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不客气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不客气

第1696章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见一位妙龄少女步伐轻盈的朝着门口走来。 这显然是一位众人俱都不认识的女孩子。 因为,众人看到她的时候,一脸的茫然。 少女也不在意,快步走到了沈家的门口,笑吟吟的说道:“我叫阿甲,没有收到邀请,但我特别想进去看看今日的盛会,不知道您能否通融一下!” 看大门的狐疑的盯着自称是阿甲的少女看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姑娘既然想进来看看热闹,那便进来吧!” 说着,已经关闭了一半的大门又打了开。 阿甲快步进了沈家。 灯光将黑夜点燃成了白昼。 在沈家演武场的地方,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端坐在最里边的自然就是沈家的掌舵人沈富雄,而站在他身边的除了沈军之外,还有管家沈宏世。 坐在他对面的便是沈天机。 没有人陪伴的沈天机显得有些孤独。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 “这沈天机倒是胆子不小,竟然敢独自前来,这不是自寻死路了嘛!”有人说道。 “我看未必,这沈天机可是做过沈家掌舵人的,死忠不在少数。” “那你觉得今日这复仇之战,到底是谁会赢?” “说不准。” 这话敢一落地,便听的沈富雄干咳了几声,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沈天机,你竟然还敢出现。” 沈富雄是个沧桑老头,但,精神面貌要远比一般的老头强大不少,尤其是那双天眼睛,更是精光四射,可见实力不凡。 沈天机听了他的话,淡淡的说道:“当日你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夺走,今日我便来拿回来!” 沈富雄笑了笑说道:“你倒是长了一张伶牙利嘴,说的比唱的好听,在场的不知道我当日为什么夺走掌舵人之位,可是你自己不清楚吗?我也不怕众位江湖中的朋友笑话,今日便将你当日的罪状公诸于世!” “行啊,我倒要看看一个为了上位,不惜出卖自己妻女的人究竟能说出什么让江湖中的朋友笑话的事情来!” 这话一出,那沈富雄顿时面色巨变,猛地一跺脚,坚硬的地面顿时纷纷碎裂成渣。 “无耻,竟然敢如此的污蔑我,你欺辱沈家年轻女弟子的事情你当我们不知道吗?” 话音刚落,围观的众人顿时哗然一片。 沈天机却是面不改色,说道:“好一个欺辱,试问我欺辱过谁?” 沈富雄语塞。 仿佛刚才的话,就是胡说八道似得。 站在一旁的沈军顿时喝道:“沈天机,你放什么屁,你做了那么多龌蹉的事情,现在还有脸回来,来人,现在就把这个曾经的叛徒给我拿下。” “我看谁敢!”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大春却突然喝道。 沈军一怔。 “沈大春,你什么意思?”沈富雄喝道。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做掌舵人这些年,不仅没有让沈家更上一层楼,反而沈家的状况是越来越糟糕,所以,我不想在支持你了,而沈天机在位的时候,沈家是何等的荣耀,我作为沈家子弟,自然希望沈家越来越好!” 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 沈富雄的面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沈大春却继续说道:“这些年,你授意你的孙子也就是新任准接班人沈军在外面造谣撞骗不说,还将原本属于沈家的财富中饱私囊,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沈家的祖宗可是立下规矩,掌门一职不得世袭,可你沈富雄倒好,自己坐了十多年不过瘾,还想将位置传给你的儿子,真是其心可诛!” “沈大春,那是我有能耐!”沈军反驳道:“有种你上!” “有能耐?你能比鸢鸢更加的有能耐?若不是在评选的时候,沈富雄授意几个主审官选你的话,你真以为你能上的了位?放下这事儿不说,当日你与杨凡的恩怨,你动用了多少沈家高手,可结果呢?死在杨凡的手中的又有多少,这些事情你解释过没有?若不是沈富雄包庇你的话,你死十次都不足惜!” 说道了最后的沈大春那叫一个义愤填膺。 不少沈家子弟听的那叫一个愤怒,有人喝道:“我支持大春前辈说的,沈军,你牺牲了那么多的前辈高手,你难道不得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对,我们需要解释,我们需要真相!”有人附和道。 “要解释,要真相!” 一时间,不少沈家的子弟齐声喝道。 声音倒也震耳欲聋。 沈军的面色变了。 他着实没想到竟然这么多人会附和沈大春的话。 他那里知道,现在叫唤的最狠的这些人,早就已经被赵大奎收买了。 “够了,沈大春说别人之前,你先看看自己的屁股干净不干净,你这些年玩儿了多少女人,你还好意思说?”沈宏世突然喝道。 这话一出,呼喊声顿时变得悄然无声。 沈大春却不屑说道:“那又如何?你顶多说我道德败坏,反正我又没打算挣掌舵人的位置,倒是你沈宏世,你身为沈家的管家,掌管着沈家大大小小的事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贪墨了多少原本属于省城的财富吗?” 沈宏世瞬间面红耳赤。 显然,他被沈大春的话刺激到了。 围观众人又是连连惊呼。 着实没想到,原本只是沈天机跟沈富雄的事情,此刻竟然演变成了沈家相互爆料的节目。 不过,不客气的说,可真够精彩的。 就算是最离奇的小说也写不出如此离奇的故事。 沈天机这时朗声说道:“我当日诈死就是觉得我无颜面对沈家的列祖列宗,所以我选择了归隐,可不曾想,沈富雄你在位的这些年,竟然做了这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我作为沈家曾经的掌舵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我站在了这里,我就是想给沈家两千多口子弟讨一个公道,沈富雄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让不让位!” “不让!”沈富雄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沈天机面色阴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