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不够意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不够意思

第1684章 第二次的治疗是在晚上七点开始。 吃罢了晚饭之后,叶凡又休息了一会儿,便开始了正式的治疗。 “当初沈宏世为什么要给你下毒?并且弄断了腿上的筋。”叶凡一边治疗一边问道。 唐峰,也就是唐雨诗的父亲沉声说道:“他让我说出唐家存活的人,我当然不可能出卖我们唐家,就遭了他的毒手。” “我好奇的是,他怎么没有弄死你?” 唐峰面色阴沉的说道:“怎么,你希望他弄死我?” “那倒是不是,我只是好奇,要知道沈宏世那个人我也见过几次,深知他是一个出尔反尔而且心狠手辣之人。” “他是不屑,在他看来,腿上的筋已经被挑断了,再加上也给我下了毒,这样的我跟废物也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你就欺骗雨诗是出车祸导致的?” 唐峰点头。 “你骗的雨诗好苦啊,而且,她一直都很愧疚。” “苦了她了。” “所以,雨诗跟她弟弟都不知道你其实是唐家的人?” “不知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告诉她们,毕竟告诉了他们之后,只会让她们更加的危险,我可不希望他们出事儿!” “后来沈宏世没有在找过你?” “没有,或许已经把我彻底的忘了吧!”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叶凡笑了笑说道。 “你真能治得了我的腿?”唐峰说道。 得,看样子他还是不相信叶凡的医术。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现在也不回答这个问题了,两三天之后,你就知道了。” “好吧,当我没说,能跟我说说你跟雨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雨诗在酒吧被人欺负,我出手救了她,她很感激,或许的相处中可能慢慢的就有感情了吧!” 叶凡不想骗人。 但包养这种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叶凡不想让唐峰看轻自己的女儿。 “你真没有欺负她?” “我要说没有,你肯定不信,但事实上,我确实没有欺负她。” “所以你们分手了?” “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过,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在相处!” 这是实话。 虽然彼此都有了感情,可是叶凡确实没有跟唐雨诗在一起。 唐峰叹了口气不在说话。 叶凡也没有在说话,他开始专心的治疗了起来。 三个小时之后,治疗结束。 叶凡说道:“今天晚上你好好的休息,明天一大早我过来给你开始治腿!” 唐峰应了一声。 叶凡说道:“现在唐家的局势很乱,你要小心一些,我怕沈宏世会突然想到你。” “他找不到我的。”唐峰颇为自信的说道。 “那就行,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唐峰也没有拒绝。 事到如今,叶凡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唐峰比任何人都渴望能够重新站起来。 唐璜没有跟叶凡一起走。 他留了下来。 这是叶凡的意思,也是唐璜的决定。 回别墅的路上,叶凡显得有些疲惫。 “老大,是不是很耗费精力?”阿杰问道。 叶凡跟他说了给唐峰治疗的情况。 叶凡说道:“是有点耗费精力,但不碍事儿,我能搞得定!” “你也别太拼命。” “没办法,那唐峰的修为着实不低,大战在即,多一个帮手自然会多一分保险,得赶紧的治好他。” 阿杰郁闷的道了句:“老大,要不我给白狼他们打个电话吧。” “不用,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听的安排就是了!” “可你也太辛苦了吧!” “这算什么,你忘了咱们在国外刚刚组建血煞时的情形了啊,那个时候可要比现在不知道苦多少倍,但咱们谁抱怨过!” “也对!” “行你,你安心开车,到了之后叫我,我休息一会儿!” 阿杰应了一声。 叶凡眯着眼睛不在说话。 其实给唐峰治疗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难的是叶凡太急于想要将他治好了,因为留给叶凡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走的话,唐峰的腿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治好,但叶凡不想等那么久的时间,所以,他使出了五倍于平常的实力,所以才会累。 