对,当初去沈樱的天子酒吧确实是故意的。” “所以,你那个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 “百分之六十。” “所以,沈天机是你什么人?” “我父亲!” 叶凡笑了笑说道:“猜到了。” “老大,抱歉,我真不是故意隐瞒你的,真是迫不得已。” “行了,我也没怪你的意思,说说吧,你的本名叫什么?” “沈大君,君子的君。” “好名字。”叶凡赞道。 赵大奎干笑了几声说道:“老大,就别取笑我了!” “没有,打心眼里边称赞你。” 赵大奎越发的尴尬。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凡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觉得尴尬与不安。 “然后呢?”见赵大奎不说话,叶凡又问道。 “什么然后?” “没有了?你就瞒了我这么点事情?” “真没了老大,其他的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你父亲跟我说了他离开沈家的原因,我好奇的是,既然你父亲都得东躲西藏,那你怎么就敢如此招摇过市?” “因为,这不是我本来的面目,我整过容,老大,不怕你笑话,我当年的颜值可不比你差啊,可没办法,为了活命,只能如此!”赵大奎笑着说道。 他说的倒是轻松。 但叶凡听来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轻松。 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 “你父亲呢?” “他也改变了自己的容貌,我父亲炸死的时候,也不过才五十岁,正值壮年,可你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个糟老头,就算是沈家的人现在站在他的面前,也不会认识他的。” 叶凡叹了口气说道:“来,为了这操蛋的人生干杯!” “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