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结盟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结盟

第1718章 “什么交易?”杨凡问道。 尽管方武军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杨凡便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交易了,可杨凡还是很配合的问了问。 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我让出利润的一个点,你放弃萧媚,如何?” 杨凡大笑了起来。 果然,如同自己猜想的那样。 方武军口中的利润,是指他父亲入股苏白墨地产公司的利润。 只可惜,杨凡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杨凡说道。 “艹,三个点!”方武军不甘心的说道。 以他父亲入住苏白墨公司的钱来算的话,这三个点的利润其实已经很是客观了,但杨凡真心没兴趣。 “你就这么你喜欢萧媚?” “何止是喜欢,我觉得我可以为萧媚去死,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感觉好像是着魔了一般,我每一天一睁眼,最先想到的就是萧媚,我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她在一起,若是那一天见不到萧媚了,我就觉得空荡荡的。” 杨凡无语了。 着实没想到,这方武军竟然还是个情种。 而且,痴迷萧媚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老实说,杨凡还真有些感动。 只是,感动归感动,在杨凡看来,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交易,唯独感情不可以。 这是他的底线。 “兄弟,老实说,你还蛮让我意外的。”杨凡说道。 方武军却当杨凡同意了,便无比激动的说道:“兄弟,你同意了?” “你脑子进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同意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对萧媚的感情让我感动,但也仅仅是感动,你或许觉得我这个人有些玩世不恭,也或许觉得我很没有节操跟底线,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感情是最不能交易的,这是我的底线,你懂吗?” 方武军彻底的败下阵来。 他点燃了一支烟,迅速的驾车朝着餐厅奔去。 一顿饭,方武军一口菜都没有吃,只是在喝酒,疯狂的喝酒。 放佛下一秒,就要世界末日了似得。 杨凡可一点儿也不心疼他。 跟方家本就是一笔交易。 既然是交易的话,那就没什么感情可谈。 再说了,杨凡也没稀罕跟他谈感情。 吃罢了饭之后,杨凡给方武军叫了个代价,自己打车回别墅。 奔袭到了半路的时候,杨凡的手机响起。 不用问,打电话的绝对是熟人。 确实是熟人。 电话是端木禅的父亲打来的。 “有没有时间,出来聊一聊?端木禅的事情总得解决吧!” “好啊,什么地方?” “来我公司吧!” 杨凡挂了电话。 端木禅家族的生意做的也不小。 在加上极道盟的缘故,让端木家族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 见着了端木禅父亲的时候,这老头明显要比自己离开时更加的苍老。 想必是这段时间过的并不轻松。 “喝什么?” “有茶最好!” 端木禅的父亲去泡茶了。 杨凡不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所以,也没什么好打量的。 很快,茶好了。 杨凡闻了闻变知道这茶的价格不菲。 “消失了大半年,干什么去了?”对方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游山玩水,逍遥自在去了,端木禅还好吧!” “不好!” “怎么可能,我可是在沈家见过他,气色不错,丝毫不像中毒之人!” “那只是表面现象,其实不瞒你说,他现在完全靠毒药在克制续命,你若是在不出现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呜呼了。” 杨凡没想到端木禅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在杨凡看来,这等于是已经把底牌直接告诉了自己。 不过,从这方面也能看的出来,端木禅的父亲这次是打定主意要解决这件事情了。 “这倒也是个办法,毒是从沈家买的吧!” “对,是从沈家买的,价格不菲,一次十亿。” “买多少次了?” “十次!” “代价是挺高的!” “其实钱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沈家想用毒药来控制我,你也知道,控制了我就等于是控制了极道盟,老实说,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嗯,我也不希望,若是极道盟给他们控制了,那就等于如虎添翼,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极其不利的事情!” “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下的毒,自然还得你来解,说说你的条件吧!” “我要告诉你,我要极道盟的话,你还会跟我谈吗?”杨凡似笑非笑的问道。 端木禅的父亲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 他沉默了。 杨凡开始喝茶。 温度正好。 “好茶!”入口之后,杨凡便赞道。 “换个条件吧,极道盟可说可以是我们端木家族的命脉,一旦交给你的话,那就的关于把我们极道盟的命交到了你的手中,杨凡,做事儿留一线,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坏处,我并非是在威胁你,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跟你谈话,希望你可以谅解一下!” 老实说,端木禅的父亲转变不小。 最起码,他的个性不像之前那般的火爆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开玩笑的,你说吧,能给我什么。” “钱,权,美人等等,除了极道盟之外的一切!” “你知道,我并不稀罕这些,因为我拥有的这些恐怕比你还要多,再者,若是我治好了端木禅,你翻脸就对付我,怎么办?” “你想怎么着?” “合作!”杨凡给出了答案。 端木禅的父亲一怔,问道:“如何合作?” “很简单,极道盟从今往后为我做事。” “那这不等于你还是把极道盟拿走了吗?” “不,这是有区别的,我让极道盟为我做事的前提是,你我合作,利润共享,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结盟?” “噢,这个词更准确一些,对,就是结盟,从今往后,你我算是盟友了,若是盟友的话,我自然就得给端木禅解毒,当然,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用你的命,来换端木禅的命!” “什么意思?” “我会为你精心调制一份毒药,当然是慢性的,不足以致命,只不过,每到一定时间就得喝下解药,不然的话,很死的很难看!” “你这不等于还是控制了我?” “这是唯一的结盟条件,因为我同样担心就算结盟,你依然要对付我。” 端木禅的父亲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