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补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补救

第1719章 合作是一件相互信任的事情。 可惜,杨凡跟端木禅的父亲俱都不相信对方。 只是,端木禅的父亲似乎忘记了,现在主动权在杨凡的手中。 若是把俩人此时的行为比作是打牌的话,那么杨凡手中全部都是大牌,而,端木禅父亲的手中,似乎已经没什么派能出了。 当然,他也可以指望极道盟。 只是,极道盟虽然是他的,可是里边的成员却并不是像杨凡手中的血煞那般,极道盟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个体,除非,端木禅的父亲愿意拿出巨大的利益来做交换,不然的话,这些人恐怕未必会替他做事情。 再说了就算是端木禅的父亲许以重金,极道盟的人愿意为他做事,也未必是杨凡的对手。 杨凡相信端木禅的父亲在给自己打电话之前,必定已经做了无数的考量,而给杨凡打电话,应该是他考量之后做出的决定。 也就是说,跟杨凡合作,可以让他的损失最小。 只是,现在的僵局是彼此不信任。 “可我同样担心,你若是以此为把柄的话,我又该怎么自救?杨凡,生意不是这么做的!”端木禅的父亲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杨凡笑了笑道了句:“生意确实不是这么做的,只是,你似乎忘记了,现在主动权是在我的手中,这就是我的条件,而你能做的,就是答应或者拒绝,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若是全心全意的只跟我一个人合作的话,我可以不在给你们端木家族的任何一个人下毒,不仅如此,我还会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别以为这是个笑话,你身边的那些所谓的高手在我看来,连渣都不如!” 杨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因为,他手下的猛将如云。 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来,不敢说是顶尖的高手,可却也是可以轻松干掉端木禅父亲身边的人。 别以为只有别人监视杨凡,杨凡就不会监视别人。 对于端木家族的底细,杨凡可是一清二楚的。 “可你怎么保证?” “你看,话又说回来了,这么饶下去的话就没意思了,别的话,我不想在多说,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条件,合作的唯一条件,你答应了,那就继续谈,你若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走,事实上,跟我合作的每一个人,你可以去打听一下,但凡是真心跟我合作的,我亏待过那一个。” 极道盟对于杨凡来说,显然是有用的。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说这么多的话了。 只是,能否理解杨凡的意思,就得看对方的悟性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端木禅的父亲说道。 杨凡说道:“可以,那就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等你的答案!” 端木禅的父亲应了一声。 杨凡起身告辞。 “不在喝点茶了?这茶不错,正儿八经的大红袍,每年的产量少的可怜,我耗费了不少的心血才拿到二两!” 杨凡说道:“你要是想喝的话,我回头给你送了一些!” 说着,起身闪人。 端木禅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晚上接到了苏白墨的时候,萧媚竟然不在。 “萧媚呢?”杨凡问道。 苏白墨道了句:“怎么,想媚儿了?” “不是,你们不应该一起出来吗?” “你给她点时间吧,她今天去华亭市了,该说我都说了,媚儿也同意了,只是这种事情一时间确实不好接受,相信过段时间就好了!” 杨凡笑道:“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咱们今天晚上回别墅吗?” 苏白墨顿时无语了。 这个曾经高冷的不可一世的小妞此刻被杨凡折腾的竟然有些惧怕了。 其实坦白的说,苏白墨也慢慢的喜欢上那种感觉了。 只是,杨凡这家伙实在是太频繁了。 频繁的让苏白墨觉得自己都快要受不了了。 “我明天有个很重要的合约要签!”苏白墨小声说道。 这倒也不是扯淡。 她明天确实要跟银行有个很重要的合约要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白墨的心里边特别的心虚。 杨凡笑道:“这样啊,那咱们回家住!” 苏白墨松了口气,放佛怕杨凡生气,便又说道:“杨凡,咱们的日子长着呢,不急于一时一刻,我们来日方长!” “嗯,来日方长!”杨凡坏笑着说道。 其中的某个字眼故意说的特别重。 苏白墨俏脸绯红。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妞也不知道去那里了。 回别墅的路上,杨凡想起了苏氏集团,这几天一直忙着跟苏白墨缠绵,忙着见各路人马,把苏世雄给忘记了,现在好不容容易想了起来,杨凡便问道:“墨墨,你父亲怎么样了?” 岂不知,一句话瞬间让苏白墨的脸色变得有些暗淡。 她摇了摇头说道:“并不好,苏氏集团的市值从你消失的时候算起,到现在已经爹了无分之二了,似乎还要继续跌。” “怎么会这样呢?”杨凡明知故问。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就是杨凡的杰作。 当初他可是清楚的交代过财神爷,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干掉苏氏集团。 本来看在苏白墨的面子上,杨凡不想做的这么绝,只是苏世雄三天两头出尔反尔的惹毛自己,这才让杨凡痛下了狠心要对付他。 苏白墨眼神颇为幽怨的看了杨凡一眼。 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不知道吗? 杨凡干咳了几声,笑道:“回头我去看看他,看看有什么办法补救。” 苏白墨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 她知道,若是杨凡愿意帮忙的话,那苏氏集团肯定可以起死回生。 要知道,现在的杨凡绝对有这样的能量。 只是,想想父亲曾经对杨凡说过的话,做的事情,苏白墨就不免担心。 其实坦白的说,很多时候,苏白墨也有些恼自己的父亲。 可在怎么生气,那也是自己的父亲。 若是苏氏集团真的倒了,打击最大的肯定是自己的父母。 所以,苏白墨还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老公,我能跟你商量件事情吗?”苏白墨突然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