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你恨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你恨我?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 若是一直磨磨唧唧的话,那就只会磨磨唧唧,你若是落落大方的说开的话,那就会变得很是坦然。 萧媚喜极而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杨凡的她这些年来过的实在是煎熬,尤其是看着杨凡跟苏白墨在自己面前恩爱的样子,萧媚就更加觉得打击。 但现在不一样了。 自己终于也可以跟杨凡在一起了。 没有什么比的上这件事情带给萧媚的感动。 “好了,不哭了,等我忙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去找你们!” 萧媚连忙点头,脑袋中乱哄哄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杨凡又叮嘱了几句之后,彼此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坦白的说,解决了萧媚的这件事情之后,杨凡也觉得自己整个人舒坦了不少。 别的不说,最起码以后跟萧媚在一起的时候,再也不会尴尬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直到深夜时分,叶雪禅才回来。 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漂亮的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的凝重,杨凡问道:“怎么了?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叶雪禅淡淡说道。 杨凡不用听她说话也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 本以为叶雪禅会告诉自己,毕竟俩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可不曾想,叶雪禅竟然不说。 这让杨凡多多少少有些郁闷。 “好,既然没事儿的话,那就早点休息!”杨凡笑了笑说道。 杨凡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勉强别人的人。 既然叶雪禅不想说,那杨凡就不勉强她了。 “嗯!”叶雪禅点了点头。 迅速的看了杨凡一眼之后,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杨凡喝罢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之后,笑了笑说道:“有点意思!” 等到开始修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在修炼之前,杨凡给叶雪禅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上写道:遵从内心。 简单的四个字,让收到了短信的叶雪禅顿时泪流满面。 是的,叶雪禅没有休息。 她当然不会休息。 因为,今天晚上上官轻舞跟她说的话,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以至于到现在了,叶雪禅都还没有回过神。 叶雪禅第一次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回来之后从见到杨凡到现在收到了杨凡发来的短信,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叶雪禅一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杨凡没有收到叶雪禅的回应。 他开始修炼。 就算是最亲密的人也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所以,叶雪禅没有回应杨凡也并没有觉得怎么样。 但杨凡还是有些担心叶雪禅。 因为她太不正常了。 认识这么久了,杨凡第一次觉得叶雪禅如此的反常。 可他只能等,等待着叶雪禅自己说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修炼进展的很是顺利。 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杨凡的身体就好像是一块儿巨大的海绵疯狂的收集着天地间的那股神奇的气息,对,就是这样,自从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杨凡每次修炼的时候,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气息不断的被吸入自己的体内,然后迅速的聚集在丹田之处,到最后熔炼成属于自己的气息。 这是一个神奇的过程,也是一个让人费解的过程。 但杨凡并不在意,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太多的事物是杨凡不知道的,所以,他并不在意,他只想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更大的提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倩影悄声无息的闪入了杨凡的房间内。 露出的眼睛无比复杂的看着杨凡。 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开始脱衣服,一件又一件。 杨凡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 正要翻身站起来,可是拿到倩影却已经将杨凡揽入了自己的怀中,死死的抱着杨凡。 一股奇香扑面而来。 香味儿让杨凡有些眩晕的感觉。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雪禅,你要干什么?” 是的,来人正是叶雪禅。 此刻的她好像是下了巨大的决心似得死死的抱着杨凡,也不说话。 杨凡猛地用力。 浑身疲软,竟然没有一丝的力气。 杨凡一惊。 刚才叶雪禅扑来的那一瞬间,杨凡嗅到了一股奇香的味道,杨凡知道那味道必定不对劲,可是没想到如此的凶残。 “雪禅,你告诉我,是不是上官轻舞让你这么做的!” “是!”终于叶雪禅沉声说道。 杨凡又问道:“ok,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雪禅没有言语,只是又抱紧了杨凡。 情况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杨凡暗中又使劲了一番,可是却依然没什么反应之后,杨凡放弃了试探,他迅速的开始调整自己的策略,因为杨凡知道,上官轻舞没准很快就会到了。 说不定来的不仅仅是上官轻舞,还有其他人。 她们煞费苦心的设局,不就是想弄死自己吗? “雪禅你听我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告诉你,我中毒了,而且,毒性很强大,我现在没有一点儿力气,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估摸上官轻舞很快就要来了,然后,等待我们的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想你也不知道,所以,你现在必须放开我,不然,我们都得死!” “杨凡,对不起,我不能放!” 叶雪禅的声音中带着哭泣的声音。 杨凡明白了,叶雪禅是知道自己中毒了。 “所以,你是知道的,对吧。”杨凡说道。 叶雪禅没有说话。 但,这个时候的沉默便是默认。 “为什么?” 叶雪禅依然沉默。 杨凡又问道:“你恨我?” “不!” 这一次,叶雪禅总算说话了。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不恨我,却又为什么这样的害我呢?” 叶雪禅哭了。 放声哭了出来。 伴随着她的哭泣,也终于放手了。 叶雪禅开始穿衣服。 一件又一件。 终于,叶雪禅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房间内的灯打了开。 但,开灯的却并不是叶雪禅。 “我父亲还活着!”开灯的那一瞬间,叶雪禅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