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救救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救救我

第1765章 回去的路上,杨凡沉默不语,叶雪禅也没说话。 快到了别墅的时候,杨凡突然说道:“他们来了!” “谁?”叶雪禅问道。 “沈家的人,待会儿你自己注意安全,这免不了是一场恶战!”杨凡叮嘱道。 叶雪禅应了一声。 很快,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门口,别墅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叶雪禅看到了六七辆车停在了别墅里边。 将车停下来之后,俩人下了车,一前一后进了别墅。 杨凡看到了沈富雄,看到了几个不认识的人正坐在别墅的沙发上。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沈富雄顿时站了起来。 “小子,你过分了!”沈富雄面色阴沉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有点!”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把沈军交出来,现在交出来也不迟!”沈富雄冷冷的说道。 杨凡笑道:“嗯,我知道绑架人这种事情其实很卑鄙,但是没办法啊,鸢鸢不知道被你们弄到哪儿去了,我又找不到她,只能出此下策,这样吧,沈富雄你拿鸢鸢来换沈军吧,你放心,只要你把鸢鸢交出来,那我就把沈军交给你!” “混账东西,鸢鸢是被沈天机带走的,与我何干,你要真想救鸢鸢的话,理应去绑了沈小离。” 杨凡说道:“你说的对,我应该去绑了沈小离,可是沈天机是一个怎样的,我想你应该比我知道吧!” 一句话说的沈富雄顿时沉默了。 是的,沈天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沈富雄确实很了解。 也正因为了解,所以他沉默了。 “如此看来,你是同意我的条件了?”杨凡问道。 沈富雄却恶狠狠的瞪了杨凡一眼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沈天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那就更加不应该绑了沈军,因为就算我去求沈天机,沈天机也未必会用鸢鸢来交换沈军。” “你没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 “杨凡,我知道你实力不俗,成就不凡,可我们沈家也不是吃素的,我好言好语的跟你说话,就是不想撕破脸皮,但你要如此的不识抬举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能绑架沈军,我又何尝不能绑架你的人呢?”沈富雄阴森的说道。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当然可以,你当然可以绑架我的人,但,你要真那么做的话,我保证沈军的下半辈子会生不如死!” 沈富雄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杨凡的狠他是领教过的。 沈富雄沉默了。 但他的内心有些焦急了起来。 因为杨凡狠。 狠的让沈富雄都有些惧怕。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沈富雄说道:“杨凡,任何困难都不只有一种解决的办法,我相信这件事情也不只有一种解决的办法,若是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你放心我是带着足够的诚意而来的。” 杨凡笑道:“没什么好谈的,我要鸢鸢,你要沈军,那就带着鸢鸢来交换,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一周之内,不管你能否把远呀un带来,我都不会把沈军怎么样,但,若是过了一周我还没见着鸢鸢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另外,我的人马也在全力的搜寻鸢鸢的下落,一旦被我的人率先找到鸢鸢的话,那沈军的处境可就真的不妙了!” 杨凡的声音不大,而且,还带着几分笑意。 可就是坚决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沈富雄知道杨凡能说出这样的话,表示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相信自己在怎么谈也不会有结果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回去跟沈天机谈,念及如此,沈富雄起身说道:“好,我信你一次,一周之内我会把让人给你带来的!” “如此最好!”杨凡笑道。 沈富雄深深的看了杨凡一眼,随后转身离去。 走的特别的利索。 杨凡看着他的背影,笑咪咪的面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的阴沉。 “杨凡,你觉得沈富雄会把鸢鸢交出来吗?”叶雪禅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会!” “这么自信?” “不是我自信,而是我清楚的知道沈军在沈富雄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无上至宝,相信为了沈军,沈富雄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这点我同意,你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另外让你的人加把劲,若是能在沈富雄跟沈天机谈好之前找到鸢鸢的话,那我们手中就多了一张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雪禅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已经让人竭尽全力的搜寻鸢鸢的下落!” 杨凡应了一声。 叶雪禅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杨凡,你后悔吗?” “救鸢鸢这件事情吗?” 叶雪禅点头。 杨凡笑道:“确实,她对待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但我并不后悔,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毕竟我们曾经是朋友,虽然闹翻却也是因为彼此立场不同的缘故,所以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拼尽全力的!” 杨凡笑了笑说道:“谢谢!” “谢什么,你我之间需要这样的客套话吗?不过坦白的说,你对鸢鸢真不错!” “说的好像我对你们不好似得!”杨凡故作生气说道。 叶雪禅笑了笑说道:“我没说你对我们不好啊。” “那你吃醋了?”杨凡突然问道。 叶雪禅俏脸瞬间绯红一片,故作生气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谁吃醋了。” “没有吗?”杨凡笑咪咪的反问道。 “算了,不理你了,我要去睡觉了!” 说着,便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杨凡笑道:“把门锁好,小心我半夜溜达进去!” “去死!”叶雪禅头也不回的骂道。 杨凡笑了笑,起身走到了酒柜前,拿了瓶威士忌,躺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别墅门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响起。 铃声响的有些犹豫不决。 会是谁? 杨凡放下了手中的威士忌,起身出了别墅。 走到了别墅大门口,杨凡打开了大门。 一张让杨凡颇为意外的面孔出现在了眼中。 杨凡一声冷笑说道:“是你!” 对方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杨凡的面前,面色痛苦祈求着说道:“杨凡,求求你,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