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做梦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做梦

萧媚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生死令》是什么东西?”杨凡好奇问道。 因为从萧媚的面色反应来看,这玩意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媚的师傅一声冷笑,这让她原本就丑陋的面孔更加的丑陋不已。 却是听她得意的说道:“《生死令》不是什么东西,只是一种让你得不到解药就会被万虫噬心的毒药,那种滋味儿,萧媚,你还记得吗?” 说着,这老东西桀桀怪笑了起来。 笑的让人头皮发麻。 萧媚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恐惧之色。 杨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笑了笑说道:“这玩意儿是在心脏部位吧!” 老东西的笑声戛然而止,吃惊问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凡却懒得在理会她。 就说上次萧媚被人打成重伤杨凡给她治疗的时候,发现在她的心脏部位有个枣核大小的东西,当初还以为是什么囊肿,可不曾想,竟然是所谓的《生死令》。 就说当时让萧媚去医院检查一下,可这妞死活都不愿意。 感情这妞早就知道是什么。 杨凡更想起了这妞上次受伤的情况。 “老东西,上次也是你把媚儿打成重伤的吧!” “哼,那是她活该,不听话的下场!”老东西趾高气昂地说道。 “哦,也就是说,你是真的把媚儿当成是个利用的工具啊。” “哼,能被我利用,那是她的福分!” “明白了,媚儿,别哭,也别怕,多大点事儿,哥给你出这口气!” 说着,杨凡笑眯眯地看着这老东西,萧媚的师傅也在看着杨凡,眼神不屑。 尽管她的后背隐隐作痛,但,现在不是认怂的时候。 “小子,刚才让你偷袭成功,老虎不发威,你真当老娘是病猫?既然你非要送死的话,老娘就成全你。” 杨凡不屑一笑说道:“不过是武王的境界,装什么逼!” 刚才杨凡出手的时候,便已经试探出了她的功夫。 老东西一惊,她没想到杨凡竟然能识破自己的实力。 但,下一秒,这老东西突然猛地扑了上来。 张牙舞爪的,那叫一个凶残。 杨凡不屑一笑,随后便迎了上去。 那老东西见杨凡扑了上来,顿时一声狞笑,猛地挥舞着手掌朝着杨凡的脑袋袭去,但,她刚刚出招,杨凡凌空一跃,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狠狠地踹在了她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闷响。 那老东西的身子再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那叫一个凄惨。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落地的瞬间,杨凡扑上去,又是一番暴打。 萧媚突然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几步说道:“杨凡,求你了,别打了,她毕竟是我的师傅,虽然没给我生命,却将我养大成人!” 这妞还是善良。 杨凡不依不饶的在她的脑袋上狠踹了一脚之后,这才停手。 “老东西,把解药拿出来,不然的话,小爷我今天就了结了你的狗命!”杨凡厉声喝道。 那老东西倒也抗打,听了杨凡的话,她不屑的笑着说道:“小子,你做梦!” 杨凡又要出手。 萧媚却赶紧挡在了杨凡的面前,眼睛红红的,楚楚可怜的看着杨凡说道:“杨凡,求你了,别打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可你的解药怎么办!” 萧媚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傅,摇了摇头说道:“师傅,今日我最后叫你一次师傅,这辈子我们的缘尽了,保重!” 说着,这妞转身,大步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再也没有回头。 走的是那般的决绝,但,杨凡不知道的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萧媚整个人早就是泪如雨下。 怎么能够不伤心。 一直以来,萧媚对自己的师傅可谓是言听计从,可没先到最后落得如此的下场。 怎么能够不难受。 可,难受又能怎样。 杨凡并没有马上离去。 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这老东西,等到萧媚没走几步,杨凡突然扑上去狠狠的给了这老东西一脚,这一脚下去那老东西还没来及哼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杨凡给白狼发了一条短信,安排了一下后面的事情,这才迅速地朝着萧媚追去。 萧媚的速度很快,杨凡知道她难受,便默默的跟在了她的背后。 跟着萧媚进了别墅,跟着萧媚上了楼,甚至是跟着萧媚进了她的房间。 萧媚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椅子上。 杨凡抓住了她的手腕。 萧媚无动于衷。 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儿。 杨凡知道这妞现在的脑袋中乱哄哄的,便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截了当的度了一丝的气息过去,很快,便在萧媚的经脉中流动,最后,直达萧媚的心脏部位。 再次感应到了萧媚心脏部位上的那颗枣核大小的时候时,杨凡吃了一惊。 因为这个东西比之前杨凡检测到的大了至少一倍。 似乎隐约有破裂的迹象。 感觉到了这一点的时候,杨凡的心中猛地一沉。 这大概就是萧媚的师傅说的,生死令快要发作的时候。 杨凡试探性的用那股气息轻轻的碰触了那东西一下,萧媚的身子猛地了颤抖了一下,随后便是哎呀一声。 痛,很痛。 萧媚回过了神,吃惊说道:“杨凡,你在做什么?” “别担心,我只是看了看那东西。” “什么意思?” 杨凡笑了笑放开了萧媚的手腕说道:“你放心,就算是没有解药,我也一定会给你把那东西去掉的。” 萧媚摇了摇头,表情绝望地说道:“没用的,你不知道这《生死令》的可怕,一旦发作起来,如果在二十四小时内拿不到解药的话,就会被虫子把身上的肉吃的干干净净,我之前有个八师妹,就是这样死的,十年了,可是我却依然记得她死的时候的样子,很凄惨!” 萧媚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因为过分的恐惧而导致的。 “那你的《生死令》距离发作还有多久?” “三天。”萧媚的声音越发绝望地说道。 杨凡沉默了。 看着萧媚的那张狐媚的脸蛋,杨凡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结实。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媚儿,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试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