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太嫩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太嫩了

第1722章 “老爷子,别来无恙啊!”下了车的杨凡冲着沈天机说道。 沈天机笑着说道:“你小子不够意思啊,那天晚上怎么没来?” “我也有些后悔了,不然还能看到一出精彩的大戏,你说呢?沈军!” 沈军不屑的哼了一声,他看杨凡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似得。 杨凡笑了笑道了句:“小离,好久不见,不打算跟我打个招呼?” 沈小离有些意外。 似乎没想到杨凡竟然会跟自己打招呼。 本没打算说话的她听了杨凡的话之后,觉得自己若是不打个招呼似乎说不过去,便点了点同意说道:“杨凡,你好!” “怎么如此的拘谨啊,之前咱俩的关系可不是这样。” 沈小离面色一沉,说道:“你胡说什么!” 杨凡笑了笑,也不反驳,又问道:“对了,怎么没看到鸢鸢?” “哦,她的身体有些不大舒服,所以就没来迎接你,你应该不会介意吧!”沈天机说道。 “当然介意!” 沈天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小子还是如此的调皮,走吧,酒菜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好好的喝一顿!” “成啊!” 沈天机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凡带着叶雪禅大步进入了沈家。 这是杨凡第一次来沈家。 刚进了大门,便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一尊四五米高的铜像立在刚入门之处。 端的是霸气。 “这是我们沈家的老祖宗,明朝时候建立了沈家,绵延至今。”沈天机说道。 “好霸气。”杨凡笑了笑说道。 沈天机笑了笑说道:“那里的话,让你见笑了!” “老爷子你客气了,我真心觉得霸气,六百多年屹立不倒,着实非同一般。” 沈天机笑的颇为开心的说道:“里边请!” 杨凡带着叶雪禅朝着里边走去。 这沈家果然是家大业大。 说是一个小镇也不为过。 杨凡之前觉得康家已经够大了,可是跟眼前的沈家比起来,就显得有些小了。 而且,眼前的建筑也是充满了江南水乡的味道,着实赏心悦目。 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个多小时,却也只是看了不到三分之一。 沈家太大了。 进了会客室之后,酒菜俱都已经准备妥当。 一起吃饭的除了杨凡跟叶雪禅之后,只有沈天机,沈富雄,沈宏世以及沈大春。 “老爷子,今日这顿饭别是什么鸿门宴吧!” “怎么可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是鸿门宴呢,再说了,以我们的关系,我怎么可能给你下套呢?”沈天机笑咪咪的说道。 杨凡若是相信了他说的话,那才有鬼呢。 不过,沈天机还没有翻脸,那杨凡自然也不会翻脸。 “来来来,尝尝我们沈家的特色菜!”沈天机招呼着说道。 杨凡也不客气,虽然晚上已经吃过了饭,但,尝一尝却还是可以的。 叶雪禅就没有这么大的心了,她一贯做事比较谨慎,尤其是此刻还在沈家,所以更加的不敢掉以轻心。 所以,叶雪禅没有动筷子。 “叶小姐,不尝一尝吗?”沈天机笑咪咪的问道。 “不了,我不饿,谢谢!”叶雪禅淡淡的说道。 沈天机笑道:“行,饭可以不吃,但,酒不能不喝啊,不然的话,会被江湖上的朋友嘲笑我们沈家不懂礼貌的,来叶小姐,我敬你一杯。” “谢谢,我不会喝酒!”叶雪禅很是不给面子的说道。 沈天机故作为难的看了杨凡一眼说道:“老弟,你看那这......” “哈哈,无妨,我替她喝。” “那就不能是一杯了。” “没问题,来吧!”杨凡笑道。 沈天机很是利索的给杨凡倒了三大碗酒。 杨凡也不矫情,迅速的开始喝了起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三碗酒便进了肚子。 “痛快!”杨凡说道。 “豪爽。”沈天机笑着说道:“来,我在敬你一杯!” “什么由头呢?”杨凡故意问道。 “为了我们的重逢。” “好理由,喝!” “杨凡,我敬你一杯!”沈大春笑咪咪的说道:“说起来,我得谢谢你在那个茶馆为我做的事情!”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有二话,就是喝。 沈宏世赞道:“好酒量,来,咱爷俩也喝一杯,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是个小瘪三呢,可不曾想,你竟然是鼎鼎大名的杨凡。” “好,喝!” “你我虽然是敌人,可是这杯酒我却也想敬你,敬你的豪爽!”沈富雄说道。 “喝!” 转眼间的功夫,杨凡已经喝下了不少酒。 叶雪禅瞧的那叫一个担心。 可是却又不能说什么。 也不知道沈天机给杨凡喝的是什么酒,很快,杨凡便感觉脑袋有些晕。 这可是杨凡喝了这么多次酒之后,第一次有晕头的感觉。 他迅速的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把血液中的酒精逼出去。 只是当他运气的那一瞬间,顿时觉得腹部好像是刀绞一般疼的竟然差点没忍住。 这一瞬间,杨凡意识到,这酒里边是有问题的。 可为什么那枚戒指没有报警呢? 杨凡顾不得去想这些,他开始不动声色的又运了一次功,但,结果却是更加的糟糕。 疼的几乎就要忍受不住了。 杨凡在桌下抓住了叶雪禅的手。 叶雪禅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便看了杨凡一眼。 杨凡没有理会他,迅速的在她的手心写下了一个字----毒。 叶雪禅何等的聪明,马上便意识到,杨凡中毒了。 这妞瞬间开始担心了起来。 要知道,杨凡的医术是何等的不凡。 就连他都能中毒,可见这毒得多么的凶残。 所以这妞不能不担心。 只是见杨凡的脸色却是一如寻常,丝毫没有变化。 这一刻,叶雪禅倒是有些佩服杨凡了。 “老爷子,这酒的后劲儿不小啊!”杨凡笑着说道。 沈天机点了点头,笑的好像是一只老狐狸似得,说道:“确实不小,因为我在里边添加了一些佐料,想必你已经运过气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腹部宛若刀绞一般的疼痛!” “确实疼,所以,我中毒了?” “对,你中毒了。” “这是什么毒?” “沈家刚刚研发出来的,对付你恰到好处!”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些后悔了!” 沈天机等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沈大春笑咪咪的说道。 只是说着,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在叶雪禅的身上游走。 “所以,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杨凡问道。 “江湖中不允许你这么牛笔的人存在,所以,你得死!” 杨凡仰天叹了口气,道了句:“可我不想死!” “由不得你了!”沈天机阴森的说道。 “人为什么喜欢作死那?”杨凡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子,你什么意思?”沈天机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