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凭你啊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凭你啊

第1670章 唐催怕了。 他是恐惧来至于杨凡实力对他的碾压,也来自于对杨凡三番五次的背叛。 背叛当然要付出代价。 “杨凡,兄弟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真不知道你就是叶凡,我若是知道你是叶凡的话,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来找你闹事儿啊!” “嗯,继续!”叶凡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将死之人淡然说道。 “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但唐家的背叛真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是掌权之人啊。” “然后呢?”叶凡突然笑咪咪的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这次绕过我的话,我回去之后就劝说我们唐家的掌舵人,重新归顺于你,我做到做到!” “我说唐催,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刚才你说,唐家的背叛不是你的错,因为你也不是掌权之人,这话我信了,但你现在告诉我说,你可以左右的了唐家的掌舵人,你说,你的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 这话一出,唐催顿时面若死灰。 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都这个时候了,还瞎说什么。 “兄弟,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绕我一命吧,你放心,只要你肯饶过我,那我从今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叶凡笑了。 唐催放佛看到了一线生机似得,赶紧又说道:“兄弟,你是来对付沈家的吧,我对沈家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你若是放过我的话,我一定会帮你对付沈家的!” “哦?是嘛,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对付沈家?” “我,我猜的,落霞市是沈家的大本营,你潜伏于此,我想,除了对付沈家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事情能让你再次潜伏了吧!” “不错,这确实是我的目的。”叶凡说道:“但,可惜的是,本来你还有一线生机的,可是在你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那你连半点生机都没有了。” 说着,叶凡再也没有给唐催任何说话的机会。 他猛地用力。 修长的手指顿时幻化成了一把最强大的铁钳,狠狠的用力一捏,只听的咔嚓一声脆响。 下一秒,那唐催的身子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生息。 叶凡并没有多做停留。 将唐催丢在了他来时所驾驶的车上之后,叶凡点燃了一支烟,快要见底的时候,叶凡打开了汽车的油箱盖,随后站在五米之外将烟头准确无误的丢进了邮箱当中。 嘭的一声炸响,火光顿时冲天。 一分钟之后,叶凡驾车直奔跟鸢鸢约定好的地方。 夜色苍茫。 叶凡将车开的飞快。 因为他知道鸢鸢已经等候着自己了。 叶凡可不是一个喜欢迟到之人。 山顶漆黑无光。 叶凡将车停下来之后,下了车,依靠在车前,点燃了一支烟,看着眼前的这无与伦比的美景。 一支烟见底的时候,便听的一个颇为幽怨的声音说道:“只是几个月没见,你竟然学会吸烟了,这不好!” 不是鸢鸢还能是谁。 叶凡转过身。 果然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不足三米的地方。 她还是老样子。 一切都没有变。 但,一切都似乎不一样了。 鸢鸢的眼神中有了许多以前不曾看到过的东西。 “好久不见!”叶凡笑了笑说道。 “好久不见!” “怎么,不来一个拥抱吗?” 任凭鸢鸢之前的个性是多么的火爆,但,这一刻却终于还是将自己的个性收敛了起来,往前一步,叶凡张开双臂,抱住了这妞。 “你瘦了!”叶凡说道。 “要操心的事情太多,怎么可能不瘦呢?倒是你,似乎胖了,若不是你给我打过电话的话,纵然站在这里,我也不敢认你。” “没办法,你们沈家太凶残了,我不得不这么做!” “你真是来对付沈家的?”鸢鸢突然推开了叶凡问道。 看的出来,她很忌讳这种事情。 毕竟是沈家的人。 叶凡点头。 鸢鸢沉默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所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边?” “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鸢鸢叹了口气说道:“当初听到你突然消失的消息时,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还让人帮忙暗中调查了一番,可惜,没查处什么结果,而且,我也慢慢的接受了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事实,可今天突然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明白了,你根本就不是消失了,而是隐藏了起来,我认认真真的分析了一下你隐藏起来的目的,一个答案很快浮出了水面,很显然,你就是冲着我们沈家来的。” “是不是特别的讨厌我?” “为什么?” “因为我要对付沈家,而你是沈家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差点就拿下准接班人一职的沈家人。” “你在嘲讽我?”鸢鸢有些不悦说道。 叶凡道了句:“你错了,当我听到你跟沈军竞争输给了他的时候,心里边其实是有些难过的,但,后来我很开心。” “开心?为什么!” “因为我终于不用跟你成为敌人了,如果你真的拿下了沈家接班人的话,那我可就要头疼了。” “你这是在告诉我,若我掌舵了沈家之后,你就不会在攻击沈家了吗?” “会很为难。” “我是该庆幸?” “那倒不用,其实鸢鸢我很希望你拿下沈家的准接班人一职,真心话,我不想你输给沈军那个垃圾!” “不说这些了!”鸢鸢突然淡淡的道了句。 “对了,你的婚事呢?” “你还好意思问?”鸢鸢不悦说道。 叶凡笑了笑道了句:“得,你这话已经告诉我答案了,我倒是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 鸢鸢哼了一声,道了句:“别说我了,说说你吧!” “我没什么好说的啊,一直在默默无名的蛰伏着。” “那你告诉我,你对拿下沈家有多大的把握?” “到现在未知一分都没有。” “那你还要拿下沈家吗?” “要!” “凭什么?” “说句特别无耻的话,凭你啊。” “所以,你今天约我出来,只是因为你觉得我会帮你拿下沈家吗?”鸢鸢语气突然无比冷漠的问道。 这妞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