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归来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归来

第1671章 鸢鸢当然生气。 本以为杨凡突然联系自己,只是因为许久不见,然后想见一面。 可是不曾想,他竟然打的是这样的注意。 鸢鸢不生气才怪。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会生气的,但这种事情迟早都得面对,我并不是非要让你帮忙对付沈家,毕竟你也是沈家的一分子,我只是觉得沈家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你。” “所以,你是在帮我出气?杨凡,你什么时候开始把自己的野心包装的如此冠冕堂皇了!”鸢鸢冷冷说道。 叶凡叹了口气说道:“鸢鸢,说实话,给你打这个电话之前,我犹豫了至少一个晚上,你知道现在沈家是个什么情况吗?就算没有我,沈家也会迅速的走向衰败,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而且,我坦白的告诉你,沈家现在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另外,你知道沈家的上一任掌舵人沈天机还活着吗?” 鸢鸢猛地一惊。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叶凡。 显然不敢相信叶凡说的是真的。 叶凡却继续说道:“沈天机这几天已经陆续找见了沈家的好几波人,这些人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得到,俱都是沈家一等一的有名望之人,大家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干掉沈富雄,而一旦他们真的要开始讨伐沈富雄的话,那么你想过没有,沈家届时会乱成什么样子?” 鸢鸢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她冷冷的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不说沈天机,沈家养的那几条狗也开始不安分了,没有人愿意被沈家控制,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上缴沈家,可以说,沈家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所以我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我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但我也必须得告诉你,不管沈家乱成什么样子,那也是沈家内部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我知道你想拿下沈家,我阻挡不了你的野心,但我可以阻挡你拿下沈家的步伐!” “这么说来,沈家最为神秘的力量就掌控你的手中啊!”叶凡笑了笑说道。 叶凡约鸢鸢出来的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沈家手中的那股最为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不是掌控在鸢鸢的手中。 因为,这对于叶凡接下来的计划异常重要。 鸢鸢何等的聪明。 叶凡这话刚一出口,鸢鸢便说道:“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好,我可以告诉你,沈家的那股最为神秘的力量就是掌控在我的手中,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一旦有外人来攻击沈家的话,我不介意释放出那股神秘的力量,言尽于此,希望你保重。” 说着,鸢鸢便要走人。 叶凡说道:“那日在临安市初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便觉得你是一个个性火爆之人,这都两年的时间了,没想到你的个性还是如此,鸢鸢,看样子你我注定是要做敌人啊!” 这话一出,鸢鸢突然停下了脚步。 叶凡的话突然将她勾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 原来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啊,转眼间过去两年了。 可偏偏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但跟杨凡在一起经历过的事情鸢鸢却记得无比的清楚。 她突然有些后悔认识杨凡了。 若是没有认识他的话,今日的自己也就不会如此的痛苦了。 可人生实在是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杨凡,你我真的要做敌人吗?”鸢鸢突然问道。 声音当中带着浓浓的悲伤。 叶凡叹了口气说道:“我何尝想成为你的敌人,但,事情已经走到了今日这一步,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这话似乎对鸢鸢的打击特别的大。 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说道:“好好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战场上见吧,我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我保卫沈家的决心却远胜于你想拿下沈家的决心!” 说着,鸢鸢大步闪人。 叶凡没有在说话。 事实上,他真没想到鸢鸢这妞竟然如此的刚烈。 看样子部队生涯对她的个性影响很大啊! 叶凡倒是有些欣赏这妞的个性了。 但叶凡更加蛋疼的是,从今往后怕是真的要跟鸢鸢兵戎相见了。 这是多么蛋疼的事情。 鸢鸢走后叶凡点燃了一支烟。 他越来越讨厌抽烟了。 一支烟抽罢,叶凡驾车离去。 不开心的见面影响到了叶凡的心情。 回别墅的路上,他想了很多。 回到了别墅之后,刚下了车,直觉便告诉叶凡别墅里边有人。 叶凡没有声张。 他就像往常一样,进了别墅。 却没有开灯。 黑暗中,叶凡感应到了对方的呼吸。 均匀且绵长,规律十足。 这是一个顶尖高手应有的呼吸。 “来了,就别愣着了,坐吧!”叶凡站在门口说道。 对方没有言语。 叶凡打开了灯。 雪白的灯光瞬间洒满了整个客厅。 果然,一道黑影正站在客厅的正中央。 样貌是陌生的。 但那双眼睛叶凡却觉得异常的熟悉。 叶凡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对方也在看着叶凡。 过了一会儿,叶凡突然怒道了句:“艹!” 说着,猛地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但,这不是出招,而是死死的抱住了对方。 “兄弟,你怎么变样了?”叶凡问道。 “老大,好久不见!”对方却是笑着说道。 阿杰! 身受重伤几乎活不成的阿杰又归来了。 叶凡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突然来归来,而且,还来找自己。 拥抱过后,叶凡便拿出了两瓶最好的酒。 一人一瓶,没有多余的废话,碰杯之后便是仰头就喝。 直到见底之后,这才作罢。 “艹,说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落霞市?” “老大,是你师傅的意思,我本来两个月前就算是康复了,可你师傅却一直让我在等等,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在等等,但他老人家的话我可不敢忤逆,昨天晚上他突然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来找你,我便来了。” “我师傅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大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这可比你之前的那张脸差远了!” “没办法,我在蛰伏!” “难怪!”阿杰突然说道。 “难怪什么?”叶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