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最忠诚的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最忠诚的狗

第1642章 苍茫的夜色带走了夏日的热浪,整座城市终于安静了下来。 街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路灯孤零零的亮着。 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沈天机却没有睡。 房门的灯已经熄灭了,沈天机正躺在椅子上抽烟。 一道黑影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闪过,直挺挺的立在了门口的门口。 “来啦!”沈天机脸皮子也不撩的问道。 声音沧桑却带着几分温度。 来人点了点头说道:“主子,别来无恙!” “进来吧!”沈天机说道。 俩人迅速的推门而入。 不大的门房已经多了一个人的缘故显得有些拥挤。 黑暗中,沈天机抛给了对方一支烟。 对方点燃。 俩人沉默不语的抽着烟。 “薛达那孩子怎么样了?”沈天机问道。 “回主子的话,挺好的,我没想到沈家这么快就把解药给了我!” “是我让沈宏世提前给你的,你这些年辛苦了!”沈天机说道。 “主子,我不辛苦,我只是替您感到不值。” “没什么值不值的,路是自己走的。”沈天机淡然说道。 来人不说话了。 “知道我叫你来的目的吗?”沈天机问道。 来人摇头。 沈天机说道:“我蛰伏了这么多年,也该是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了。” “主子,您是想出手了?” “不,我得依仗你来出手。” “我不懂!” “暗中吞噬沈家外部的实力,另外,我还约了一个人。” “什么人?” “沈宏世!” “怎么,他也是您的人?” “他不是我的人,但他有你比更强大的野心。”沈天机说道。 来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主子,您说杨凡现在就在落霞市,这事儿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而且,我已经跟他搭上线了。” “可江湖传言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只是传言,我亲眼见过他。” 来人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可是叶凡?” 沈天机哑然失笑,说道:“他?他连给杨凡提鞋都不配,不过是一个有点能耐的年轻人,真要跟杨凡比起来的话,那可是云泥之别!” “可这小子前段时间还怂恿我对付沈家。” “看样子,我倒是小看他了,我跟他聊过几次,并没有觉得他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小觑他了,看样子也是一个不安分于现状的家伙,可惜,他没有杨凡的雄才大略。” “对,他跟我坦白的说了,不想被沈家长期压制。” “你答应他了?” “当然没有,我还没有愚蠢到那个地步,不过,他比四爷聪明,也不争什么。” “他倒是可以一用,只不过得把尺度把握好!” “我知道,主子,您说沈宏世会帮我们吗?他可是沈富雄的人,沈富雄的孙子沈军已经拿下了准接班人的一职,沈宏世跟着他似乎更有前途一些!” 沈天机笑了笑说道:“表面上看是这样的,但,我说过,沈宏世可是非常有野心的一个人,他可不想一直做这个管家,虽然沈军现在拿下了接班人一职,但坦白的说,他真没什么才能,除了有点天赋之外,其他的垃圾的一塌糊涂,我当时装死之前,钦点了鸢鸢,可惜这丫头还是没能挣过沈军。” “是挺可惜的,我一直觉得鸢鸢这孩子不错,比小离更稳。” “小离做事太过于沉稳,而鸢鸢则很有大智慧。” 来人应了一声,问道:“沈宏世什么时候到?” “你走了之后。” “好,主子您若是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回去之后,记住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还是你,还是沈家最忠诚的狗,最赚钱的机器,不过,得暗中积蓄自己的力量,等我的命令。” “明白!” 沈天机应了一声,道了句:“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带你去认识杨凡,薛达这孩子学的是金融,他应该有更好的舞台,我知道杨凡名下有一个不错的基金公司,规模大的超乎我们的想象!” 来人心中一喜,他连连点头说道:“主子,我听您的安排!” 沈天机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来人迅速一闪,出了门房,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 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进来吧!”沈天机淡淡的说道。 说着,他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掌门,别来无恙!” “沈宏世,你就不怕沈富雄听到这话会迁怒于你?”沈天机笑了笑说道。 “不怕,我在心中,您才是真正的沈家掌舵人,当年他们逼您让位的事情,我不是不知道!” “不说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儿,你可知道今日找你来所为何事?” 沈宏世摇头。 “我问你,你就想一直在这个职务上混下去?按照你的能力,早就应该升副掌舵人了吧,可沈富雄为什么一直迟迟没有给你升上去?你想过其中的缘由没有?” 沈宏世沉默不语。 沈天机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说白了,沈富雄怕,怕你上位之后,会把他挤压下去,因为你的能力明显在他之上。” “掌门,这事儿我知道,他沈富雄就是在一直打压我。”沈宏世愤恨的说道。 “所以,机会来了,这也是我为什么约你来的目的。” “掌门,您直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想做副的掌舵人吗?想要你的儿孙谋世代都富贵吗?” 毫无疑惑,这一番话,沈宏世来说,无疑是充满诱惑力的。 他当然想,做梦都想。 现在的管家看上去似乎很是风光,可是却一直被沈富雄打压着。 可一旦成为副的掌舵人之后,那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仅不会在被打压,而且,自己还有机会跟旁人争一争掌舵人的职务。 这才是最大的诱惑。 因为没有人能拒绝的了这个职务的诱惑。 “掌门,从现在起,我沈宏世为你马首是瞻,您说让我做什么,那我就做什么,绝无二话!”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给你俩个任务吧!” “掌门,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