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少废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少废话

第1762章 接到杨凡跟叶雪禅的是一个名为沈宏君的男子,年纪跟沈宏世相差无几,而且,长相也很几分类似。 估摸着跟沈宏世有着不俗的关系。 而且,据他自己介绍,他现在是沈家的大管家。 “欢迎欢迎!”沈宏君笑咪咪的说道。 客气的不像话。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沈大管家客气了!” “不不不,一点儿也不客气,其实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 “为什么?” “沈宏世是我的兄长。” 杨凡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难怪你与沈宏世如此的相像!” 沈宏君却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个哥哥运气不好,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 “我也觉得!” “杨凡,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感谢你吗?” 杨凡摇头。 沈宏君说道:“要不是你弄死我哥哥的话,我也没有机会坐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上来,所以你说我应不应该感激你?” 叶凡笑了笑说道:“是吗?” “当然,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是愿意站在你这边的!” 杨凡没有接话。 沈宏君上来就抛出了橄榄枝,这让杨凡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所以,杨凡没有接话。 沈宏君继续说道:“别怀疑我的诚意,当然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做打算,因为我知道,沈家迟早会被你拿下!” 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 当然,对于杨凡来说没什么,甚至杨凡也乐意听到这些话,但对于沈家来说,这就是吃里扒外了。 杨凡不知道这沈宏君到底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但杨凡越发觉得这家伙实在不值得信任。 试问,一个连自己家族都出卖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值得别人信任。 杨凡淡然一笑说道:“沈天机沈大掌门最近如何?” 沈宏君一边带路,一边说道:“说实话,并不好,沈家现在也有些乱!” “哦?为何而乱?” “不知道,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左右着这一切,闹的沈家现在人心惶惶的,很不对劲,大家都在说沈家要散了,沈天机跟沈富雄已经有三天没有露面了,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鸢鸢呢?”杨凡问道。 这才是杨凡最为关心的,其他人怎么样,杨凡根本就觉得无所谓,但鸢鸢他却很是在意。 别看这妞跟杨凡的关系闹的很僵,但,那是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杨凡并不讨厌鸢鸢,相反杨凡有些敬佩她,敬佩她为了自己的家族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只是杨凡也有些生气,生气鸢鸢实在是有些愚蠢,沈天机跟沈富雄明明就是对她图谋不轨,可她就是不相信杨凡的话。 “她啊?我已经至少半个月没有见到了。” “弑神堂呢?还在她的手中吗?” 沈宏君听了这话,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冲着杨凡笑了笑说道:“你觉得呢?” 杨凡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一个不好的念头顿时闪过。 直觉告诉他,鸢鸢很有可能已经出事儿了。 念及如此,杨凡沉声说道:“走吧,带我去见沈天机。” 沈宏君却笑道:“不急,不急,杨凡,我能与你商议件事情吗?” “什么事儿?” “你拿下沈家之后,我来帮你打理如何?” “这得看你的表现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还,我知道了,我想,我不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沈宏君冲着杨凡咧嘴一笑,随即加快了步伐。 站在了沈天机的房子前,沈宏君拿下了门铃之后,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出现在杨凡面前的竟然是沈小离。 沈小离还是老样子。 一切都没有变。 只是在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她的眼神中明显有着几分吃惊之色。 显然,她没想到杨凡会出现在这儿。 “你怎么来了?” “我来见你的父亲!”杨凡说道。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父亲今天上午已经去了上官家族。”沈小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真的假的?”杨凡问道。 沈小离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怒意,气冲冲的说道:“爱信不信!” 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杨凡扫了一眼沈宏君,那眼神明显在询问沈宏君你作为沈家的管家竟然不知道这事儿? 沈宏君当然明白杨凡这话的意思,他略显尴尬的看着杨凡,说道:“掌舵人的行踪,我是没资格过问的。” “沈富雄呢?”杨凡问道。 “恐怕,也一并去了吧!”沈宏君说道。 杨凡看着已经进了房间的沈小离,也没多想,快步追了上去。 “你进来做什么?”沈小离气呼呼的问道。 杨凡笑道:“好歹相识一场,你就这么厌恶我?” “你说呢?”沈小离生气的反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得跟你说声谢谢,上次的事情若不是你帮忙的话,我恐怕已经死在你们沈家了!” 上次杨凡跟叶雪禅来救唐雨诗的父亲时,沈小离曾经提醒过杨凡,所吃的解药一半是解药一半是毒药。 “我后悔自己那么做了,不然的话,我父亲也就不会被你下毒了。”沈小离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你父亲中毒了,所以我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想拿下沈家,但我劝你一句,别做白日梦了,也不怕告诉你,我父亲这次去上官家族,就是谈合作的事情去了。” “你们沈家跟上官家族不是已经合作了吗?” “那种合作不过是为了利益走到一起的合作,但这一次不一样!” 杨凡看着沈小离一脸冷漠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么多,既然你这么厌恶我的话,那么我现在就走,哦,对了,赵大奎最近怎么样?” “不知道!”沈小离越发冷漠的说道。 杨凡耸了耸肩出了房间。 沈小离看着杨凡的背影,眼神无比的复杂。 “沈大掌门,劳烦你带我去鸢鸢的家吧!”杨凡说道。 沈宏君听了这话,脸上闪过了一丝的不自然,他干笑了几声说道:“这个恐怕有些难!” “几个意思?” “杨凡,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故意跟你作对的,而是真的难,有件事情我隐瞒了你,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你隐瞒了我什么?”杨凡追问道:“可是关于鸢鸢的?” 沈宏君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就少废话,赶紧给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