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拉钩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拉钩

萧媚喝醉了。 但,这妞的酒品不错,尽管喝多了,可是却不胡闹,一直微笑着面对所有人。 这或许也是一个可以让她暂时忘记一切的办法。 回到了别墅之后,本以为这妞就会去睡觉,但,萧媚却说什么都不肯睡觉。 杨凡知道她的心里边难受,便使了点手段,将她弄的昏睡了过去。 “她不会有事儿吧!”苏白墨略显担心地问道。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儿的,六个小时之后,她会自动醒来,到时候差不多会是晚上八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解药也会在那个时间段送过来。” “解药?哪儿来的解药?” “当然是媚儿的师傅给的。” “她愿意给?” “不愿意也得愿意。”杨凡冷冷说道。 苏白墨明白了,杨凡必定是使出了非同一般的手段,不然的话,萧媚的师傅怎么肯乖乖的把解药送过来。 苏白墨松了口气。 因为,这表示,萧媚有救了。 不过,杨凡很快就给这妞泼了一盆冷水。 “墨墨,这件事情有太多的变数了,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不过,就算解药送不过来,我也会全力救治媚儿的!” 苏白墨点了点头。 随后看了萧媚一眼,这才出了房间。 杨凡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一时间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算计着,这个点应该到了萧媚的师门。 但,电话不通,这让杨凡有些意外。 如果不是没有信号,那就是事情出现了变故。 杨凡悬着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得最好最坏的打算了。 一下午杨凡在不安中度过。 李天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 “老弟,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做到了。”电话那头的李天带着几分郁闷的味道说道。 “知道了!”杨凡淡淡的回应道。 如果萧媚没出这么一档子事儿的话,杨凡没准还会吃惊一下,但,现在杨凡的心里边装的都是萧媚的病情,对于李天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为我们家老爷子治疗!” “再说吧!” 说着,杨凡便挂了电话。 杨凡现在可没心思跟任何人讨论任何事情。 如果萧媚的身体能够安然无恙的话,倒也罢了,但,要是这妞出点什么意外的话,杨凡才没心思去给别人治疗。 电话那头的李天着实愤怒不已,简直是杀气腾腾,着实没想到一个赤脚医生竟然如此的嚣张。 若不是老爷子的身体要紧的话,李天真恨不得带着人去狠狠的收拾杨凡一顿。 说起这事儿来,可真是憋屈。 堂堂一个省份的地下世界老大竟然被人逼的去裸奔,还有比这更加丢人的事情吗? 尽管李天在裸奔的时候,已经把路全部封死,但,不知道那个缺德鬼还是把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发到了网上,幸亏是在大晚上,对方的相机像素垃圾,没拍清楚李天的正脸,不然的话,这人可就丢大了。 但,饶是如此,李天的心里边还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新仇加旧恨,这下好了,俩人的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 吃罢了晚饭之后,杨凡的心中越发的忐忑,在此期间,他给白狼连续打过三个电话,可手机俱都不通。 杨凡隐约意识到,解药是不可能拿到了。 他知道,自己得做好在萧媚体内生死令爆发的那一瞬间然后为她治疗的准备了。 见杨凡的脸色着实不好看,冰雪聪明的苏白墨顿时明白了。 看样子,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别墅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就连宝宝都感觉到了。 这妮子本就聪明,只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师傅,我怎么觉得你跟我姐还有萧媚三个人都怪怪的,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的事儿,你安心修炼就是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宝宝还小,很多事情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 “哦,那为什么别墅的气氛这么压抑啊!” “有吗?我怎么觉得很轻松啊!”杨凡笑道。 “好吧,我去修炼了!” 杨凡点了点头。 萧媚醒来比杨凡预计的迟了半个小时,醒来之后的这妞捂着脑袋,酒后的缘故,脑袋有些疼。 她坐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 距离生死令的爆发不足四个小时。 萧媚本来以为自己会惶恐,会彻底的绝望。 但,醒来之后,这妞才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自己了。 她的内心很是平静。 平静的看着房间内的一切,但眼神却是留恋至极。 没办法,如果可以活着,谁想死。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敲门的声音响起。 萧媚知道是杨凡。 便应了一声进来。 果然是杨凡。 见萧媚醒来了,杨凡便笑了笑问道:“你醒了?” 萧媚点了点头。 “饿不饿?” “不饿。” “哦,想去游泳吗?今天的天气不错,泳池内的水被晒了一天,很温暖!” 萧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啊,你等我一下,我换泳衣!” 杨凡应了一声出了这妞的房间。 在泳池边儿上等了十多分钟之后,萧媚裹着硕大的浴巾出来了。 浴巾将她的全身上下都紧紧的包裹着,杨凡笑着打趣道:“包裹的这么严实啊,我还想趁机一饱眼福呢!” “你想的美!”萧媚说道。 说着,丢掉了浴巾直接跳入了水中。 萧媚还是得感激杨凡。 因为,在水中流泪没有人能看的到。 是的,萧媚不争气的哭了。 她并不想这么软弱,可是一想到三个小时之后,自己就要跟这个世界告别了,眼泪怎么也忍不住。 站在岸上的杨凡看着好像是一条美人鱼的萧媚在水中畅快的游走,心中又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的难受。 但,杨凡知道,自己必须得笑,不能让萧媚看到自己悲伤的一幕。 畅游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萧媚上了岸。 杨凡随即将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 “小心着凉!”杨凡关切地说道。 萧媚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真想感激我的话,回头一定要把游泳教会我!” “好啊!”萧媚下意识地说道。 “那就拉钩。” “幼稚!”萧媚笑骂道。 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肆虐了。 “杨凡,到时候给我一个痛快吧,这样的话,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滚!”杨凡怒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