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到底怎么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到底怎么了

第1682章 唐璜过来的时候,叶凡正在跟阿杰吃饭。 饭是外卖,俩人都懒得出去吃。 边吃,边听阿杰讲述干掉薛三的细节。 叶凡不是变态。 但,此刻听阿杰讲述着干掉薛三的细节却是异常的带劲。 讲述到一般的时候,唐璜到了。 “前辈,吃了没有?”叶凡问道。 “还没!” “那正好。”叶凡笑道。 唐璜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吃喝了起来。 阿杰起身去拿了几瓶酒过来。 “前辈,有事儿?”叶凡问道。 唐璜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过来看看,我知道你们要跟沈家开战了!” “前辈的消息倒是灵通。” 唐璜说道:“这事儿江湖上已经人尽皆知,怕是会乱。” 说这话的时候,唐璜似乎有些担心。 叶凡说道:“肯定会乱,只是不知道会乱到什么程度。” “好几个家族都已经派人过来了,包括秦家,唐家,康家等等。” “看样子,沈家的事情牵扯的人太多了。” “嗯,都不是等闲之辈,不过,除了唐家之外,秦家跟康家都算是你的人,所以,局势对于你来说是有利的。” “也未必,现在还都是在观望,毕竟没有正儿八经的开战,一切也只有等到正儿八经的开战之后,才会知道。” “嗯,也对,待会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也是唐家的子弟,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唐家子弟。” 苟活二字,唐璜说的无比重。 叶凡却听出了心酸二字。 想想也是,曾经的名门望族,最为霸气的家族,可现在呢,族内的子弟却只能隐姓埋名的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是多么大的悲哀。 叶凡突然有些了解叶雪禅想要报仇的决心了。 或者说是真正明白叶雪禅想要复仇的心了。 一顿饭很快吃罢。 唐璜上车,叶凡跟阿杰一起上了车。 “待会儿要去见的那个人,脾气有些怪,若是他说错了什么话,你别在意!” 叶凡笑道:“不会!” 唐璜应了一声,迅速的发动车子出了别墅。 “秦雪瑶出国了?” 唐璜说道:“走了,已经有段时间了,其实那孩子蛮喜欢你的!” 叶凡不知道唐璜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尴尬的笑了笑,叶凡说道:“都是彼此的过客。” “嗯,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毕竟你已经有了般若,显然不可能在拥有她。” 叶凡真想回应一句若是真爱的话,他并不介意,但这种话似乎实在是太无耻了,所以叶凡没有说。 半个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 但眼前的这个地址着实让叶凡有些意外。 这竟然就是叶凡先前租下的房子,后来给了唐雨诗跟他父亲住的小区。 怎么会来这儿了。 叶凡有些不解。 “看你的反应,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唐璜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确实很熟悉。” “没准你见到的人也会很熟悉呢?” “是吗?看样子你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着,唐璜下了车。 叶凡跟阿杰也跟着一起下了车。 在唐璜的带领下,进了一号楼。 越走叶凡越觉得吃惊。 因为到目前为止,唐璜带叶凡跟阿杰所走的路,都是要去往叶凡当初所租下的那栋房子所走的路。 “该不会是要去唐雨诗他们家吧!”叶凡的心里边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几分钟之后,这唐璜真的带着叶凡跟阿杰站在了叶凡租来的房子的门口。 “前辈,你确定是这里?”叶凡问道。 唐璜淡然一笑说道:“确定!” 说着,按下了门铃。 很快,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唐叔,您来了啊,我爹在里边等候多时了!”少年咧嘴一笑说道。 叶凡看到了少年的时候,马上便知道,这就是唐雨诗的父亲。 等等,叶凡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 唐雨诗,难道她真的唐家的人? 还是说,她姓唐只是巧合罢了。 “嗯,你先出去玩一会儿吧!” 那少年点了点头,临走的时候,特意看了叶凡一眼。 这一眼包含了很多的东西。 但叶凡没有时间去细细琢磨。 因为此刻有更多的疑惑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愣着干什么?进来吧!”唐璜说道。 叶凡笑了笑,进了房子。 “老大,我在门口等着你!”阿杰说道。 叶凡点了点头。 房子不是很大,家具摆设还是叶凡当初租来时的样子,不过,唯独不一样的是多了几盆绿植。 不过,也正是这几盆摆放的颇为巧妙的绿植让房间内顿时多了几分生机。 正打量着,却突然听到了几声干咳。 叶凡回过头,便看到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坐在轮椅上,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他的眼神无比的犀利,放佛要将叶凡看穿了似得。 很显然,这便是唐雨诗的父亲了。 “你就是叶凡?”对方直截了当的问道。 “前辈好!”叶凡笑了笑说道。 “我不好!”对方生硬说道。 语气中带着几分火药的味道。 很显然,他很生气。 叶凡其实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 只是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 “三哥,你别这样!”唐璜说道。 “那你要我怎样?我女儿长到现在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对方说道。 果然是因为唐雨诗的事情而生气。 看样子,唐雨诗跟他说过一些自己跟叶凡的事情。 唐璜显然也知道这些事情。 他干笑着说道:“三哥,没准事情不是想你的那样呢?再说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生气了行不行?沈家要乱了,我们的机会来了!” “我知道沈家要乱了,但,此刻却还是没有乱,所以,叶凡我想问问你,雨诗到底那里做的不对,以至于要让你如此的伤害她?我知道你很厉害,身份不俗,背景不俗,有权有势,但我们家雨诗那里对不起你了,让你如此的对她?” 看样子不解释一下是不行了。 叶凡无奈一笑说道:“前辈,我跟雨诗之间的事情,其实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们之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 叶凡又愣住了。 总不能告诉他,唐雨诗是自己包养的吧。 这样的结果对他的打击那得多大啊。 “说不出来了是吧,没办法狡辩了是吧,小子我告诉你,雨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劈了你!” “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雨诗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 “到底怎么了?”叶凡厉声喝道。 上位者的气息瞬间爆发了出来,唐雨诗的父亲被震住了,一时间竟然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