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下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下套

第1640章 暴露了? 不可能。 叶凡自问自己做的很是保密,薛三显然不可能知道自己就是叶凡。 可是他此刻眼神如此诡异的看着自己是几个意思? 叶凡笑了笑说道:“江湖上不是盛传,这个叫杨凡的家伙已经挂了?” 薛三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说道:“我听到的消息也是这样,不过,沈家怕有诈,就命令我排查一下!” “什么意思?” “有消息传言,杨凡已经潜入了落霞市?” 叶凡的心中又是一怔。 这个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还是说,薛三是在诈唬自己。 叶凡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情叶凡很肯定,那就是如果薛三说的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自己就得加快步伐了。 因为如果沈家真的开始怀疑了,那自己绝对是沈家怀疑名单中的一员。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有这样的事情?”叶凡吃惊的看着薛三说道。 薛三对叶凡的表现还算满意。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所以就趁着这个机会来看看,你最近可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没有?” “倒是没有!” “那你得留心一些,要知道,那杨凡可不是吃素的,不夸张的话,就算是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有这么厉害?” “有!” “我也听小离说起过一点点关于这个叫杨凡的家伙的一些事迹,可为什么我却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夸张成分,三爷,您说有没有可能是专门有团队在操作这家伙,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薛三哈哈大笑了起来。 “三爷,您笑什么?” “你倒也蛮有趣的,我第一次听到如此与众不同的论调,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传说一点儿也不夸张,因为杨凡确实有那么逆天,你可能不知道,沈家十大高手中,被杨凡弄死了好几个不说,而且,四大护法也被伤了好几个,不客气的说,这家伙绝对是逆天的存在,他还没有消失之前,偌大的沈家对他都是颇为忌惮的。” 杨凡听的那叫一个瞠目结舌。 “怎么,被刺激到了?” 叶凡点头说道:“有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如此逆天的人物。” “何止是逆天呢,简直是举世无双了吧,其实一开始沈家地下世界的代言人并非是我,而是一个叫包不凡的,但,遗憾的是,包不凡已经被杨凡拿下了,所以才轮到了我,叶凡,其实今天来落霞市是有目的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找的到杨凡的话,那对付沈家的这件事情可就简单的多了。” “可我都不认识他,去哪儿找啊,怎么有种就好像是大海捞针的感觉!” “这就看你了。” 叶凡故作郁闷的道了句:“很难啊!” 薛三笑了笑,没有言语。 不知道是不是叶凡的错觉,这家伙如此暧昧的态度,着实让叶凡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自己的真实身份。 如果他真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话,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泄漏给他的。 这可不是小事情。 “三爷,您好歹给我点线索啊,不然我去哪儿找这位大爷?” “老实说,我也没什么线索,只是突然听到了这么一个信息,要是有什么线索的话,早就给你了。” 叶凡故作无语的姿态。 薛三说道:“好了,你去跟薛达联络一下感情,我老了,将来的天下是你们哥俩儿的,我休息一下,晚上一起吃饭!” 叶凡点了点头。 出了别墅之后,便看到了沈小离正在跟薛达聊天。 俩人的关系似乎还算不错,因为,没有出现尴尬的局面。 叶凡打了个招呼,沈小离点了点头,薛达只是撩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 如此的高傲着实让叶凡有些无语了。 都出国留学了,还是如此的眼界,也真是悲哀。 “太子爷学的是什么专业?” 薛达放佛没有听到叶凡的话。 场面实在有些尴尬,沈小离道了句:“是金融。” 叶凡似乎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好专业,正好可以帮三爷打理生意,太子爷什么时候毕业!” “明年!”薛达突然回应道。 语气生硬,且带着几分冷漠。 看的出来,他不大喜欢跟叶凡交流。 叶凡笑了笑说道:“挺好的!” 说着,便朝着距离自己不大十来米的柳文山走去。 柳文山正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你这俩天倒是挺忙的!”听到了脚步声之后,柳文山突然说道。 “确实挺忙的。”叶凡说道。 说着,坐在了柳文山的身旁。 柳文山睁开眼睛看了看叶凡,又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人,便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你找李金城了?” 叶凡应了一声。 “谈什么了?” “联盟!” “他同意了?” “李天现在在我的手中,他不敢拒绝,再说了,他也厌恶了被沈家压榨的日子,想做出一些改变!” “是该做出一些改变了,沈家已经兴盛了数百年了,这百年来是他们最为鼎盛的时期,正所谓物极必反,也该是到了衰败的时候了。” 叶凡笑了笑说道:“柳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 “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那个家族。” 柳文山的面色微微一变,却是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语气无比沧桑的道了句:“都过去了,不提也罢,将来你会知道的,只是希望那个时候没有让你失望。” “都是你的故事,我有什么好失望的。”叶凡笑了笑说道。 柳文山道了句:“你呢?什么时候回归。” “沈家倒台之后。” “那估摸着还得好久啊!” “谁知道呢。” “不觉得现在的身份憋屈吗?竟然还得听薛三的话。” 叶凡笑道:“不憋屈啊,蛮有意思的,就当是来体验生活了。” “你倒是好心态,薛三这次来做什么?” “不知道,也没跟我说,只是说是带着他儿子出来散散心,我估摸着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你要留意,小心他给你下套!” 叶凡笑了笑说道:“还不知道谁给谁下套呢!” 柳文山一怔,旋即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