叶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他在车上睡了四个小时。 阿杰陪了他四个小时。 “老大,醒啦?”阿杰笑问道。 “我睡了多久?” “四个小时。” “你小子也真的是,让你早点叫醒我。” 阿杰嘿嘿的笑了笑。 “都,有些饿了,出去撸串,去不去?” “好啊!” 说着,阿杰发动车子出了别墅。 但,刚走了没多久,叶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竟然是柳文山打来的。 这段时间忙的实在是厉害,竟然忘记这家伙了。 “我说小子,我要是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你是不是都不打算用我了。”柳文山无比幽怨的说道。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前辈,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忘记您呢,这不是还没有正儿八经开战嘛!”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 “打算去吃点东西,怎么,你要过来?” “正好,我也没吃什么东西,地址给我!” 叶凡给了一个地址,又扯了几句只便挂了电话。 “老大,谁呀?” “柳文山,或者准确的说是叫秦文山。” “秦家的人?” “嗯,秦家的叛徒!” 这事儿叶凡还是听般若说的,至于柳文山为什么会背叛秦家,般若也没有细说。 “靠。” “别靠,现在是自己人,能用的上!” 阿杰应了一声。 很快,烧烤摊儿到了。 叶凡跟赵大奎常来的地方。 落座之后,叶凡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堆,等待着上菜的时候,便跟阿杰喝了起来。 两瓶酒下肚之后,柳文山到了。 “你小子不够意思啊!”柳文山不悦说道。 叶凡笑道:“前辈这是哪儿的话,这不是还没正儿八经的开始了嘛!” “那你至少也给我一个消息啊,害的我还以为你瞧不上我呢!” “怎么会,在我心里边您的修为可是着实不凡的。” “别扯淡,罚酒!” 叶凡笑道:“好啊,正好渴的不行了,来喝!” 说着,给了柳文山一瓶酒。 柳文山接过来之后,举着酒瓶无比真诚的说道:“叶凡,我得认认真真的敬你一个!” “这是为何?”叶凡不解问道。 第1684章 第二次的治疗是在晚上七点开始。 吃罢了晚饭之后,叶凡又休息了一会儿,便开始了正式的治疗。 “当初沈宏世为什么要给你下毒?并且弄断了腿上的筋。”叶凡一边治疗一边问道。 唐峰,也就是唐雨诗的父亲沉声说道:“他让我说出唐家存活的人,我当然不可能出卖我们唐家,就遭了他的毒手。” “我好奇的是,他怎么没有弄死你?” 唐峰面色阴沉的说道:“怎么,你希望他弄死我?” “那倒是不是,我只是好奇,要知道沈宏世那个人我也见过几次,深知他是一个出尔反尔而且心狠手辣之人。” “他是不屑,在他看来,腿上的筋已经被挑断了,再加上也给我下了毒,这样的我跟废物也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你就欺骗雨诗是出车祸导致的?” 唐峰点头。 “你骗的雨诗好苦啊,而且,她一直都很愧疚。” “苦了她了。” “所以,雨诗跟她弟弟都不知道你其实是唐家的人?” “不知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告诉她们,毕竟告诉了他们之后,只会让她们更加的危险,我可不希望他们出事儿!” “后来沈宏世没有在找过你?” “没有,或许已经把我彻底的忘了吧!”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叶凡笑了笑说道。 “你真能治得了我的腿?”唐峰说道。 得,看样子他还是不相信叶凡的医术。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现在也不回答这个问题了,两三天之后,你就知道了。” “好吧,当我没说,能跟我说说你跟雨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雨诗在酒吧被人欺负,我出手救了她,她很感激,或许的相处中可能慢慢的就有感情了吧!” 叶凡不想骗人。 但包养这种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叶凡不想让唐峰看轻自己的女儿。 “你真没有欺负她?” “我要说没有,你肯定不信,但事实上,我确实没有欺负她。” “所以你们分手了?” “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过,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在相处!” 