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笑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笑话

第1697章 一场大战眼看着就要开始了。 吵杂的人群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众人俱都无比期待的看着沈天机。 尤其是沈家以外的众人,更是无比期待。 不客气的说,今日来这儿的十有八九都是看来热闹的。 “慢着!”沈富雄突然喝道。 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沈天机冷笑着问道:“怎么,怕了?” “怕?笑话,我沈富雄的人生中就没有这个字,我只是觉得沈天机,就没有比你更无耻的人了,说的简直比唱的好还要好听,现在你要动手,没问题,我成全你,我倒要看看你窝在那个小小的门房这么多年,有什么进展!” 说着,沈富雄停顿了一下,随即喝道:“十大高手何在,拿下沈天机,每人五百万的奖励!” 但,尴尬的是,竟然没有人站出来。 沈富雄的面色巨变。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沈家的十大高手已经站在了沈天机的那一边。 “好,好的很,既然你们已经选择站在沈天机的那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沈宏世通知下去,把十大高手的家人都给我拿下!” 众人面色巨变。 没想到这沈富雄竟然如此的狠,要对人家的家人下手。 其实沈富雄迟迟没有对沈天机出手,并非是他稳操胜券,而是因为他没有搞定沈家的那股支持沈天机的力量,但,十大高手沈富雄可是亲自谈过的,当时这些家伙可俱都表示要效忠于他的,只是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叛变了。 这事儿对于沈富雄的打击不可谓不小。 不过,身为沈家的掌舵人,怎么可能没有后手。 沈宏世正要遵命,但就在这个时候,沈大春却突然喝道:“沈宏世,你要这么做的话,我第一个收拾的人就是你!” 这话说的杀气腾腾。 沈宏世沉默了。 沈富雄怒喝道:“怎么,沈宏世就连你也要背叛我?” “掌门,我当然不会背叛,那是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有跟你站在一起,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演了这么久的戏,我也累了,从现在起,我沈宏世只忠于沈天机!” 这话一出,沈天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那叫一个凶残。 “干的漂亮,宏世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到现在依然算数!” “谢谢掌门!”沈宏世谄媚的笑着说道。 沈天机这时,将目光对准了沈富雄,他厉声喝道:“沈富雄,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底牌,那就尽管亮出来吧,我今日倒要看看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 “你真的认为你已经赢定了吗?沈天机,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是时候了!” 说着,两道黑影突然闪过,很快便站在了沈富雄的面前。 “给我拿下!”沈富雄怒喝道。 这两人闻言,宛若闪电一般,朝着沈天机扑来。 沈天机也不躲闪。 因为,已经有人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是四个人,如果叶凡在场的话,他一定认识。 不错,这四个人赫然便是沈家的十大高手中的其中四个。 却是见这四个人出现之后,很快便加入了战斗。 一场恶战总算是开始了。 刚刚才沉静下来的人群在这个时候,又变得喧闹了起来。 “般若,你觉得这场战斗谁会赢?”坐在边缘的杨麒麟突然冲着般若问道。 般若笑靥如花的说道:“杨大少觉得呢?” “我觉得是沈军他们家。。” “哦?何以见得?” “虽然所谓的十大高手,还有管家俱都站在了沈天机的那一边,但,你别忘记沈家的那股最为强大的神秘力量,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眼前沈富雄派出来的这两个人便是那股神秘力量中的其中一员!”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他们的袖口上的标志,当然,现在看不清楚,因为打斗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们刚刚上场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了那股神秘力量的相助,沈富雄十拿九稳的胜算?” “这个其实也未必,因为,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沈天机的手中还有什么牌,万一他还有更厉害的牌的话,那这一切就是未知数了!” “我怎么感觉杨大少你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呢?”般若笑咪咪的问道。 杨麒麟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有些肆无忌惮,顿时引的旁人纷纷侧目。 不过,杨麒麟也并不在意,他可是京城第一大少,又岂会在意旁人的眼光。 正笑着,便突然听的一声惨叫。 却是见沈家所谓的十大高手其中一个已经被干翻在地上,此刻痛不欲生的发出惨叫。 这样的结果让众人猛地一惊。 因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沈富雄派出的人要败的时候,可是他的人却意外的赢了。 要知道在沈家,除了那股神秘的力量之外,最为强大的自然也就是十大高手了。 这让众人瞬间意识到,沈天机的这场复仇之战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沈天机的面色终究还是变了。 很快,又有一个十大高手之人被干掉。 场内的战况瞬间成了2比2,余下的那两个十大高手个个脸色铁青杀气悍然。 可纵然是这样,却也改变不了被干掉的结局。 三分钟之后,他们俩个也倒在了地上。 有人惊呼了起来。 般若扫了一眼笑而不语的杨麒麟,忍不住问道:“杨大少对沈家似乎很熟悉!” 杨麒麟笑了笑说道:“这没什么,你别忘记,我前段时间可是来过沈家的。” “所以,你跟沈家的掌舵人沈富雄其实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的?” “也不怕告诉你,确实达成了某种协议,只是具体是什么协议我却不能告诉你。” 般若笑道:“我也没什么兴趣知道。” “般若,你说,你们秦家若是遭遇这么一场变故的话,你准接班人的这个位置还保得住吗?”杨麒麟似笑非笑的问道。 “杨大少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染指我们秦家?”般若笑的很是灿烂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将来的事情谁能说的准呢?” 般若咯咯的笑了起来。 却是听她笑着说道:“杨大少,这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杨麒麟笑了笑说道:“是不是笑话谁又能知道呢?好了,看戏,看戏,且看沈天机要出什么招了!” 般若笑着说道:“好啊!” 只是,眼神却在看向沈天机的时候,终究还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