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见

第1705章 “杨凡,好久不见!” 说这话的时候,阿甲的眼眶红红的,这妞似乎要哭出来了。 杨凡没有废话。 直接抱住了她。 抱得很紧。 阿甲还是哭出来了。 杨凡很难能够理解她的感受。 毕竟分开了这么久。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听到你已经死的了消息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后来,我爷爷说,肯定是假消息,可我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号已经是空号了,我也不知道该联系谁,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同样紧紧抱着杨凡的阿甲很是激动的说道。 杨凡说道:“嗯,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这种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阿甲不在说话,嘤嘤的哭了起来。 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杨凡将她抱得更紧了。 也不知道是阿甲的哭声感染了叶雪禅跟般若,还是这俩妞也想到了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所以,俩人的眼眶也有些红了。 阿甲哭的很是伤心,杨凡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好了,不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又相遇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阿甲重重的点头。 杨凡笑道:“乖啦,待会儿带你去吃顿好的,然后我们一起回京城!” 阿甲再次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 杨凡放开了她。 般若将啤酒递给了杨凡的时候,杨凡看到这妞的眼眶也是红红的,便笑道:“般若,你可不能哭,你要哭的话,那我可要崩溃了!” “去你的!”般若笑骂道。 只是转身的瞬间,这妞的眼睛却也忍不住掉了出来。 杨凡一口气将瓶中的啤酒喝罢了之后,说道:“我知道让你们受委屈了,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让你们受委屈,相信我!” 三个小妞齐齐点头。 “我知道你们会有很多的问题,但是不着急,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等到下去回京城的时候,我们在详聊!” 三个小妞再次点头。 杨凡一一拥抱过后,驾车朝着赵大奎发来的地址奔去。 很快,目的地到了。 天子酒吧。 沈樱的酒吧。 可惜,这妞已经回了家族,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杨凡曾经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俱都没有接,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 赵大奎正在酒吧的门口抽烟,一支又一支。 见到了杨凡的时候,他迅速的上前几步,将烟掐灭之后,咧嘴一笑说道:“老大,你来了啊!” 杨凡点头,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会约我来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意义不一样,因为我们是在这儿认识的!” “也对,也该回到原点了。”叶凡说道。 赵大奎愣了一下,笑了笑,说道:“老大,里边请,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杨凡点头,进了酒吧。 酒吧还是原来的装修风格。 当杨凡再次站到这间酒吧的时候,很多的事情蜂拥而来,他想起了很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切都变了。 “你把酒吧买下来了?”叶凡问道。 赵大奎点头说道:“是啊,买下来了。” “你倒是豪气。” 赵大奎笑了笑,说道:“舍不得卖掉。” “对了,李天现在怎么样了?” “差不多已经废掉了,但我父亲刚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放掉他,我很为难!” 说着,赵大奎很是为难的看了杨凡一眼。 杨凡笑道:“没什么好为难的,你按照你父亲说的去做就是了。” “可是......” 杨凡看的出赵大奎的为难。 只是,那又如何? 注定不是一条船上的人,相互掺扶着走了几个月已经算是不易,现在杨凡可不奢求赵大奎会听自己的话。 毕竟,他父亲已经上位了。 不管是养父,还是亲生父亲。 “没有可是,这种事情就算你不做,我也会做的,李天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或者准确的说,李家也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就算你父亲不动手,沈大春也会动手的,他觊觎李家的财富不是一天俩天了。” 赵大奎叹了口气说道:“我特别不喜欢沈大春,一只脚已经迈入棺材中了,可是做的事情却依然是没有底线!” “人嘛,就是这样。”杨凡劝解道:“不说这些了,喝酒吧!” 赵大奎点头。 酒是好酒。 赵大奎早就准备好了。 杨凡在酒吧待过好久的时间,自然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些酒可是酒吧最顶尖也是最贵的酒了。 “老大,我敬你一杯!” “好!” 说着,杨凡与他碰杯。 赵大奎一饮而尽。 杨凡却只是淡淡的喝了一小口。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的感觉,明明眼前的这一切真实的不得了,可我却觉得自己好像是活在梦中似得,老大,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很正常,眼前的的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你自己一时间接受不了,慢慢就好了,其实你现在真不用如此的蛋疼纠结,好好的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接下来,你要面临的可是沈天机儿子的这个身份,相信我,很快你就会喜欢上这个身份,因为这个身份会给你打来无数你想不到的东西,包括财富,包括一切!” 赵大奎叹了口气。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好了,别唉声叹气了,继续喝酒!” 赵大奎再次点头。 又是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杨凡依然是一小口。 他似乎在等。 赵大奎不在废话,埋头喝酒。 喝的很是疯狂。 杨凡也没有劝他。 一个小时之后,赵大奎醉了。 醉成了一条狗。 他开始胡言乱语,开始讲述自己的人生。 说到了动情的时候,竟然流下了眼泪。 今日的他着实反常。 未了,赵大奎突然擦掉眼泪说道:“老大,你知道吗?其实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赵大奎异常的清醒。 放佛从未醉过。 “我知道!”杨凡笑着说道。 “那你可知道,我是来给你下毒的?” 杨凡再次点头说道:“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你把有毒的那一杯喝掉了!” 赵大奎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