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一半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一半

第1725章 沈宏世当然没有住手。 他将小紫瓶拿在了手中之后,迅速的将瓶内的小药丸倒了出来。 “掌门,我知道你想我死,但抱歉,我还不想死,杨凡,你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杨凡笑咪咪的说道。 这话一出,沈宏兴便将手中的药丸吞了下去。 沈天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还没来的及开口,沈宏世就吃下了所谓的解药。 “蠢货!”看到老子这一幕的沈富雄怒喝道。 沈宏世却不屑说道:“我是不是蠢货,我自己知道,杨凡你可以开始为我解毒了!” 话音刚落。 那沈宏世的面色突然一变,随后身子便开始了抽搐。 很快,他便倒在了地上,宛若一滩烂泥。 沈宏世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他的嘴巴开始吐白沫。 吐了没一会儿,他的眼睛便开始出血。 随后便是嘴巴,鼻子,耳朵。 很快,沈宏世抽搐的更加厉害。 “掌门,你,你,你好狠,有,有毒!”沈宏世无比艰难的说道。 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完,便再也没有了生息。 杨凡冷眼看着沈天机,说道:“很好,这就是所谓的解药!” “对于你来说是解药,可是对于他来说却是毒药,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沈天机冷冷的说道。 杨凡冷笑着道了句:“是你愚蠢,还是我傻?不过,好的很,现在,救你们的金额到了一千亿,每人!” “小子,你觉得我会给你这笔钱吗?” “给不给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缺这笔钱。”杨凡坐在了一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他不着急,一点儿也不着急。 因为,体内的毒正在慢慢的被解除。 这就是那枚戒指最为神奇的地方。 一旦持有者遇到了伤害的时候,它第一时间就会开始工作。 这是杨凡的底气,有恃无恐的底气。 其实就算沈天机真的拿来了解药,杨凡也不会吃的,因为,他跟沈天机之间的信任已经彻底的毁灭,剩下的只有买卖跟仇恨。 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 谁都没有在说话。 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杨凡却说道:“其实你们用唐峰或者是唐雨诗来威胁我实在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不客气的告诉你们,我一直在等待一个进入沈家内部的机会,本来我以为这个机会很在很久之后才会出现,可不曾想,这么快就出现了,我得谢谢你们!” 这话一出,沈天机突然说道:“杨凡,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还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要你还这个人情!”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宛若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沈天机,你是老糊涂了吗?我当初是答应欠你一个人情,可前提条件是什么?你做到了吗?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脸跟我说这件事情。” 这话极其的打脸。 沈天机只觉得自己的老脸发烫。 可比这更加尴尬的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是的,弄死杨凡吧,不甘心,因为自己确实中毒了,一旦弄死杨凡,那自己也得。 沈天机还没活够呢。 可不弄死杨凡吧,自己已经有把柄捏在了他的手中,从今往后似乎都得听从他的摆布了。 付出三千亿的代价倒是小事,钱没有了可以在赚,可若是一旦被他摆布的话,那从今往后还有自己的好日子过吗? “你如何保证真的为我们解毒。”沈富雄冷冷的问道。 是的,沈富雄比沈天机更加的不想死。 他话没享受够眼前的荣华富贵呢。 “还是你理智。”杨凡笑了笑说道:“我这个人做买卖讲究诚信,你若是信我,我自然会给你丰厚的回报,你若是不信我,那对不起。” “好,我愿意支付这一千亿,也愿意将解药给你。”沈富雄说道。 “那就快点吧,毕竟,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沈富雄喝道:“把真正的解药拿来吧!” 话音刚落没多久,沈小离再次出现了。 只是,这一次,她的脸色没有刚才的那般冷漠了。 而且,眼神中也出现了一抹温度。 杨凡突然意识到,刚才沈小离似乎在用她的表情在给自己通风报信。 因为,她没有办法直接告诉杨凡,刚才的解药的毒药。 杨凡颇为感激的看了这妞一眼。 沈小离将解药递给了杨凡。 杨凡想也没想,便直接吞了下去。 叶雪禅却有些惊呆了。 她还没来的及说话。 “杨凡,你.......” 这妞不能不担心这依然是毒药。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我相信沈富雄,因为,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的重要,你说呢?前掌门!” 沈富雄的面色很是难看。 可是却只能苦笑。 苦笑着说道:“我很早就听人说,杨凡不是等闲之辈,我却不信,在我看来,一个年轻人,就算在怎么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只是我错了,你用你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才是王者。” “你发现的并不晚,好了,可以给你开始解毒了!” “好!” 说着,杨凡便开始给沈富雄解毒。 其实坦白的说,杨凡给他们所下之毒根本用不了八个小时,事实上,一个时辰足以,只所以说这的这么严重,一来是为了他们压迫感,二来,让他们内讧。 因为,四个人中毒,想要活命的机会却只有三个。 在场的四个人可俱都是沈家权高位重之人,为了活命,他们显然会争夺这三个名额。 事实证明,杨凡的这个策略是对的。 解毒开始。 杨凡只留下了叶雪禅,其他的人俱都被赶了出去,包括沈富雄的尸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上午十点,杨凡收到了那一千亿之后,这才开始正儿八经的给沈富雄解毒。 八个小时之后,中午时分,沈富雄解毒完毕。 杨凡撒手,故作很是疲惫的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运功试一试了。” 沈富雄依言试了试。 果然无恙了。 “虽然你我注定是对手,但,这一次我却是得谢谢你。” 杨凡笑道:“不客气,只是笔买卖,你无需放在心上,因为我不会因为赚了你的钱,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你放心,我也不会!” 说着,沈富雄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叶雪禅给杨凡擦了擦汗,问道:“杨凡,你的毒真的解了?” 那知道话音刚落,杨凡的嘴角却渗出了一丝血迹。 叶雪禅着实一惊,她连忙问道:“杨凡你没事儿吧,不是说那是解药吗?” 杨凡深吸了几口气,说道:“那确实是解药,只不过,也是毒药!”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