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孤独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孤独

第1764章 别墅内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叶雪禅并非没有来过。 只是,当她再次站在这栋别墅的时候,心里边却依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杨凡,我们确定要住在这儿吗?”叶雪禅问道。 “怎么,你在担心?” “我不能不担心,毕竟你绑架了沈军,而且,我们现在就在沈家的大本营,我可以不在乎沈天机跟沈富雄,但是我却不能不在乎弑神堂,你现在的修为虽然有了新的突破,可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 “别担心,沈家不敢乱来。”杨凡笑了笑说道。 其实叶雪禅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这里是沈家的大本营,只是杨凡却清楚的知道,以沈富雄的个性来说了,他是断然不敢乱来的。 因为,这关系到沈军的生死,沈富雄就算是在怎么愤怒,也不可能拿自己儿子的生命开玩笑的。 “你确定?” 杨凡点头,笑道:“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叶雪禅笑了笑说道:“但愿不是惊吓!” “不能够!” “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火锅!” “行啊,我让我送过来!” 说着,杨凡开始拨打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叶雪禅吃上了热气腾腾的火锅。 俩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火锅喝着酒,那叫一个惬意。 “看的出来,你在落霞市的那段时光过的不错。” “还行!” “当初你应该带着我,让我也享受一下。”叶雪禅抱怨道。 杨凡笑道:“带着你的话,咱俩分分钟被追杀!” “我也可以易容啊!” “对不起,你长的太漂亮了,就算是易容也根本没办法掩盖你的绝世容颜!” 叶雪禅咯咯的笑了起来。 女孩子嘛,又有几个不喜欢听漂亮的话呢。 吃罢了饭之后,杨凡坐在泳池的边缘发呆。 时间过的着实不慢,这才多久的时间,一切竟然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想想曾经在这栋别墅内发生的一切,杨凡就觉得唏嘘不已。 这一刻,杨凡想起了唐雨诗,想起了柳冰,想起了沈小离,以及沈樱也就是上官樱舞等等。 “在想什么?” 正想着,叶雪禅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回过神,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在想一些过去的事情。” “你在落霞市,还有朋友吗?” “有啊!” “谁?” “柳文山。” 叶雪禅一怔,但很快,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暗淡了。 “怎么了?”杨凡问道。 叶雪禅说道:“其实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 “怎么了?” “就在咱们上次去沈家走了之后,柳文山就出事儿了。” “他怎么了?”杨凡忽地站了起来问道。 “被人弄死在了别墅内,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是谁下的手。” 杨凡顿时惊呆了。 他呆若木鸡的看着叶雪禅。 但,很快,一股无名的怒火便猛地升腾了出来。 杨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恐怖。 叶雪禅又说道:“我知道你与他的关系还算不错,就让人替他收了尸,葬在了三爷的跟前。” 杨凡突然很感激叶雪禅。 他抱住了叶雪禅,感激的说道:“雪禅,谢谢你,你知道柳文山葬在哪儿了吗?” 叶雪禅点头。 “带我去看看他吧!” 叶雪禅再次点头。 “其实我跟柳文山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在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边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儿,毕竟,他曾经也算是帮过我不少的忙!”叶雪禅驾车载着去柳文山墓地的时候,杨凡淡淡的说道。 “我明白!”叶雪禅说道。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最后跟我说过的那句话,他说,希望能够得到秦家的谅解,他愿意用自己毕生的时间来赎罪,可惜,我问过般若,般若告诉我,秦家不可能接受一个叛徒的,我本想好好的央求一番秦家,替柳文山完成他的心愿,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杨凡的语气有些伤感。 “这种事情也不是你能左右的,所以,你也无需自责!” 杨凡摇头说道:“我不是在自责,我只是觉得人生实在是太过于无常了,按说我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早就应该看破这一切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经历的越多反而越觉得迷茫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有多久?” “快到了,在等等!” 说着,叶雪禅加速。 杨凡点了点头,看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夜景,说道:“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眨眼睛就又是几个月过去了!” 叶雪禅笑了笑说道:“你今天晚上有些忧伤啊。” “确实,主要是柳文山的死实在是太过于突然,太过于意外了。” 叶雪禅说道:“我了解!” 杨凡不在说话,又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总算是到了。 这是一处荒山野岭。 叶雪禅解释道:“只有把他们葬在这儿,坟墓才不会被破坏,不然的话,恐怕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毕竟仇家那么多!” 杨凡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小土丘,以及简单的一个墓碑,顿时觉得唏嘘不已。 “雪禅,你说人这杯子活着到底是为什么?”杨凡突然问道。 叶雪禅没想到杨凡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杨凡却又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花四爷的墓前,说道:“四爷,当日我曾经答应过你弄死三爷的时候,来告诉你一声,前段时间忙的厉害,也没有时间,今天总算是找到时间了,三爷死了,被我的人弄死了,这下你可以安息了。” 说着,停顿了一下,杨凡又说道:“柳文山,我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做到的,总有一天,秦家会重新接纳你的,不过,现在你又跟四爷在一起了,想必以后的日子也不会无聊。” 杨凡就跟个话痨似得,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开始跟两个小土丘聊了起来,说着说着就笑了,说着说着就沉默了。 叶雪禅站在一旁起初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但,很快,她突然意识到杨凡很孤独。 她很想安慰几句,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雪禅就这样静静的站着,看着,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