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感谢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感谢

第1735章 杨凡最终还是一个人睡的。 他倒是很想跟这俩妞同床共枕,可这么做的后悔必定是被苏白墨阉了。 苏白墨大发慈悲成全了杨凡跟萧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杨凡可不敢蹬鼻子上脸。 这一宿睡的无比的踏实。 第二天大清吃饭的时候,杨凡看到俩个小妞的精神面貌可俱都不怎么样。 “别告诉我,你俩昨天晚上一宿没睡!”杨凡问道。 俩妞俱都没有说话。 般若异常妩媚的脸蛋略显羞涩,而叶雪禅则是毫无反应。 得,看样子是被杨凡言中了。 “为什么呢?”杨凡又问道。 “那有那么多为什么!”叶雪禅不悦的说道。 般若却是笑咪咪的道了句:“雪禅显然是怕她睡着之后,我偷摸的溜入你的房间!” “你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心思!”叶雪禅反击道。 般若笑道:“对啊,我是这样的心思啊,我承认啊,怎么了?” 叶雪禅无语了。 杨凡干咳了几声说道:“那啥,你们早说啊,你们要早说的话,我可以去找你们啊!” “今天晚上吧,人家给你留门!”般若笑嘻嘻的说道。 叶雪禅白了般若一眼,埋头吃饭。 吃罢了饭之后,般若说道:“杨凡我待会儿带你去见一见我们秦家的掌舵人吧!” 杨凡笑道:“好啊,昨天晚上来的时候若不是太晚的话,我昨天晚上就去拜会了!” “没事儿,今天也不迟!” 杨凡点头。 吃罢了饭之后,在般若的带领下,朝着秦家的掌舵人家奔去。 只是刚出了门,便看到了端木禅。 这家伙显然是来找杨凡解毒的。 杨凡说道:“那啥,你先休息一下,我待会儿去找你!” 端木禅也不着急,缓缓点了点头。 “杨凡,你真打算给他解毒?”般若问道。 杨凡说道:“嗯,这一次是真的,极道盟的实力不错,我又需要这股强大的实力,所以,我得给他解毒,也算是我的一点诚意。” 般若笑道:“明白了,不过,极道盟的人九星高手真的会来吗?” “如果端木坤还在意自己的儿子的话,那就一定会来,怎么,你担心应对不了沈家跟上官家族的攻击?” 般若原本笑咪咪的面孔突然变得无比的严肃,她重重点头说道:“确实有些担心,虽然秦家也有名人堂这种培养超级高手的存在,可是真的跟沈家的弑神堂,以及上官家族的死士比起来的话,恐怕还是有些差距的。” “你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我很欣慰,不过,别担心,若是极道盟的九星高手不来的话,我随时灭了端木禅。” 听了这话,般若顿时笑靥如花的说道:“杨凡,还是你对我!” “这话说的,这不是应该的吗?” 般若笑的越发的开心了。 “对了般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儿?” “关于秦文山的事情。”杨凡说道。 “他怎么了?”般若的脸色微微一变问道。 其实杨凡知道,但年秦文山之所以被迫离开秦家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做错了。 杨凡说道:“他对自己当年所做之事非常懊悔,希望让我说说情,看看能否重回秦家,他愿意用自己余下的一生来赎罪!” 般若沉默了。 杨凡知道,当年秦文山犯罪的错误实在是不能被原谅。 可既然秦文山求到了自己,那杨凡就没有不帮的道理。 “我知道这事儿有难度,你若是觉得为难的话,那就算了!” 般若却说道:“不是我觉得为难,而是他当年做的事情实在是人神共愤,我可以原谅他,但偌大的秦家绝对不可能原谅他,所以,这事儿我真没办法帮忙,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会去跟掌舵人说的。” 杨凡笑道:“行,那我就谢谢你!” 般若给了杨凡一拳说道:“你这话说的实在是讨厌,干嘛要跟我分的那么清楚!” 杨凡笑了笑说道:“得,当我没说!” 说话间,掌舵人的家到了。 秦家的掌舵人看上去很是年轻,至少要比沈天机或者是沈富雄都要年轻不少。 掌舵人叫秦上善,是个慈祥的老头。 “杨凡,久仰。”秦上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老爷子,您这话就太见外了吧!” 秦上善笑了笑说道:“昨天晚上本就想见见你,可是又担心你舟车劳顿累的很,所以就没有打搅你,怎么样,还住的习惯吧!” “还不错的,般若是一个很尽职的人。”杨凡笑道。 秦上善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了你前天大闹沈家的事情,说实话着实让人震惊,当初你去沈家的时候,我本本以为你出不来了,可不曾想,你竟然全身而退,厉害!” 说着,秦上善竖起了大拇指。 杨凡笑了笑说道:“老爷子,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实在是觉得惭愧啊,不过,沈家现在大局初定,乱的很,倒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秦上善再次赞道:“果然是年少轻狂,这份胆量让我敬佩!” “老爷子,您就别在夸我了,要在夸我的话,我可要骄傲了!” 秦上善哈哈大笑了起来。 闲聊了一番之后,秦上善说道:“对了,杨凡你是从何处得知有人想要对我们沈家不利。” “老爷子是在质疑我的消息来源吗?” “不不不,我对你的消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我只是好奇,上官家族一向出了名的严格,一般消息是绝对不可能泄漏的。” “恰好,我有一个眼线在他们的高层中!”杨凡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杨凡想起了上官樱舞,也不知道她给自己打完电话之后怎么样了。 昨天晚上到了秦家之后,杨凡曾经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可她没有接。 这让杨凡不免担心她的安全。 其实坦白的说,杨凡不止一次的后悔过让上官樱舞回到上官家族做自己的眼线,因为这绝度是一份无比危险的工作。 尤其是昨天晚上自己连夜感到秦家这件事情上官家族绝对已经知道,没准他们此刻正在调查到底是谁泄的密。 “嗯,不管怎么说,我得代表秦家上上下下谢谢你的消息,也谢谢你的到来!”秦上善很是感激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