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说破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说破

第1668章 “沈家!” 赵大奎给出了一个无比坚定的答案。 这倒是出乎叶凡的预料。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似乎只有收买沈家的一些人心,才对叶凡干掉沈家有帮助。 “沈家?买的动吗?” “当然,沈家看似有钱,可那都是沈富雄的钱,我这么说吧,沈家很多人其实过的都很清苦,在这个一切都向钱看齐的时代,这些古武世家再也不像之前的那般单纯了,对于沈家的绝大部分子弟来说,他们已经厌恶了这种被掌舵人控制的生活,他们渴望得到更多的东西,比如说豪车,比如说一些别的东西,这个时候我出现了,我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救世主,老大,不瞒你说,我已经差不多已经收买了二十多个沈家子弟,而且,都不是沈彪那种外戚,他们是正儿八经的沈家子弟。” “你给他们承诺了什么?” “干掉沈富雄之后,他们每个月能拿到的钱要不现在多五倍,而且,不在限制大家伙儿外出发展,相比起前者来,后者的诱惑力更大,现在因为沈家明文规定子弟是不允许外出发展的,一来怕神经爱的功夫泄漏,二来,也怕这些人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了,见识的多了,就会彻底的背叛沈家。” “这么说来,其实沈家的子弟就跟在牢笼之中似得。” “可不就是。” “这么说来的话,确实容易收买,只是用钱收买来的人心靠得住吗?” “老大,其实我不是用钱在收买他们的人心,而是利用了他们的欲望,我想,欲望这东西一旦被释放出来,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很难在关回去了!” 叶凡笑道:“是这么个理儿,干的漂亮!” “谢谢老大的称赞!”赵大奎咧嘴一笑说道。 “你的地产公司还在经营吗?” “经营啊,现在已经拿了两块地了,过段时间就开篇,对了老大,苏小姐的地产公司进军落霞市了,一出手就是最顶尖的地段,真是厉害!” 赵大奎手中的苏小姐自然就是苏白墨。 这事儿叶凡知道。 因为前段时间叶凡陪着秦雪瑶去商城的时候,看到了苏白墨的巨幅画像,那个时候叶凡就知道,苏白墨的地产公司要进军落霞市了。 其实想想也是,苏白墨地产公司资金太过于庞大,不说叶凡给注入的资金,单是方建红给注入的资金就不在少数。 这妞又是学金融的,玩儿杠杆实在是拿手好戏,所以,不扩张才怪呢。 叶凡笑了笑说道:“她的背景本就不俗,而且手里边的钱实在是太多了,不疯狂的扩展才不对劲那。” “真羡慕这种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 “你也不差,沈家可是一等一的大家族,而你爹还是上一任的掌舵人呢。” “唉,别提了,都是陈年往事了!” “你父亲现在野心勃勃的想要拿回曾经失去的东西,这股志气让我佩服,只是大奎,有件事情不知道你想过没有?” “老大,什么事情?” “你们家的愿望是拿回曾经失去的,可是我的愿望却是拿下沈家,我们彼此间的愿望其实是很矛盾的!” 这种话叶凡本应该对沈天机说的,但,赵大奎最为沈天机的儿子,说给他听也是一样的。 因为,这注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现在提起来,总要比将来真的面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在解决好的多。 赵大奎苦笑了几声说道:“老大,现在又何必说这些呢?其实不瞒你说,我跟我父亲也不止一次探讨过这个话题,但,每次都是无疾而终,因为实在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不过老大,我是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沈富雄拉下马,其他的事情等到真的发生的时候,在想办法也不迟,说不定那个时候事情会有很大的转机呢。” 叶凡笑了笑说道:“得,既然你不想说这个话题,那就当我没有说。” “谢谢老大。”赵大奎笑了笑说道。 赵大奎不喜欢跟叶凡相处的时候会发生任何尴尬的事情。 因为在赵大奎看来,任何尴尬的事情都会削弱自己在叶凡心目当中的分量。 这是赵大奎最不愿意看到的。 一来,虽然叶凡是单打独斗的在拼搏,可他背后的能量实在是不容小觑,不定啥时候就会来一个突然袭击,二来,赵大奎觉得叶凡是自己的朋友。 赵大奎的朋友很大,三流九教数不胜数,但真正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也就只有叶凡一个了。 更何况,赵大奎可是一直都很膜拜叶凡的。 当然,准确的说是膜拜杨凡。 当时第一次听到杨凡的这个名字,并且听父亲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赵大奎清楚的记得,父亲当时有这么一句点评,父亲说,次子是百年来最为耀眼的天才,不管是从那方面来说,都是最顶尖的。 直到现在,赵大奎都记得父亲说话时的表情跟语气。 未了,父亲还说,若是能结交到杨凡这种朋友的话,那这辈子恐怕也就无憾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杨凡竟然来了落霞市。 其实注意到杨凡的时候,那个时候赵大奎并不知道这就是杨凡。 他跟父亲曾经乔装打扮去过一次沈樱的酒吧,那个时候父亲一眼就认识了那个服务生就是杨凡。 赵大奎很奇怪父亲是怎么认出杨凡的。 但父亲没有说。 不过,父亲告诉过赵大奎,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他能够认的出杨凡了。 所以,后来去酒吧闹事儿就是故意为之了。 但,让赵大奎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仅认识了杨凡,而且,还跟杨辰成为了最佳的朋友。 “来,喝酒。”杨凡举杯说道。 赵大奎赶紧举杯。 “老大,不管将来发生怎样的事情,但在我赵大奎的心目当中,你永远都是我老大。”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有你这话就够了!” 赵大奎轻轻的碰了碰叶凡的酒杯,随后一饮而尽。 叶凡盯着赵大奎看了几眼,也将杯中的酒一口气干掉。 很多转变就在这个不经意间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