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不用怀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不用怀疑

第1692章 冯杰丝毫没有觉察到即将要带来的危险,也没有注意到叶凡驾车已经出了城,此刻的他完全沉静在拿到钱之后自己要怎么花的幻想中。 等到叶凡将车停了下来的时候,冯杰这才猛地回过神。 当他看到车窗外一片荒凉的时候,冯杰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就算在他怎么嚣张,在怎么不可一世,却也感觉到了危险扑面而来。 “你特码几个意思?”冯杰怒喝着说道。 叶凡却没有理会他。 点燃了一支烟,下了车,随后敲了敲车窗,这明显是让冯杰下车。 但,冯杰却不敢下车。 叶凡依然在笑。 笑着打开了车门说道:“来,下来吧!” 冯杰依然不敢下车。 “怎么,让我拖你下来?”叶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冯杰瞬间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眼前的叶凡明明在笑,可是冯杰却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 “你,你他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老子已经给我表哥发短信了,我表哥随后就到。” 叶凡收敛起了笑意,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阴森的喝道:“滚下来!” 宛若炸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冯杰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下了车。 叶凡打开后备箱,拿出了一个铁锹丢在了冯杰的面前。 “一个小时,挖一个两米深的坑儿,不然的话,我埋了你!”叶凡喝道。 冯杰的身子又颤抖了一下。 他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铁锹开始挖了起来。 只是越挖越觉得恐惧。 这种恐惧是从未有过的。 他的身子不断的在颤抖。 叶凡点燃了一支烟,依靠在车门上,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 边抽边冷眼看着冯杰。 “你要在这么墨迹的话,我现在就弄死你!”叶凡冷冷的说道。 冯杰的身子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他开始加速。 叶凡一支烟抽罢的时候,这小子已经挖了有三十多厘米了。 叶凡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双手抱胸看着冯杰。 冯杰的身子颤抖的越发厉害,但,速度却丝毫不敢落下。 终于,四十分钟之后,一个宽约一米深约两米的坑儿挖好了。 “行了,自己跳进去吧!” 一句话瞬间宣判了冯杰的死刑。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叶凡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大哥,哦不,大爷,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是傻逼,我是脑残,我再也不欺负唐宇昭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叶凡却不为所动。 收拾这种垃圾,他太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了。 “怎么,等着我动手?” 那冯杰跪在地上也不敢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儿的磕头。 叶凡上前几步,一脚踹了过去。 冯杰的身子便跌入了坑里边。 这小子只顾着哭,再也不会说话了。 叶凡开始用铁锹回填。 冯杰的身子颤抖的厉害,哭的也更加的厉害了。 完全已经恐惧到极限了。 很快,土已经回填到了冯杰的脖子根。 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了。 叶凡停了下来,正要说话。 却突然听的有人朝着这边驶来。 扫了一眼,却是见一辆桑塔纳风驰电掣般的驶来。 想必是这小子的表哥到了。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给他表哥报信了。 也好,免得叶凡在在找他了。 很快,桑塔纳便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跳下来四个家伙。 气势倒也嚣张,一看便知道确实是混社会的。 只是,从这穿着打扮来说,确实有些不入流了。 叶凡从来都不相信冯杰口中的表哥是跟着自己混的,因为,叶凡身边就没有这种垃圾。 冯杰也看到了来人。 他顿时尖叫着说道:“表哥,救我!” “小子,你他妈找死?”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奔袭到了跟前之后怒喝道。 “叫什么?”叶凡不咸不淡的问道。 那身材魁梧的家伙愣了一下,喝道:“你他妈叫什么?” “叶凡!”叶凡淡淡的说道。 对方一怔。 顿时狐疑的看着叶凡。 叶凡又说道:“怎么,认识我?” 那家伙顿时不屑说道:“谁特码认识你,你算个几把啊,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没完!” 这话一出,叶凡便出手了。 跟这种人也实在没什么好聊的。 当然,叶凡也可以给赵大奎打电话,让他来处理这件事情,这牲口不认识自己,但绝对认识赵大奎。 因为,叶凡拿下了落霞市的地下世界之后,很多事情就是赵大奎在处理。 但,叶凡觉得实在没必要给赵大奎打电话。 这种小事情,自己就能处理的了。 叶凡出手了。 扑上去的瞬间,啪啪啪,两三个大嘴巴子便抽在了这家伙的脸上。 力道不轻的缘故,顿时将这牲口抽的趴在了地上。 余下的三个人见状有些懵了。 那家伙捂着脸喝道:“你们特码还愣着做什么?” 余下的那三个家伙就要扑上来,叶凡又出手了。 但,抽的已经是冯杰的表哥。 一脚狠踹在这牲口的肋骨上。 坦白的说,叶凡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道。 可饶是如此,这一脚下去,却也听到了清脆的肋骨断裂的声音。 那叫一个凶残。 余下的三个人被镇住了。 本来还想扑上来的这三个家伙顿时僵在了原地,不敢乱动了。 叶凡点燃了一支烟,蹲在冯杰的表哥面前,不屑说道:“记住了,我叫叶凡,不用怀疑,就是你害怕的那个叶凡,想报仇的话,随时来找我,我就住在青峰别墅一号,当然,你要不信的话,可以给赵大奎打电话,还有你冯杰,你要在敢动唐宇昭一根汗毛的话,老子灭了你全家,花四老子都弄的死,更别说你们家了。” 说着,叶凡上车闪人。 留下一众人彻底傻眼了。 “表,表哥,你没事儿吧!”冯杰胆战心惊的说道。 对方没有说话。 只是,原来干干净净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一大片。 原来,他已经被吓的尿裤子了。 不仅如此,他面如死灰的躺在地上,面孔异常扭曲,看的出来,很是痛苦,可是却不敢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