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直觉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章 直觉

第1700章 鸢鸢的声音不大。 可就这么一句话却好像在人群中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似得。 引的原本寂静的人群瞬间喧闹了起来。 沈天机的眼神颇为怪异的看了一眼鸢鸢。 沈大春则是无比的愤怒。 沈军却好像是看救世主一般,看着鸢鸢。 所有人直到这一刻才清楚的意识到,别看沈家的掌舵人是沈富雄,准接班人是他的孙子沈军,可是真正掌控着沈家的人却是鸢鸢。 或许她没有什么名气,也在沈家没什么权利,但,她却捏着弑神堂。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明明鸢鸢的话对于沈富雄跟沈军来看是绝对的好消息,也明明沈富雄很是兴奋,只是,当他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时候,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的心里边开始盘算着若是能够拿下这场战斗的话,自己将来该怎么对付鸢鸢。 因为,沈富雄终于意识到,鸢鸢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弑神堂一直捏在她的手中,对于自己来说,始终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9号是一个身材短小的男子。 与前面的几个人不同的是他竟然面带笑意。 他缓步走到了上官家族死士的面前之后,先是鞠了一躬,随后又连续鞠了两躬。 很多人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做。 但,上官轻舞却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只有对死人才是三鞠躬。 上官轻舞的面色微微变了变。 能被鸢鸢寄予厚望的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上官轻舞突然有些紧张。 她突然担心死士。 当然不是担心他的安危,上官家族这样的死士很多,上官轻舞只是担心,若是死士败了之后,对于自己此番的考察势必会有影响。 而这个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战斗突然开始。 鞠躬完毕的9号猛地扑了上去。 一股强大到让人觉得压迫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死士的心中微微一惊,随后便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 这是拳头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但,很快另外一个声音便传入了耳中。 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骨头断裂的是死士。 他整个人就好像是断线的风筝似得飞了出去。 随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战斗就这样毫无悬念的结束了。 以至于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的结局让沈天机有些接受不了。 他原本舒展的眉头再次紧皱。 甚至都要拧成麻花了。 沈大春面色阴森的看着鸢鸢,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愤怒,愤怒代替了一切。 此刻的他恨不得扑上去弄死这个坏了自己全部计划的侄女。 可是他又怕弑神堂的人。 沈大春清楚的知道弑神堂的人想要弄死自己的话,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鸢鸢依然不悲不喜。 她的目光缓缓的扫过全场,最终落在了上官轻舞的身上,随后又离开。 至始至终,鸢鸢都没说什么,可是上官轻舞却觉得鸢鸢是在挑衅,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你们上官家族的人也不过如此。 上官轻舞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有人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今日的这场好戏对于她来说已经结束。 此刻的上官轻舞只有离去。 鸢鸢却在这个时候淡淡的说道:“弑神堂的人,可以撤了!” 话音刚落,弑神堂的人迅速消失。 但鸢鸢却没有走。 她似乎在等什么。 没有人知道她在等什么。 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远方漆黑一片的天空,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沈富雄虽然觉得鸢鸢是自己将来最大的敌人,可是此刻对于他来说,却是激动的。 因为,沈天机撼动不了自己的位置了。 沈富雄站了起来,无比真诚的说道:“鸢鸢,谢谢你为沈家所做的一切,我相信沈家的每一个子弟都会铭记于心的,另外,沈天机便是沈家的背叛,他勾结外人妄图吞灭沈家,好在鸢鸢及时出手,这才抱住了沈家,所以,沈家的众弟子听令,从今往后,沈天机便是我们沈家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而那些受沈天机蒙蔽的沈家子弟,你们若是愿意与我一同对抗沈天机的话,那你们犯下的错,我便既往不咎!” 这话一出,人群中再次骚动了起来。 杨麒麟笑咪咪的看着这一幕,笑道:“果然还是沈富雄赢了,谢谢沈天机,又让我赚了两百亿!” 般若笑咪咪的说道:“这战斗不是还没有结束嘛,现在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太早了!” “般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你们秦家也想插一手?”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沈天机还有牌没有打出来。” “是吗?你似乎很了解沈天机?” “倒也不是,我只是相信我的直觉!” 杨麒麟笑道:“直觉有的时候其实最会骗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其实喜欢我,而且,从未便过,可结果呢?你还是选择了杨凡,事实证明你的选择也是错误的,若你选择了我的话,现在也就不用如此艰难的维护自己这个准接班人的身份了!” 般若面色微微一变。 她终于不笑了。 “所以,秦家这段时间想要将我推下准接班人这个职务的背后主使是你?”般若问道。 杨麒麟笑着说道:“这一次你的直觉是对的,好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吧!” “什么选择?” “要么从此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让你走的更远,要么,选择与我为敌,我让你死的更惨!” 般若宛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样子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恭喜你,因为很快你就不用在艰难的维护自己的那个根本就不值钱的身份了!” “恐怕,会让你失望的。” 这话刚一落地,却是听的那沈天机突然淡淡的说道:“沈富雄你觉得我输了?可为什么我却觉得好戏才刚刚开始呢?所以,杨凡,辛辛苦苦蛰伏到现在,该你开始自己的表演了,” 原本喧闹的场内顿时静的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