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不入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不入流

第1689章 接到了沈天机的电话时,叶凡正准备修炼。 坦白的说,叶凡估摸着沈天机也应该给自己打电话了,目前的局势如此的复杂,每天都会发生各种无法预测的事情,而叶凡作为沈天机阵营目前实力最为强大的高手,沈天机自然希望很多事情叶凡都知道,不然的话,真要开战了,吃亏的肯定还是沈天机。 因为,他们现在的关系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至于以后的事情,那也是干掉沈富雄之后的事情了。 “俩天没看到你了,最近在忙什么?”沈天机的语气无比平静的问道。 叶凡说道:“没啥,在帮人看病!” “你倒是清闲的很,要没什么事儿的话,过来喝酒吧!” “怎么,有事儿?” “你小子这话说的,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喝酒了?” “得咧,等着,我这就过去!”叶凡很是痛快的说道。 那是因为叶凡清楚的知道,沈天机才不会莫名其妙的找叶凡喝酒。 阿杰当然还没有睡着。 此刻的他正在闭目养神。 叶凡进了他的房间之后,说道:“走,跟我去喝酒!” 阿杰二话不说,翻身下了床。 坦白的说,能拥有阿杰这样的帮手,实在是叶凡的幸事。 这小子做事儿永远都是干脆利索。 而这正是叶凡最喜欢的一点。 驾车奔行在去沈天机家的路上。 阿杰说道:“老大,这个沈天机可是真会算计啊!” “怎么说?” “他特别善于利用一切人脉关系,别的不说,就拿老大你来说,他可是算计的着实不错!” 叶凡笑了笑说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除了自己的亲人生死兄弟之外,那一个不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习惯就好了,正如你说的,他确实是在利用我,而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呢?他现在虽然不是沈家的掌舵人,可是毕竟做过沈家的掌舵人,还是有不少死忠的,而我们需要他的这些死忠,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打败沈富雄,拿下沈富雄之后,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区区的沈天机我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老大,你霸气!”阿杰咧嘴笑道。 放佛取得成就的人就是自己一般。 阿杰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对于叶凡从未有什么私心,永远都是叶凡指哪儿他打哪儿。 痛快的不像话。 阿杰上次身负重伤,生死不明的时候,叶凡其实特别的内疚了好一段时间。 他时常的自责,为什么要让阿杰身处那么危险的环境当中。 所以,这一次阿杰安全归来之后,叶凡比任何人都要开心。 因为,这是自己的兄弟,他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美好的事情了。 闲扯了一番之后,目的地到了。 沈天机依然的站在门口等候着叶凡的到来。 虽然以叶凡的身份背景当的起沈天机的如此迎接,但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从他的态度,叶凡看的出来,沈天机似乎遭遇到了无比棘手的问题。 “老爷子,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咱都这么熟了,你还用的着迎接我?” 沈天机笑道:“你小子想多了,我不过是觉得里边有些闷,出来透透气罢了!”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沈天机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凡顺势进了小门房。 阿杰却没有进去。 尽管叶凡让这小子也一起进来,但阿杰却说是要保护叶凡的安全,叶凡又邀请了一番,阿杰俱都拒绝,叶凡没辙,只能放弃。 “我还蛮羡慕你的!”落座之后,沈天机突然说道。 “羡慕我什么?” 沈天机扫了一眼外面抽烟的阿杰,沉声说道:“这年头,如此忠心的手下可不多了!” “你错了,那不是我的手下,那是我兄弟!”叶凡回应道。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 沈天机一怔。 显然没想到叶凡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的漂亮,我敬你一杯!” 说着,沈天机举起了早就准备好的酒杯。 叶凡端起了酒杯,看着眼前的这杯酒却没有直接喝进肚子里边。 “怎么,嫌弃我的酒?”沈天机不悦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嫌弃倒是不至于,我只是不想死的这么快,或者准确的说,是不想被你控制!” 沈天机猛地一惊,但很快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果然厉害,你是怎么知道这酒中有毒的?” “秘密!”叶凡说道。 这确实是秘密。 总不能告诉沈天机是那枚戒指给自己发出了警报吧!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沈天机竟然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控制自己。 这是够歹毒的。 但,叶凡却不会跟他翻脸。 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生气?”沈天机问道。 “生气,当然生气,只是我可以理解,换做是我的话,那我也会这么做的。” “你小子也是下毒高手,我可是清楚的总得,极道盟老大的儿子端木禅就是中了你的毒,至今还是半死不活,你就没有给我下过毒?” 叶凡笑了笑说道:“也是秘密!” 沈天机笑不出来了。 他突然觉得沈大春的这个办法实在是愚蠢至极啊。 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用这个办法来控制叶凡。 现在好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若是叶凡真的给自己下了毒的话,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沈天机可不想被叶凡控制。 “小子,你什么意思?” “老头,你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沈天机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犀利。 他死死的盯着叶凡。 叶凡不为所动,风轻云淡的看着他。 沈天机笑了。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幸亏我是你的合作伙伴,我若是你的敌人的话,恐怕现在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好了,小离会在十分钟之后,送酒过来,我们可以好好的喝一杯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给我说说你这俩天治病的病人,他似乎是唐雨诗的父亲,哦,对了,我查到唐雨诗似乎这几天并不在落霞市,好像去京城了,京城太大了,大到就算有人消失,也不会有人察觉的,老弟,你说呢?” 威胁。 用唐雨诗来威胁叶凡。 只是叶凡却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威胁实在是太不入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