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还有一个人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还有一个人

第1808章 对方来势凶猛,一看就是打算拼命。 沈小离虽然也经历过不少的危机,可是像今日这般凶险的却还是第一次。 所以,这妞有些慌乱,有些紧张。 相对来说,杨凡就淡定的多了。 因为像此刻的这种事情杨凡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次了。 “别怕,最坏的结果就是两车相撞,我们此刻的速度也没有到了一个特别离谱的境地,所以,死不了!” 这么一说,那沈小离还真的没有那么的紧张了。 这妞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的车。 等到俩车快要相撞的那一瞬间,沈小离猛地打方向盘。 千钧一发之际,俩车错了开。 檫肩而过的瞬间,杨凡看到了对方车内坐了三个人,俱都是杀气腾腾的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是沈小离踩了刹车。 杨凡第一时间跳下了车。 敢在沈家地盘闹事儿的可不是一般人,杨凡倒要看看对方是什么人。 所以,杨凡下了车。 沈小离跟杨凡的想法不谋而合,这妞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不知死活。 不过,等到对方也下了车的那一瞬间,杨凡便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不错,是上官家族的死士。 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杨凡反而越发的淡定了。 “上官轻舞现在人在京城,在出手之前,我想你们应该先给她打一个电话!” 很显然,杨凡以为这些家伙就是为了上官轻舞而来。 只是,这一次杨凡猜错了。 杨凡的话音刚落,对方三个便齐齐扑了上来。 速度那叫一个凶残。 “上车!”沈小离突然喝道。 这妞有些后悔了。 好端端的停车做什么。 也真是大意,虽然这地方距离沈家已经不过十来公里,可这毕竟还没有到了沈家。 自己虽然是弑神堂的掌舵人,可也没有到弑神堂的人啊。 而且,最让沈小离后悔的是,自己下车也就算了,还把杨凡也拖下了水。 所以,情急之下,沈小离喊出了这句话。 但,杨凡不为所动。 杨凡的字典中可从来都没有认怂这俩个字,不管境界有没有突破,也不管手中还有没有毒针,杨凡都不曾惧怕过。 “你先走,我殿后!”杨凡不慌不忙的说道。 原本要上车的沈小离在听到了这话之后顿时就停了下来。 这妞站在距离杨凡不到三米的地缝,冲着那三个扑上来的家伙呵斥道:“我警告你们三个,我是沈家弑神堂的掌舵人沈小离,你们若是敢乱来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本以为这话会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毕竟是沈家的弑神堂,就算是上官家族的掌舵人听到这话也得考虑考虑,但可惜的是,这话并没什么作用。 对方扑上来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这一幕让杨凡意识到,今日对方来就是打定注意要自己命的,不然的话也就不敢连沈小离话也不放在心上了。 杨凡屏气凝神,将昨天晚上从白狼那里拿到的银针反扣手中,等到对方将要近身之极,猛地打了出去。 漫天的银针宛若暴雨一般,密不透风的朝着那三个扑来的家伙打出去。 突如其来的袭击顿时让这三个家伙有些懵。 但,很快,他们便反应了过来。 毕竟也是顶尖高手。 却是见中间的那个家伙猛地擒住了自己左右的那俩个家伙,用他们的身子挡在老子的面前。 下一秒,惨叫声传来。 那两个替死鬼被针扎的好像是刺猬似得,鬼哭狼嚎的躺在地上打滚。 开玩笑,这可不是简单的针,这可是喂了剧毒的。 虽然不至于马上就毙命,但,眼睛中的那几针已经足以让他们要死要活了。 “没想到这上官家族的死士中竟然也有如此卑鄙无耻之徒,看样子,我得让我的父亲好好的过问一下这件事情了,好好的问一问你们上官家族的掌舵人到底是怎么管自己的人的。” 说着,沈小离便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余下的那个家伙见状猛地就要扑上来。 杨凡扬了扬自己的手。 这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 更何况,手中那刺眼的毒针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家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一双眼睛杀气腾腾的盯着杨凡,甚至是杨凡背后的沈小离。 看的出来,沈小离刚才的话还是奏效了。 杨凡那里知道,沈小离的一句话算是戳中了对方的软肋,因为,这三个上官家族的死士压根就不是上官家族的掌舵人派遣出来的。 而是上官轻舞的哥哥上官正飞派遣来的。 若是这事儿真的让掌舵人知道的话,必定会好好的训斥上官正飞,而上官正飞一旦被训斥的话,那自己的日子显然也就不好过了。 所以,这个家伙才有些着急了。 不过,杨凡手中捏着毒针,让这家伙不敢乱来。 沈小离很快打完了电话。 略显得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杨凡这时说道:“你先上车吧!” “杨凡,我们一起走!” “放心吧,你上了车之后,我很快就上车。” 沈小离还想说什么,但杨凡却坚定的说道:“听话!” 这话带着命令的味道。 沈小离不敢不从,便赶紧上了车。 随后杨凡也上了车。 很快,俩人绝尘而去。 “我刚才跟我父亲通电话的时候,我父亲说,这些人肯定不是上官家族的掌舵人派遣来的。” “当然不是,这些人也不是上官轻舞派来的。” “那会是谁?” “没准是上官轻舞的哥哥。”杨凡笑了笑说道。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我听我父亲说过,上官家族掌舵人的几个孩子明争暗斗的特别厉害!” “到了那个层面,不争才不现实。”杨凡淡淡的说道。 “对了杨凡,我可是知道你的境界有了新的突破的,刚才就剩下那一个家伙了,你怎么不出手,我觉得你完全打的过他,拿下了他之后,可以从他口中套一些话出来!”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对付他我确实有几分胜算,事实上,我也打算要出手了,可是,你或许没有发现,刚才现场除了我们几个之外,还有一个人。” “什么?还有一个人?”沈小离吃惊的看着杨凡问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