这是实话。 虽然彼此都有了感情,可是叶凡确实没有跟唐雨诗在一起。 唐峰叹了口气不在说话。 叶凡也没有在说话,他开始专心的治疗了起来。 三个小时之后,治疗结束。 叶凡说道:“今天晚上你好好的休息,明天一大早我过来给你开始治腿!” 唐峰应了一声。 叶凡说道:“现在唐家的局势很乱,你要小心一些,我怕沈宏世会突然想到你。” “他找不到我的。”唐峰颇为自信的说道。 “那就行,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唐峰也没有拒绝。 事到如今,叶凡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唐峰比任何人都渴望能够重新站起来。 唐璜没有跟叶凡一起走。 他留了下来。 这是叶凡的意思,也是唐璜的决定。 回别墅的路上,叶凡显得有些疲惫。 “老大,是不是很耗费精力?”阿杰问道。 叶凡跟他说了给唐峰治疗的情况。 叶凡说道:“是有点耗费精力,但不碍事儿,我能搞得定!” “你也别太拼命。” “没办法,那唐峰的修为着实不低,大战在即,多一个帮手自然会多一分保险,得赶紧的治好他。” 阿杰郁闷的道了句:“老大,要不我给白狼他们打个电话吧。” “不用,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听的安排就是了!” “可你也太辛苦了吧!” “这算什么,你忘了咱们在国外刚刚组建血煞时的情形了啊,那个时候可要比现在不知道苦多少倍,但咱们谁抱怨过!” “也对!” “行你,你安心开车,到了之后叫我,我休息一会儿!” 阿杰应了一声。 叶凡眯着眼睛不在说话。 其实给唐峰治疗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难的是叶凡太急于想要将他治好了,因为留给叶凡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走的话,唐峰的腿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治好,但叶凡不想等那么久的时间,所以,他使出了五倍于平常的实力,所以才会累。 叶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他在车上睡了四个小时。 阿杰陪了他四个小时。 “老大,醒啦?”阿杰笑问道。 “我睡了多久?” “四个小时。” “你小子也真的是,让你早点叫醒我。” 阿杰嘿嘿的笑了笑。 “都,有些饿了,出去撸串,去不去?” “好啊!” 说着,阿杰发动车子出了别墅。 但,刚走了没多久,叶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竟然是柳文山打来的。 这段时间忙的实在是厉害,竟然忘记这家伙了。 “我说小子,我要是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你是不是都不打算用我了。”柳文山无比幽怨的说道。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前辈,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忘记您呢,这不是还没有正儿八经开战嘛!”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 “打算去吃点东西,怎么,你要过来?” “正好,我也没吃什么东西,地址给我!” 叶凡给了一个地址,又扯了几句只便挂了电话。 “老大,谁呀?” “柳文山,或者准确的说是叫秦文山。” “秦家的人?” “嗯,秦家的叛徒!” 这事儿叶凡还是听般若说的,至于柳文山为什么会背叛秦家,般若也没有细说。 “靠。” “别靠,现在是自己人,能用的上!” 阿杰应了一声。 很快,烧烤摊儿到了。 叶凡跟赵大奎常来的地方。 落座之后,叶凡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堆,等待着上菜的时候,便跟阿杰喝了起来。 两瓶酒下肚之后,柳文山到了。 “你小子不够意思啊!”柳文山不悦说道。 叶凡笑道:“前辈这是哪儿的话,这不是还没正儿八经的开始了嘛!” “那你至少也给我一个消息啊,害的我还以为你瞧不上我呢!” “怎么会,在我心里边您的修为可是着实不凡的。” “别扯淡,罚酒!” 叶凡笑道:“好啊,正好渴的不行了,来喝!” 说着,给了柳文山一瓶酒。 柳文山接过来之后,举着酒瓶无比真诚的说道:“叶凡,我得认认真真的敬你一个!” “这是为何?”叶凡不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