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一笔勾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一笔勾销

第1759章 话音刚落,杨凡便猛地追了上去。 但,对方的速度奇快无比。 顷刻间,已经在几十米开外。 很显然,他不想跟杨凡发生正面冲突。 或者说,他不想让杨凡知道他是谁。 杨凡奋力追踪。 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不管是从速度,还是别的方面来说,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可纵然是这样,却依然追踪不到对方。 这让杨凡有些心惊。 要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如此的逆天,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与对方的距离越来越大,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得凶残到什么样的程度。 杨凡有些郁闷了。 但,他并不灰心,继续追踪着。 很快,俩人便一前一后出了秦家。 只是,出了秦家没多久之后,便彻底的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杨凡很不甘心的又寻找了好一会儿,却没什么结果。 带着几分郁闷,杨凡回到了秦家。 “杨凡,怎么样?”刚回到秦家,般若便迅速问道。 杨凡苦笑了几声说道:“跟丢了!” “什么?丢了?”般若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道。 杨凡点头。 虽然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可是却也没办法。 因为,丢了就是丢了。 “杨凡,你已经如此的厉害了,可是却跟丢了对方,那对方得凶残到什么程度?”叶雪禅沉声问道。 杨凡说道:“很厉害,我从未见过如此凶残之人,但感觉不像是死士亦或者是沈家弑神堂的人。” “那会是谁?”般若迅速问道。 杨凡没有说话。 因为,他给不了这个问题答案。 叶雪禅这时说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绝世高手的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是敌还是友,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朋友倒也罢了,可若是敌人的话,那就糟糕了,从今往后,杨凡你得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对对对,雪禅说的对,若是敌人的话,那就真的糟糕了,可以遇见的是,从今往后,这些人将会疯狂的夺取你手中的戒指!”般若说道。 叶雪禅这时郁闷不已的说道:“我就不应该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的,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只是,只是没想到秦家竟然如此的不安全!” 说着,叶雪禅看了般若一眼。 般若略显尴尬的干咳了几声说道:“秦家以前也其实很安全的,只是没想到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不太平的事情。” “杨凡,现在该怎么办?”叶雪禅问道。 这妞第一次如此的六神无主。 因为这事关杨凡的人生安全。 一旦这个消息被泄露出去的话,那杨凡的生活从今往后都别想安宁了。 可以预见的是,有多少人想要开始疯狂的夺取杨凡手中的戒指。 “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没弱到任何人都可以宰割的地步!”杨凡笑了笑说道。 虽然杨凡也担心般若与叶雪禅所担心的事情会很快就发生,可是杨凡清楚的知道,绝对不能在俩个小妞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担心,不然的话,俩个小妞不定得多么的自责。 俩妞见杨凡说的轻松,一时间也就松了口气。 杨凡这时笑道:“好了,时候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俩妞俱都点了点头。 这一次,俩人没在要求跟杨凡一起睡,而是一起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杨凡独自回了房间。 但杨凡依然没有睡意。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清楚地意识到想要永立不败之地,那就得继续修炼。 所以,杨凡又开始了修炼。 而叶雪禅跟般若也没什么睡意。 俩人和衣而卧,躺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般若突然问道:“你睡了没有?” 叶雪禅轻轻的哼了一声。 算是回应了般若的话。 “你说今天晚上的到底是谁?” “不知道。”叶雪禅说道:“不过,我已经让人开始调查了!” “我们讲和吧。”般若突然说道。 叶雪禅微微一怔,却是沉默了。 般若却又继续说道:“若是我们继续这般对峙下去的话,杨凡肯定受不了,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讲和,不管杨凡最后选择了我们当中的谁,另外一个都要祝福对方,行不行?” 叶雪禅说道:“好!” “那么,你同意了?” “为什么不同意?”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其实咱俩也真是够笨的,按说咱俩该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墨墨的,可咱俩倒好,不仅觉得这事儿跟墨墨没什么关系,反而咱俩先乱了,这样可不行!” “是不行!” “所以啊,不斗了,好好的辅佐杨凡,争取做一个对他而言有用之人,至于其他的,无所谓了!” “你想明白了?” “嗯,想明白了,其实你说咱俩争什么,又有什么意思啊,该是咱俩的迟早是咱俩的,不是咱俩的话,这辈子都不会是。” “是这么个道理!”叶雪禅回应道。 “嗯,我其实就想跟你说这些,现在说完了,我也踏实了,可以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叶雪禅应了晚安。 随后,彼此便不在说话。 这一夜总算是过去了。 等到俩妞起床之后,去找杨凡的时候,可杨凡却已经不在房间了。 杨凡去哪儿了? 杨凡去给端木禅解毒去了。 这件事情拖了那么久,显然不可能在拖下去了。 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解起毒来更加的易如反掌。 这不,俩个小时的时间,杨凡彻底的给端木禅解毒完毕。 是真真正正的解毒完毕了。 也就说是说,端木禅已经彻底的痊愈了。 杨凡收手之后说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一次,你体内的毒真的被彻底的解除了,接下来,你可以大胆放心的生活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得跟你说一声抱歉,至于原因,我不想多做解释。” 端木禅没有言语。 此刻的他百感交集。 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端木禅突然说道:“谢谢!” 杨凡一怔。 端木禅又道了句:“过去的恩怨,我不在计较,你我从今往后互不亏欠,那么就此别过。” 说着,起身便走。 杨凡也未阻拦,随后将电话给端木禅的父亲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