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反目成仇?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反目成仇?

第1769章 爵士酒店的一切依然是杨凡记忆中的样子。 迎接杨凡到来的是沈天机同赵大奎,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杨凡本以为沈富雄也会出现的,可不曾想,他没有出现。 这样的情况不免让杨凡开始怀疑,这沈富雄是否已经跟沈天机闹翻了。 如果真的闹翻的话,这对于杨凡来说,当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虽然是为了彼此的利益,可也是朋友。 而且,眼前的情况也给了杨凡一点儿灵感。 他打算待会儿试探一下沈天机。 “杨凡,好久不见!”沈天机笑眯眯的说道。 他的肤色极具光泽,一点儿也不像是身患重病之人。 但杨凡却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力不从心之色。 这正是中毒的迹象。 看样子,这沈天机是在强撑。 杨凡笑了。 “老爷子身体还不错吧!”杨凡故意问道。 沈天机的眼神中迅速的闪过了一丝丝的隐藏的很好的怒意,只不过,表面上却依然笑眯眯的说道:“托你的福,还不错!” “那就行,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毕竟你也知道,我是医生,而且,医术还算不错。” “嗯,我会的。” “对了,沈富雄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他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来。”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昨天他还跟我见面了呢。” 沈天机没有接杨凡的话,只是笑了笑说道:“叶小姐今日也是光彩照人啊!” “谢谢!”叶雪禅淡淡的说道。 “酒菜俱都已经备好了,里边请!”沈天机笑道。 杨凡也不客气,牵着叶雪禅的手朝着里边走去。 酒店内部一切都是老样子,进了包厢之后,沈天机给杨凡抛了支烟过来,杨凡笑道:“戒了!” “难得!”沈天机笑道。 杨凡说道:“一些不好的习惯自然的摒弃,就像一些不好的人,也得敬而远之。” “老弟这话是有所指啊。”沈天机笑道。 “确实。” “我还是喜欢你叫叶凡的时候。” “是吗?为什么?” “锋芒都藏了起来,不像现在,太耀眼了。”沈天机说道。 “这算是夸赞吗?” “当然!” “那我得谢谢你!”杨凡笑道。 “客气了不是,对了,李金城去找你了?” “嗯,找了!” “怎么说?” “老爷子这事儿我觉得你应该清楚的很。” 沈天机笑了笑说道:“他现在穷鬼一个,只剩下一个空壳公司了,我不认为他有钱能够请的动你!” “是吗?没准我愿意做一回好人呢?”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沈天机笑不出来了。 他突然好像换了一张脸似得说道:“杨凡,我一直觉得我们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应该成为敌人,你想要沈家,拿去就是了。” 这话一出,杨凡着实意外。 不过,很快,杨凡便笑了。 因为,他突然觉得沈天机的话,完全就是在扯淡。 若是他真的舍得将沈家给自己的话,恐怕早就给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再说了,他怎么舍得把沈家拱手让人呢? 蛰伏了十年,只为彻底掌控沈家的他,显然不会轻易把沈家交给旁人。 “沈家就算了,鸢鸢交给我就行!” 沈天机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也在笑。 “看来,你跟鸢鸢关系不错!” “其实坦白的说,也就那样,是有人托我救她,你也知道,我跟军方的关系还算不错,而鸢鸢可是一名实力不俗的特种兵!” “这倒也是,只可惜,我却也不知道鸢鸢去哪儿了,他已经消失一周的时间了!” 沈天机肯定不会说实话的,杨凡也没指望他说实话。 “是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杨凡故作遗憾的说道。 “是挺遗憾的,不过,算了,不说他了,我们说一说李金城吧。” “李金城这事儿也没啥好说的,我已经答应了他,自然就要做到。” “那要是这么说的,你是铁了心要与沈家,与我为敌了?” “老爷子,说的好像咱们一开始不是敌人似得。” 沈天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笑道:“得,难得聚在一起,来喝酒吧,这些凡尘俗事今天不说,如何?” “好!”沈天机笑道。 不管彼此之间有多么大的恩怨,但,坦白的说,沈天机是欣赏杨凡的。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要把杨凡说入麾下,可惜的是,彼此注定是敌人。 酒是好酒。 沈天机特意准备的。 杨凡喝的很是肆无忌惮。 叶雪禅则一滴未沾。 赵大奎也没喝。 这小子一个劲儿的在跟叶雪禅套近乎。 杨凡起初还觉得无所谓,但后来见叶雪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便笑道:“赵大奎,别套近乎了,叶雪禅是我的,你没戏!” 赵大奎顿时面红耳赤的说道:“老大,你已经有苏白墨了啊!” 一句话也说明了他的心迹。 杨凡还没来得及说话,叶雪禅便不咸不淡的回应道:“没关系,我并不在乎做小三。” 这话打击的赵大奎彻底无语。 杨凡笑而不语,继续喝酒。 “还是跟你喝酒痛快,杨凡,若我们不是敌人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不过,就算是敌人,我依然很欣赏你,可以说,你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为惊才绝艳的年轻人,有的时候,我都讨厌我为什么是沈家的人。”沈天机说道。 这是在示弱吗? 杨凡不知道,但杨凡知道,沈天机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也是一个阴险奸诈之人,他的话,就当是个笑话听一听就行了。 谁信谁是傻子。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也讨厌我为什么是杨凡呢!” “你小子,虚伪!杨凡有什么不好,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成为你,可惜,不管是天赋还是实力都差了你十万八千里。” “得,咱们就别相互吹捧了,老爷子,你给我交个底儿,沈军你救吗?” “你觉得呢?我若是救了他的话,大奎怎么办?其实这也是我今天要请你吃饭喝酒的原因之一,我得谢谢你,谢谢你替大奎解决了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杨凡鬼魅一笑,继续说道:“沈富雄要是知道老爷子你的心思的话得吐血!” “那就吐吧!”沈天机不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