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清还是浊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六十二章 清还是浊

说起了,佘振山也是个聪明人。 当然,若是没有过人的智慧,也不可能坐在现在的位置上。 佘振山确实聪明,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保住了乌纱帽,其他的还怕没有吗? 而,想保住乌纱帽,杨凡是关键。 尽管不知道杨凡是怎么拿到自己犯罪的证据,但,佘振山知道,这事儿非同小可,得尽快的解决。 所以,刚刚下班,佘振山便将电话给杨凡打了过来。 在警局杨凡走的时候,佘振山特意的留了杨凡的电话。 “佘局长有事儿?”杨凡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问道。 “老弟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有事儿你直说!” 杨凡清楚的知道跟这些位高权重的人打交道得小心小心再小心,虽然杨凡并不惧怕佘振山,可面对这个老狐狸,自然还是得小心一些。 “是这样,晚上我定了饭,想请老弟你吃个家常便饭,还望老弟你赏脸!” “什么地方?” “就在苏家的艅艎大酒店!” “好!”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下午回来的时候,杨凡已经打算好了,暂时不动佘振山,等到刘家垮台之后,再连佘振山一并收拾。 现在还能用的着他,而且,这老东西贪了那么多钱,也得让他都吐出来。 同苏白墨打了个招呼之后,杨凡驾车直奔酒店。 佘振山就在酒店的门口候着杨凡。 等到杨凡刚下了车,佘振山便迅速地迎了上来。 “老弟,谢谢你的赏光。” “佘局长尽说些客气话!”杨凡笑了笑说道。 过去的职业生涯让杨凡在经历了不少风浪的同时,也让杨凡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虽然杨凡自己也讨厌,但,面对佘振山这样的人,就得这样。 佘振山奸,杨凡得比他更奸。 “佘某人说的可绝对不是客气话,能跟杨老弟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吃饭,那是我佘振山的荣幸!” 杨凡笑了笑说道:“佘局长,这官腔就不要打了,今天也没外人,咱俩说点推心置腹的话!” 佘振山微微一怔,随即赶紧说道:“好好好,杨老弟,里边请!” 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嘴巴上倒是客气,但心里边却不禁暗道了句:“这小子不好糊弄!” 进了包厢落座之后,佘振山便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内掏出了一张支票,缓缓地推倒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扫了一眼,竟然是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佘局长好大的手笔,据我所知,佘局长的工资也就几千块吧,不知道这一千万是从何而来!” 佘振山老脸发烫。 杨凡这是赤果果的在打脸。 可偏偏佘振山不敢生气,不仅不敢生气,反而还陪笑着说道:“老弟说笑了。” “不过,佘局长你差了点意思!” “老弟,这话从何说起?” 杨凡笑了笑说道:“要不要我把优盘里边的内容跟佘局长复述一遍!” 佘振山一惊。 瞬间明白杨凡的意思了。 这是嫌钱少。 虽然心里边暗骂杨凡的他贪心,可佘振山却也暗暗的松了口气,来的时候,他可是担心杨凡不会收下自己的钱,因为,那样的话,说明杨凡给自己看那些东西不是为了钱,既然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了什么?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不过,现在好了,杨凡嫌钱少,说明,他就是为了钱, 大不了把自己这些年收刮来的钱都给了他,反正只要自己的乌纱帽能保得住,其余的一切都好说。 念及如此,佘振山笑了笑说道:“老弟是这么个情况,我今天来的时候比较匆忙,也没带什么钱,老弟你要愿意的话,明天上午去找我,我必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杨凡笑道:“不用了,待会儿我给你个账号,你明天把钱给我转进去就行了。” 佘振山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说道:“这些都是小事儿,最关键的是,老弟,钱要到手了,那些东西是不是就可以销毁了?” “佘局长,咱俩还没喝酒呢,你怎么就醉了呢!” 佘振山一惊。 他瞬间明白了,杨凡这是不打算善罢甘休啊! 这让佘振山有些不爽了。 如果真的答应了杨凡之后,那他以后绝对是个无底洞,自己填也填不满,到时候,自己铤而走险弄来的钱,恐怕都得进入他的口袋。 佘振山的脑袋迅速的运转了起来。 他在思索对策。 就在这时,杨凡笑了笑说道:“佘局长从警多少年了?” 尽管不知道杨凡为什么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可佘振山却还是感叹道:“老了,得有个三十多年了,我二十四岁进了这个行业,到现在快六十了,时间过的真快啊,到现在我都记得当年进入这个行业的第一天的情形。” “那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走上这条路的。”杨凡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问道。 佘振山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杨凡是在嘲讽他。 可佘振山不在乎。 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老弟,你涉世不深,很多事情你不懂,我这么跟你说,当你跟大家不一样的时候,你就会显得很惹眼,你的对手就会想法设法的除掉你,你能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流合污,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很无耻,可古话说的好,千里为官,为的是什么?不过是钱财二字!”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一个钱财二字,佘局长这官儿做的可真够通透的!” 这话充满了嘲讽之意。 佘振山当然听的出来。 一声苦笑,却不在解释什么。 杨凡这时笑了笑说道:“佘局长,你跟刘大正的父亲关系如何?” “你是说刘书记?” 杨凡点头。 “他是我的恩人!” “告诉我,他这个人如何?” “这......” 这是一道难题,佘振山回答不了。 他现在突然怀疑,杨凡是不是上面派下来专门调查自己的。 “怎么,很难回答?” 佘振山苦笑着说道:“是不好评价!” “那你简单的告诉我,他这个人清还是浊。” “这年头有几个干净的。”佘振山意味深长地说道。 “妥了,老佘啊,咱俩做个交易吧!”杨凡笑的着实玩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