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赔罪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赔罪

吃罢了饭之后,杨凡驾车直奔褚家。 褚熊早早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见到了杨凡的时候,褚熊满脸堆笑地说道:“杨先生来了啊!” 杨凡点头。 与褚家的关系,就是一笔买卖,杨凡对待他们的态度,显然不会像对待韩超甚至是赵天虎那般的热情。 “正清已经等候你多试了!” 杨凡道了句:“他现在也去不了别的地方吧!” 褚熊怔住,面色略显尴尬。 陪笑着说道:“多亏了杨先生你!” “你的事情进展如何?” “杨先生,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肯定会照办的!” “那就好,我去给褚正清治疗了!” 褚熊点头。 做了个请的收拾。 杨凡迅速上了楼。 褚正清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原本严肃的面孔流露出了几分的笑意。 没办法,杨凡现在可是他的救命稻草。 几次治疗之后,让褚正清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杨凡的身上。 “杨先生你来啦!” 杨凡点头问道:“这几天感觉如何?” “很好,也不疼了!” “那就好。” 说着,杨凡坐在了褚正清的面前,开始为他治疗。 “杨先生,我真的特别的佩服你,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每次你给我治疗的时候,我都觉得浑身暖洋洋的,我起初以为这是气功,但,几次治疗下来,明显感觉不是!” “你无需知道是什么。” “好吧,我是多嘴了,不过,我听我的父亲说,你想对付刘家?” “你父亲的嘴巴可一点儿也不牢靠!” 褚正清略显尴尬地说道:“并不是这样的,是我无意间听到的,他在动用一切关系寻找刘大正父亲刘伟的违法犯罪的证据。” “原来如此,你那,你跟刘大正曾经走的那么近,关系那么好,就没有扳倒刘家的证据?” “没有,刘大正从来都不在我们的面前谈论他的父亲,说起了,我自己也真是愚蠢,为了所谓的兴趣爱好,白白的被他利用了那么多年,其实他的那个地下拳场真的挺赚钱的,一年保守的说,几个亿的利润!” “刘大正除了地下拳场之外,还有别的产业吗?” “有,一个私人会所,跟一个房地产公司,哦,对了,刘大正的父亲倒是时常在会所内宴请他的朋友们,不过,所谓的座上宾其实就是孝敬刘大正父亲的人,我父亲之前也是座上宾,但,因为我的这件事情,我们家现在已经跟他们家彻底的断绝了关系,刘大正的父亲前几天来过一次,我不知道他跟我父亲谈了些什么,但我的父亲很生气,想必不是什么好事儿!”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如果想要调查刘伟犯罪的证据,可以从刘大正的那间会所入手!” “现在恐怕不行了,刘家现在很警觉,我听说那间会所,最近也闭门谢客,说是要装修,其实都是幌子,我估摸着是刘伟听到了什么风声!”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杨凡淡淡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杨凡突然想到了佘振山。 这老东西极有可能给刘伟通风报信。 念及如此,杨凡将这个疑问问了出来。 “你觉得佘振山跟刘伟的关系如何?” “佘振山就是刘家的一条狗。”褚正清脸色鄙夷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那佘振山能起来,完全是因为刘家的关系,刘伟现在位高权重不说,而且,在省里边也是有靠山。” “是吗?谁是他的靠山。” 褚正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据说是三把手。” “我还当是范家。” “范家看不上刘家,但,要说刘家是范家的人,也可以这么说。” “你觉得李天这个人如何?” “你是说这个省份的地下世界的老大?” 杨凡点头。 “我觉得这个人没啥本事,但,天帮之前的老大倒是很厉害,李天之所以能上位,完全是走了狗屎运了!”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杨凡淡淡说道。 褚正清略显不好意思地说道:“一帮人整天在一起聊这些,自然就知道的多一些。” “那你觉得,范耀辉厉害一些,还是白少宗厉害一些!” “我感觉是白少宗。” “何以见得?” “那白少宗我见过一面,城府很少,范耀辉我也见过,虽然他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可我总觉得他没有白少宗有能耐,不过,也就是我自己的感觉罢了,毕竟,人家俩个人可都是省城一等一的公子哥,比我们这些小纨绔的层面高的多!”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褚正清苦笑着说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要是在不幡然醒悟的话,可就真是该死了,其实杨先生实不相瞒,这些日子我躺在了床上之后,仔仔细细的想了好多天,我现在觉得我之前的生活简直是太荒唐了。” “你能有这样的感悟,也不枉费我的一番辛苦治疗,其实这个世界太大了,你之前一直是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以为在那个世界你就是王者,等你的脊椎好了,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你会发现,之前的你是多么的幼稚!” 褚正清重重点头说道:“杨先生,那就靠你了,我可谓有一天可以走出去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 杨凡不在说话。 专心的治疗了起来。 四十分钟之后,治疗完毕。 杨凡收手之后,松了口气说道:“在治疗几次,你的后背就会慢慢的有了知觉,不过,往后的治疗可是一天比一天难了,你做好心里准备!” 褚正清正色说道:“只要能够重新站起来,让我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 尽管表面上如此的平静,但,褚正清的内心早就狂喜不已。 因为,杨凡的话,让褚正清知道,自己还有站起来的希望。 没比这更加的激动人心了。 给褚正清治疗完毕之后,杨凡跟褚熊聊了几句,便迅速的驾车离去。 奔行了没多久之后,被两辆车挡了下来。 很快,李天从车上跳了下来。 杨凡探出脑袋不屑说道:“找死?” 李天一改前几次的嚣张跋扈,陪笑着说道:“哪儿敢,杨先生,我今日是来赔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