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要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要你

杨凡的目光无比真诚的看着萧媚,真诚的不容怀疑。 萧媚被感动了。 她想起了自己之前对待杨凡的态度,着实懊悔不已。 她重重点头。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好,你先休息,明天早上我给墨墨治疗完毕之后,给你试试。” “谢谢,真的谢谢你!” “再说这些话就没意思了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萧媚眼睛红红的点头。 “那你早点休息,时候不早了!” 萧媚应了一声。 杨凡起身离去。 回到了房间之后,杨凡更加的没有睡意了。 但,今日还没有修炼,这是最为要紧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是短信,白狼发来的短信,杨凡打开扫了一眼,却是见白狼说道:老大,事情已经办妥! 杨凡笑了笑,迅速的摒弃了杂念开始修炼了起来。 四个小时之后,一切结束。 很辛苦,也很难熬,但,没有办法,除了给苏白墨治疗之外,晚上还要给褚正清治疗,再加上萧媚体内的《生死令》,需要耗费的功力越来越大,杨凡只能疯狂的修炼。 修炼完毕之后,杨凡认认真真的想了一番萧媚体内的所谓的生死令。 如果杨凡猜测的不错的话,那所谓的生死令其实就是一条蛊虫,而那个枣核大小的东西,其实包裹着的就是一条虫子,一条凶猛无比的虫子,所谓的发作,就是那条虫子破壳而出,然后疯狂的吞噬着五脏六腑,到最后,把人吃的就剩下一具白骨。 真是恶毒之极。 想要从萧媚的体内把那只虫子弄死,并且对萧媚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影响,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过去的经历中,杨凡可从未遇见这样的事情。 而且,当年师傅也跟自己说过这些,并且告诉杨凡,天下剧毒中,蛊虫虽然并不是最为凶残的,但却也是相当凶残的毒物。 从今天晚上给萧媚试探性的治疗的时候,杨凡便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当时只不过是用那股气息轻轻的碰触一下那个东西,但,萧媚便是剧痛。 这无意给治疗增加了难度。 不过,就算是在难,杨凡也得给这妞治疗。 因为,就算是吃了所谓的解药,也不过是暂时的将那条虫子压制住了,而不是彻底的根治。 杨凡要做的,显然就是给萧媚根治,只要根治了,这妞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这一想,便是一宿。 第二天大清早起来之后,陪着苏白墨晨跑完毕之后,苏白墨问道:“你昨天晚上同萧媚一起出去了?” “那个点了你还没睡?”杨凡笑问道。 “没有!”苏白墨淡淡说道。 “可你房间内并没有开灯!” “关了灯,我就必须得睡吗?”苏白墨冷冷地反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开个玩笑,昨天晚上媚儿的师傅来了!” “做什么?” “教训媚儿!” 苏白墨面色一沉问道:“为什么?” “因为,萧媚没有完成她师傅定下的任务。” “什么任务?” “杀我!” 苏白墨一惊。 “为什么?” “因为我伤了叶良辰,她师傅便让萧媚杀了我!” “倒是狠毒!”苏白墨淡淡说道。 杨凡笑道:“谁说不是呢,她太狠毒了,萧媚不从,然后她师傅就出手了,我看不过去,也就出手了!” “你能打的过萧媚的师傅?”苏白墨问道。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苏白墨冷冷问道。 杨凡笑道:“没什么,其实我也挺厉害的!” “嘴皮子功夫倒是挺厉害的!” “墨墨,你这么说,我很伤心!” “后来呢?” “后来,萧媚就回来了,哦,对了,她跟她师傅彻底的决裂了。” “也好,免得在受欺负。” “墨墨,你也觉得萧媚跟着她师傅很受委屈?” 苏白墨冷冷说道:“我又不傻!” 杨凡咧嘴一笑说道:“你当然不傻,你要傻的话,全天下都没有个聪明人了,这事儿你就别担心了,我来处理。” “你怎么处理?” “你别管了!” 苏白墨扫了杨凡一眼,起身上了楼。 哑巴正好送饭来了,昨天晚上修炼了一宿,杨凡还真有点饿了,便埋头吃了起来。 宝宝下来的时候,杨凡刚刚吃完了早点。 “今天怎么起的这么迟?”杨凡笑问道:“昨天晚上又修炼了一个晚上?” 宝宝笑道:“是啊,师傅,人家现在很勤奋呢,你是不是得给我个奖励啊!” “那就奖励你一个香吻吧!”杨凡笑着说道。 宝宝小脸一红,娇嗔着说道:“讨厌!” 杨凡笑了笑认真说道:“以后不许这么折腾自己,你现在正是发育的时候,不能因为修炼而糟践自己的身体,另外,修炼一道得循序渐进,切不可着急!” 宝宝点头说道:“师傅,你就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不能注意,是必须得合理的安排时间,明白吗?” 宝宝嘟着小嘴儿点头说道:“知道啦!” 杨凡这才笑了笑上了楼。 给苏白墨治疗的时候,苏白墨问道:“我早上跟萧媚聊过了!” “哦,都聊什么了?” “她说,你要为她治病?萧媚有病?” 看样子,萧媚什么都跟苏白墨说了。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嗯,有病。” “很严重?” “比你的凶险,但,没你这么复杂。” “你能治得了吗?” “我试试吧!” 杨凡也不敢说大话,毕竟,萧媚体内的生死令真不是开玩笑的。 “我不要你试试,我要你尽全力,必须治得了!” “靠,我又不是神仙!” 苏白墨道了句:“我知道让你很为难,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必须得治好她。” “你倒是对媚儿有情有义,昨天晚上萧媚也是这样,当时她师傅要她杀我,但,萧媚的理由是,我的你的医生,如果我死了,你肯定也得死,所以,她不可能杀我!” 苏白墨沉默了。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给萧媚治病,我有什么奖励啊!” “没有任何奖励!”苏白墨干脆利索地说道。 “墨墨,我就喜欢你这种无情无义的人。” 苏白墨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这妞说道:“我可以给你钱。” “多少?” “你随便说,只要不过分。”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我不要钱!” “你要什么?” “我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