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战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战斗

第1699章 真正的战斗此刻才开始。 上官家族的死士不愧是上官家族*出来的,纵然面对沈家弑神堂的最逆天的力量却也是丝毫不惧怕。 不仅如此,而且,他表现出来的气势也是着实夺人心魄。 上官轻舞就好像是欣赏这个世界上最为好看的演出似得,翘着二郎腿,笑咪咪的看着场内的死士。 坦白的说,死士确实是沈大春在沈天机的授意下花重金且许以一个实在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请来的。 可以说沈天机跟沈大春对眼前的这个重金请来的死士抱有了很大的希望。 只是当鸢鸢跳出来,要动用沈家最为神秘的力量保卫沈家的时候,沈天机跟沈大春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其他的人倒是还好。 因为,很多人都是来看戏的。 包括杨麒麟,包括般若,以及上官轻舞。 战斗在这一刻突然打响。 沈家弑神堂的其中一员朝着那上官家族的死士扑去,速度快的堪比流星。 但,上官家族的死士却丝毫没有放在眼中。 趁着对方来袭之极,他的身子突然凌空一跃,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寻常练武之人根本无法触碰的高度,随后,猛地俯冲,整个人宛若扑向小鸡的老鹰,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亦或者是气势,俱都让人震撼不已。 可沈家弑神堂的人却也不是吃素的。 敢直面挑战,本就说明了他的不凡。 更何况,还是沈家弑神堂的人,他代表的可是沈家最为顶尖的力量。 俩人的拳头在电光石火间撞击在了一起,然后又迅速的分开。 也不知道是谁胜谁负。 因为,彼此的身子俱都因为巨大的撞击力而迅速的分了开。 落地之后的,弑神堂高手面不改色,双眼杀气腾腾的看着上官家族的那名死士。 那死士落地之后,竟然微微一笑说道:“总算是来了一个值得我出手的,好,很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这个星球上最为顶尖的高手,也会让你知道,挑战我的下场是多么的痛苦!” 这话一出,原本面色阴沉的沈天机总算是笑了。 因为,从死士的这一番话可以判断的出,他的实力很是不俗,至少,不会比眼前的这个弑神堂的人差。 这就足够了。 因为,当弑神堂的人跳出来的时候,沈天机多多少少有些担心的。 他知道弑神堂的实力。 说话间,那死士猛地扑了上去。 速度比之前更加的快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死士便从众人的眼中消失了。 要知道,在场的众人不管是来看戏的,亦或者是沈家的子弟,可俱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能在眨眼间的功夫内便从他们视线中消失的人,这修为得逆天到什么程度。 所以,有些人的心里边开始郁闷了起来,包括沈富雄。 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要失败了。 可是当鸢鸢跳出来,并且表示要捍卫沈家的时候,沈富雄的心头顿时涌现出了一股新的希望。 因为,沈富雄知道,沈家弑神堂就掌控在鸢鸢的手中。 而且,当鸢鸢让弑神堂的人出手的时候,沈富雄差点激动的跳起来。 他太渴望这一战能够赢了。 因为只有赢了,他才能继续享受眼前的生活,继续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只是,当他听到那名死士说出来的话之后,顿时郁闷了起来。 看来,弑神堂的人也不是无敌的。 这让他原本落地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战斗继续。 弑神堂的高手显然也不是吃素的。 就在上官家族的那名死士消失的瞬间,这位顶尖高手也同样消失了。 直到众人听到了从半空中传来的打斗声之后,这才猛地意识到,原来俩人已经打到了空中去了。 却是见半空中的俩人好像是失重了似得,斗的那叫一个凶残,你来我往好不精彩。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了一声脆响。 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随后,弑神堂的那位顶尖高手便猛地从高空坠了下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看样子,他也败了。 上官家族的死士缓缓落地,鄙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弑神堂高手。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沈天机笑了。 笑的颇为开心。 他那紧皱的眉头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舒展了开来。 沈大春也在笑。 当然,笑的最为开心的却是上官轻舞。 上官轻舞对于这一场为了权利争夺的战斗根本就不关心,沈家谁上位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真正关心的是,自己家族培养起来的死士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要知道此番她可不是来真正看戏的,她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考察一下沈家的实力。 因为这关系到上官家族接下来要走的路。 所以,当上官轻舞看到死士连挫沈家弑神堂的两位顶尖高手之后,她笑了,笑的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开心。 只是,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发愁。 发愁的除了沈富雄之外,还有他的孙子沈军。 沈富雄可是在沈军的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 当年沈富雄为了上位可谓是付出了血的代价,从他上位的那一刻起,就发誓沈家掌舵人一职便再也轮不到旁人来做,他是这么打算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些年,他竭尽全力培养沈军。 可以说,沈军除了修为之外让沈富雄略微有些不满意之外,其他的俱都不能在满意了。 只是,沈军此刻也很郁闷。 比他的爷爷更加的郁闷。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拿到手还没捂热的准接班人身份就要落入他人之手了,沈军不郁闷才怪。 不过,全场也有人很是淡定。 这个人就是鸢鸢。 按说,她做为弑神堂的掌舵人,看到弑神堂的人接二连三的被打败应该很是郁闷,可是鸢鸢却不郁闷,不仅不郁闷,反而,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异样的光芒。 因为只有鸢鸢知道,刚刚上场的不过是弑神堂实力最为垫底的。 而她可是清楚的知道,眼前的死士至少是上官家族众多死士中绝对能排的上号的! 所以,鸢鸢并不郁闷。 让手下的人将受伤的人扶下去之后,鸢鸢站起来淡淡的说道:“9号,是时候结束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