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慢走不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慢走不送

第1742章 让杨凡生气的是上官轻舞的胡说八道。 一开始认识这妞的时候,杨凡一直觉得这妞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质朴,不做作。 可是没想到认识的时间久了,她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杨凡你是打算赖账吗?” “我赖你大爷啊!”杨凡不爽的说道。 一而在,再而三的被打脸,就算是神仙也会生气,更何况,杨凡还不是神仙。 上官轻舞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道:“我算是知道什么叫负心汉了,只是恐怕,你在面对苏白墨的时候,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几个意思?” 上官轻舞耸了耸肩说道:“哦,没什么,我只是把你跟我妹妹的事情告诉了苏白墨,很是遗憾的告诉你,苏白墨沉默了,恐怕,她的心情实在是不美丽啊,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聊一聊?” 用这样的手段来栽赃实在是够让人觉得恶心的。 杨凡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很好,上官轻舞,你成功的恶心到我了,别说我跟樱舞之间没什么,就算是有什么,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今天你用这样的方式来恶心我,你放心,这个仇我记住了,而且,我会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的!” 这一番话杨凡说的掷地有声,上官轻舞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丝的担忧之色,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樱舞,抱歉,我开始有些同情你了,但你放心,我们是朋友,而且不是可以用来利用的朋友,所以,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我吧,再也不用回上官家族了!” 这话一出,不仅是上官樱舞惊呆了,就连般若等人也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 “你可愿意?”杨凡看着上官樱舞问道。 其实上次让上官樱舞回到上官家族的时候,杨凡就有些后悔。 因为这妞在上官家族的时候就过的很不开心,杨凡当时忽略了这一点,后来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儿,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要让上官樱舞离开上官家族,不需要这妞在为自己去卧底了,可好几次都没有联系到这妞。 这事儿便耽搁了下来。 今日有了这样的机会,杨凡自然不会在错过。 便趁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上官樱舞眼睁睁的看着杨凡,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方面,这妞的心里边非常的感动,感动的眼泪都肆虐了。 可另一方面,这妞却又有些犹豫。 毕竟,她回到上官家族是为了帮助杨凡,现在还没能帮杨凡做什么,上官樱舞自然不愿意离开。 她恨那个家族,恨那个家族中的每一个人,她恨不得杨凡下一秒就灭掉那个家伙。 “怎么,你不愿意?”杨凡问道。 上官樱舞突然就笑了,笑的有些不屑的说道:“杨凡,你我之间虽然发生过一些事情,但我毕竟是上官家族的人,我知道你算是有一些成就,可是跟我们上官家族比起来,你的那点成绩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你觉得任何一个正常人,会选择你还是选择上官家族?” 这是上官樱舞的决定。 这个决定着实让杨凡猝不及防。 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般若也有些吃惊的看着上官樱舞。 没想到这妞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明明对杨凡有感情,明明想跟杨凡在一起,可为什么却拒绝了杨凡的请求? 般若不明白了。 但是杨凡明白。 杨凡当然知道这妞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无比心疼的看着上官樱舞,用眼神询问道:“值得吗?” 上官樱舞却没有理会杨凡,因为,她的姐姐还在看着她,这妞的眼神越发流露出一股不屑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轻舞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她笑着说道:“妹妹,你总算是开窍了!” 上官樱舞嫣然一笑说道:“姐,我确实跟杨凡之间发生过一些事情,但那都是过去式了,这次回到了家族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之前是多么的任性,我相信会有更好的人在前面等着我,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将死之人呢?” 这话说的极其残忍。 杨凡苦笑了起来。 当然,这是在演戏。 “不错,看样子是我误会你了,好了,既然这件事情聊完了,那么,秦掌门,我们可否聊一些事秦家生死存亡的事情呢?” 说着,上官轻舞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秦家掌舵人秦上善。 “不知道今日上官小姐前来,代表的是上官家族?还是你自己本人!”秦上善问道。 “当然是我们上官家族!”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愿意听一听上官小姐所谓的秦家生死存亡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怎么,秦掌门,你打算让所有的人都听去?谁能保证这些人当中没有沈家的奸细呢?抱歉,我并非故意要刺激诸位,只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就像我们上官家族,奸细多的数不清。” “谢谢上官小姐的提醒,不过,我自问在场的每一个秦家子弟俱都不是什么软骨头,他们有起码的道德。” 这话明显是在嘲讽上官家族。 上官清舞岂能听不出来。 但她一点儿也不生气,不仅不生气,反而笑了笑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说了,三天前,我们上官家族本来想要跟沈家一起联手来对付你们秦家,或者准确的说是来灭你们秦家的,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意外的发现,沈家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尤其是沈天机跟沈富雄,抱歉,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是什么问题,但我可以保证,沈家的气数怕是要到头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上官家族显然不会在跟沈家联手,而我今日来此的目的,就是想来问一问秦掌门,若是我们上官家族愿意跟秦家联手来干掉沈家的话,不知道秦掌门意下如何?” 说着,上官轻舞笑咪咪的看着秦上善。 秦上善笑了笑,道了句:“谢谢上官掌门人的厚爱,也谢谢上官小姐不辞辛苦特意过来转达上官掌门人的话,可惜,我还是要说一声抱歉,我们秦家向来喜欢和平,对这种你干掉我,我干掉你的事情实在没什么兴趣,所以,让你失望了!” 上官轻舞似乎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局了。 她笑了笑说道:“无妨,只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请秦掌门接招吧,我相信很快您就会为今日所做出的决定付出一些代价的,妹妹我们走!” “慢走不送!”秦上善语气生硬说道。 这老头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