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你确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你确定?

第1816章 那黑衣人听了这话,不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确定?” 他的声音低沉,沧桑,且带着满满的杀气,有种狠狠压迫人的感觉。 杨凡耸了耸肩。 对方突然就动了。 整个人宛若移动的山岳。 杨凡只觉得眼前一晃,对方便已经欺到了跟前。 随后,巨大的力道袭来。 杨凡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宛若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最后狠狠的撞击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原本坚硬的墙壁此刻就好像是泡沫制成的,被杨凡的身子狠狠的撞碎。 一切都太突然。 突然的让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狼狈不堪的被击飞了。 落地之后的杨凡真要挣扎着站了起来,对方便又欺到了跟前,杨凡被击飞时反扣在手中的银针在这个时候打了出去。 对方的身子一闪,便轻描淡写的躲闪了过去。 杨凡本想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可惜的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给本就不给杨凡任何躲闪的时间。 “雕虫小技!”对方冷冷的喝道。 说着,大手突然就擒住了杨凡的脖颈。 随后就把杨凡整个人提了起来。 这是杨凡从未遭遇过的事情。 以往都是杨凡用这样的招数擒住对方,可没想到今日竟然被对方擒住了脖颈。 但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对方擒住了杨凡的脖颈之后,猛地一用力,杨凡便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此时的杨凡,犹如被丢弃到了岸上的鱼。 但杨凡不肯束手就擒。 他开始反击。 手中的银针猛地朝着对方的腰部刺去。 那家伙也不躲闪,擒着杨凡脖颈的手猛地用力。 窒息的感觉瞬间让杨凡失去了一切力道。 手中的银针在即将要刺中对方腰部的那一瞬间,突然失去了力道,杨凡手中的银针掉在了地上。 大脑的缺氧让杨凡的思维变得缓慢。 杨凡开始闭气。 这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不然的话,迟早会因为缺氧而挂掉。 但,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脖颈之处的痛让杨凡有些承受不了了。 杨凡并不怕痛。 只是眼前的这种痛带着死亡的味道。 杨凡不是没有经路过生死,不是没有感受过死亡的味道,只是眼前的这种感觉却是从未有过的。 很难受。 身体当中有股力量被死死的压制着,特别的憋屈。 这股力量被压制的越来越狠,到最后杨凡几乎觉得自己的胸膛要爆炸了。 慢慢的,杨凡的意识开始薄弱,思维开始停顿。 仿佛一切就要结束了。 但,一切又没有结束。 体内一股清凉之气从丹田之处慢慢的升腾了出来,迅速的朝着四肢百骸涌去,很舒服,舒服的让杨凡觉得仿佛置身云端。 慢慢的这股清凉之气变成了一股暖流,这股暖流开始在杨凡的身体内游走。 擒住杨凡脖颈的那家伙似乎察觉到了这一切。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差异之色。 随后,便又要用力。 可就在这个时候,破空的声音突然传来。 呼啸而来的子弹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擒住杨凡那家伙身子瞬间紧绷,躲闪的瞬间,他撒手将杨凡丢到了一旁。 杨凡感受到了空气。 他开始贪狼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与此同时,体内中的那股暖流瞬间消失,与此同时,所有的痛也一并消失。 意识逐渐清醒,杨凡知道自己活过来了。 杨凡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之后,甚至伸了一个懒腰。 仿佛刚才就只是在那里睡了一觉似得,浑身舒坦。 “谢谢!”杨凡冲着站在一旁的上官轻舞笑了笑说道。 上官轻舞摆了摆手,道了句:“不客气!” 是的,刚才的那一枪是上官轻舞开的。 以上官轻舞的身份背景搞一把枪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救了杨凡。 杨麒麟很是不解。 “为什么?轻舞,为什么这么做?”杨麒麟问道。 虽然杨麒麟一开始也没真想干掉杨凡,他不过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强迫杨凡就范。 可让杨麒麟没想到的是上官轻舞竟然会出手救杨凡。 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这让杨麒麟很是不解。 “不为什么,这家伙现在还欠我一条命,我想就算是死,他也得死在我的手中。”上官轻舞轻描淡写的说道。 说着,笑了笑。 杨麒麟似乎来了兴趣。 他笑问道:“是吗?他什么时候欠你一条命了!” “就这段时间,你可能不知道,这家伙接二连三的干掉了我们上官家族的好几个死士,你知道死士对于我们上官家族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欠我一条命,其实准确的说是他欠我们上官家族一条命,所以,就算是死,他也得死在我们上官家族的手中。” 杨麒麟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我还当你是打算跟我做对呢!” “怎么敢那,我们上官家族虽然厉害,可是却也清楚的知道,你杨麒麟的背景深厚,不是我们上官家族能撼动的!” 这话让杨麒麟很是开心。 虽然杨凡不是一个喜欢奉承之人,虽然他也清楚的知道上官轻舞刚才的话是在拍马屁,可杨麒麟就是很高兴。 当然,他高兴的是上官轻舞对待自己的态度。 “轻舞,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若是信得过我的话,那就交给我吧,这样的话,不仅是我,就连我们上官家族都会感谢你的。” 杨麒麟听了这话却为难了。 他表情为难的说道:“轻舞,其实我很想把这小子交给你,但你也知道,事情到了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坦白的告诉你,现在想要弄死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个个都是身份地位不俗的人,你说,我要是把人交给你的话,我怎么给旁人交代啊。” 上官轻舞听了这话也犯难了。 她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对,只是你能否告诉我,现在想要杀他的都是些什么人,我会去逐一拜会的,我想,他们会给我们上官家族这个面子的。” “这恐怕不行,因为,这些人的身份敏感的很,我显然不可能说出来的。” 上官轻舞沉默了一会儿,眼前突然一亮,她似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却是听她说道:“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什么办法?”杨麒麟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