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明白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明白

第1784章 白狼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杨凡的话语中带着怀疑的味道。 但,杨凡的眼神却是越发的犀利,他并非真的想怀疑白狼,只是,他的话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杨凡记得自己问过叶雪禅,叶雪禅告诉过杨凡她是开车来的。 从落霞市通往沈家后山的路只有这么一条,也就是说,叶雪禅肯定经过了这里。 可现在白狼却告诉杨凡,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有车经过。 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当中有人说谎。 杨凡不相信叶雪禅会说谎,当然他更加不相信白狼会说谎。 毕竟是跟自己出生入死了那么多年的兄弟。 只是现在的情况非同一般,杨凡不敢大意。 “不,我并不怀疑你,我只是觉得好奇。”杨凡淡淡的说道。 白狼略显激动的说道:“老大,自从接到了你的电话之后,我就亲自坐镇,确确实实没有一辆车经过!” 白狼说的无比认真,由不得杨凡怀疑。 杨凡沉声说道:“走,回别墅!” 白狼没有废话,迅速的打开了车门。 杨凡上了车之后,一行人迅速的朝着别墅奔去。 回去的路上,杨凡说道:“叶雪禅曾经来过!” 正在忐忑不安的开着车的白狼猛地一惊。 杨凡又说道:“她是开车来的!” 白狼的手在颤抖。 他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声音更是颤抖的说道:“老大,我真没看到有车经过,这点你可以去问咱们血煞的兄弟们。” 白狼当初从血煞调集了两百人左右,现在这些人就跟随着他。 杨凡说道:“不用,我相信你!” 白狼的心中那叫一个感动,都不知道感动的该说什么了。 杨凡却又继续说道:“只是,这事儿太过于蹊跷,因为你我都知道,来沈家后山这边只有一条能通车的路!” 白狼连连点头说道:“我知道,这几天我已经让兄弟们把沈家周边的情况都摸索清楚了,在这边确实只有这一条能走车的路。” “所以,现在这事儿非常蹊跷!” 杨凡没有直说,你们俩人当中有人说谎。 但白狼何等的聪明,岂能不明白杨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沉默了。 杨凡这时淡淡的说道:“专心开车!” 白狼重重点头。 坦白的说,杨凡相信叶雪禅,更加的相信白狼。 可今日这情况着实诡异。 除了用有人假冒叶雪禅来解释这件事情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更加合理的解释了。 所以杨凡想回别墅去看看。 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人在假冒叶雪禅。 因为,这不仅仅是关系到叶雪禅的安危,也关系到了鸢鸢的安危。 想到了鸢鸢的时候,杨凡又有些揪心,这妞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刚才太过于匆忙,没有给诊断一番,本想着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在给鸢鸢诊断,可不曾想,这妞竟然随着叶雪禅一起消失了。 白狼将车开的很快,他知道这事儿对于自己来说非同一般。 很快,别墅到了。 杨凡第一个跳下了车。 他迅速的进了别墅。 可惜的是,找遍了整个别墅都没能找到叶雪禅。 直到现在,杨凡才意识到,叶雪禅是真的出事儿了。 可这妞的出事儿直接扩大了白狼的嫌疑。 好在杨凡并非是多疑之人。 白狼虽然嫌疑最大,但,这也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在事情没有彻底的调查清楚之前,杨凡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兄弟。 “杨凡,所以鸢鸢也消失了吗?”一直沉默不语的阿义突然问道。 杨凡点头说道:“消失了!” “你不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杨凡反问道:“鸢鸢对你重要,对我何尝不重要。” 阿义沉默了。 杨凡转身冲着白狼说道:“白狼,传我的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叶雪禅跟鸢鸢的下落,一旦有消息,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白狼迅速说道:“明白,老大!” 说着,便开始传达杨凡的命令去了。 杨凡说道:“来吧,我给你解毒吧,这是目前来说最为关键的事情,我相信就算是有人挟持了鸢鸢跟叶雪禅你也无需担心他们的安全,因为,对方是冲着我来的,既然是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不会死,明白我的意思吗?” 阿义当然明白。 因为,只有叶雪禅跟鸢鸢活着才能更好的要挟杨凡。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阿义说道:“谢谢!” 这一句谢谢当然是感谢杨凡为他解毒。 杨凡没有说话,迅速的捏住了阿义的命脉,整个过程快若闪电。 若不是杨凡说过要为他解毒的话,阿义还以为杨凡又要攻击自己了。 一股清凉之意顺着阿义的奇经八脉流淌,那叫一个舒坦。 这是杨凡体内修炼出来的那股气息。 也是治疗阿义体内之毒的气息。 时间很快过去。 几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大亮,杨凡撒手说道:“好了,你体内的毒已经彻底的解除了。” 阿义再次说道:“谢谢!”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阿义不在说话。 杨凡将白狼叫了进来。 在杨凡给阿义解毒的时候,白狼曾经进来过一次,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但那个时候,杨凡正在专心的为阿义解毒,也就没有过问。 很快,白狼进来了。 “老大,有何指示?” “你有事儿汇报?” “财神爷刚你打电话了。” “有事儿?” “想必是有事儿,因为他让我告诉你,一旦有时间了,要尽快给他回个电话!”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你加快寻找叶雪禅的力度!” “明白!” 说着,白狼退了出去。 杨凡扭头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很快,财神爷接了起来。 “老大,你可算是有时间了啊!!”电话那头的财神爷那叫一个郁闷的说道。 “出什么事儿了?” “方建红说是今天中午杨麒麟要请我吃顿饭,但我想着这恐怕是鸿门宴,因为,杨麒麟已经找过我不止一次。” “鸿门宴就鸿门宴呗,怎么你怕了?” “靠,怕个毛线啊,我打这个电话只想是跟老大你汇报一声,另外,若我有什么不测的话,老大你可千万要记得给我报仇啊!” 财神爷说的很是轻轻,甚至带着调侃的意味。 只是杨凡却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丝恐惧的味道。 是的,财神爷似乎在害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