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就不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就不

第1704章 “十年前,沈天机想夺得沈家弑神堂的掌控权,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纵然自己是沈家的掌舵人,但,弑神堂的掌控权不在自己手中的话,那自己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旦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弑神堂的就会站出来诛杀自己,活或者是被迫自己让位,可惜,他失败了,弑神堂的实力远超他的想象,后来,他只能选择炸死。” “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说明不了,他们的关系不错啊!” “这个其实不是关键,关键是前些日子沈富雄查出了弑神堂到底是捏在水的手中,这就让他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沈天机,沈天机自然也按捺不住了,终于在跟沈富雄密谋之后,演了这么一出戏。” “可他们也没能把弑神堂捏在自己的手中啊,弑神堂现在还是在鸢鸢的手中!” “这个我也有些疑惑,我猜想的是,他们其实并不确定弑神堂一定在鸢鸢的手中,他们今日的目的,一来是想对付杨凡,二来是想试探一下弑神堂到底是不是在鸢鸢的手中,所以就演了这么一出戏,总之很多疑问,我想只有等到我们见了杨凡之后,才能知道!” 般若点了点头说道:“可现在杨凡在哪儿?” “我们去他的别墅吧,我相信他会出现的!” “好!”般若说道。 说话间,便迅速的朝着杨凡的别墅奔去。 阿甲听的一头雾水,这妞闭关的时间太久,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知道,但好在这些事情对于阿甲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这妞便也没有追问下去。 很快,杨凡的别墅到了。 众人下了车之后,般若笑道:“你别说,这家伙可真是会享受!” 叶雪禅说道:“我也觉得!”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阿甲突然说道。 “什么问题?” “杨凡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蛰伏?” 这妞问道了问题的关键处了。 叶雪禅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般若道了句:“我问过他,他给出的答案是,他的事业遇到了瓶颈,但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很多问题只能等这家伙回来之后在询问了!” 阿甲哦了一声便不在说话,而是四处参观了起来。 ......... 合上了汽车的后备箱之后,杨凡看着已经微亮的天色,笑了笑说道:“老柳,这事儿谢谢你了。” “嗨,跟我还客气什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回归,今日在沈家的时候,沈天机已经点破了我的身份,所以,我相信江湖上现在已经知道我还活着了,我不回归也没辙了,在说了,我蛰伏的目的已经完成,不管怎么说,确实到了该回归的时候了。” 柳文山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该是回归的时候了,叶,哦不对,杨凡,我能认认真真的求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儿?” “回头能帮我跟秦家说说情吗?我为我当年的所作所为很是懊悔,若是秦家肯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愿意用生命来赎罪!” “你当年做什么了?”杨凡好奇问道。 “为了钱,我将秦家的功夫卖给了几个小家族!”柳文山很是惭愧的说道。 这是家族中的大忌。 难怪当年柳文山会被秦家追杀。 “行,我会把你想想法转达给秦家人的,这点你放心!” “谢谢!”柳文山重重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客气什么,你助我铲除了康之中这个心腹大患,我自然也得谢谢你。” 柳文山笑了笑说道:“行,那改天一起喝酒?” “好啊!”杨凡说道。 “接下来你去哪儿?” “回别墅,我相信已经有人在哪儿等着我了。” “好,那就就此别过!” 杨凡点头,挥手作别。 刚回到了别墅的门口,便看到了赵大奎。 这牲口一脸阴沉的站在别墅的门口。 “老大......”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赵大奎说道。 他的声音低沉,语气中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你父亲上位了,怎么,你没去恭喜他?” 赵大奎苦笑了几声说道:“老大,你这话说的,其实坦白的说,我跟如花只是沈天机收养来的义子,他真正的骨肉只有小离一个。” 这倒是一个出人预料的事情。 杨凡哦了一声说道:“所以,你来找我做什么?” “没什么,我知道他上位了,按说我应该开心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边却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难过,我还是怀念跟他在门房一起喝酒的那段岁月!” “嗯,我也会怀念那段岁月的!” “老大,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赵大奎知道,自己跟杨凡从此以后便再也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因为,杨凡的目标是拿下沈家,而自己的父亲刚刚上位。 这注定就是敌人。 赵大奎突然觉得有些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 他眼睁睁的看着杨凡,看着这个光芒万丈的男人。 赵大奎突然想哭。 “老大,我......” “你若是来劝我跟你父亲化干戈为玉帛的话,就算了,不过,你若是来讨酒喝的话,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我就是来喝酒的!”赵大奎迅速说道。 杨凡笑道:“那行,你先去找个地方,我随后就到!” “老大,你当真?” “你既然叫我一声老大,这个面子我自然是要给你的,不是吗?” 赵大奎一怔。 随后,便是疯狂的点头。 目送了赵大奎离去之后,杨凡转身进了别墅。 “自己交代?还是我们收拾你一顿,然后你交代!”般若杀气腾腾的挡在了别墅的门口说道。 杨凡笑道:“别闹,累了一宿,让我休息一下,去给我拿瓶啤酒过来!” “滚蛋,你以为你是大爷啊。” “对啊,我就是大爷,快去!” “就不!” “反了你了,小心我抽你!” “来呀,怕你啊!” 叶凡也不客气,迅速出手了。 啪的一声脆响。 杨凡的手狠狠的落在了般若的雪臀之上。 瞧在眼中的叶雪禅跟阿甲都惊呆了。 般若面红耳赤,娇嗔着说道:“讨厌!” 说着,转身去给杨凡拿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