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还不错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还不错

第1823章 交谈的非常顺利,也颇为满意。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让杨凡对这家公司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也对唐明这个人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且,唐明以一个专业人士,对唐雨诗的发展提出了很多的建议。 杨凡听来颇为受用。 未了,杨凡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唐明,杨帆的意思很是明了,那就是让唐明往后有什么难处尽管给自己打电话。 唐明表示自己记住了。 五点多的时候,结束了谈话,杨凡起身告辞。 唐明邀请杨凡吃晚饭,被杨凡婉拒。 倒不是说唐明没有资格请杨凡吃饭,而是因为杨凡晚上确实想约唐雨诗聊一下她今后的发展。 不过,尽管被拒绝,但唐明的心中却并不难受。 因为在他看来,杨凡的层面实在是太高了,拒绝自己也属正常。 不过,临别的时候,唐明却是认真的向杨凡保证,一定会保护好唐雨诗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让她平安无事,并且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凡点头道了一声感谢之后,便起身告辞。 晚上果然是跟唐雨诗一起吃的饭。 尽管这不是唐雨诗跟杨凡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可却是唐雨诗跟杨凡吃饭吃的最郁闷的一次。 原因无他。 俩人现在的关系实在是尴尬。 说是朋友的吧,彼此又觉得比朋友的关系好一些,可说是恋人吧,明显又不是。 再加上上次杨凡表白这妞被拒绝的事情刚刚过去没多久,所以,彼此间坐在如此气氛不错的环境中吃饭,可着实是一件让唐雨诗觉得尴尬的事情。 杨凡当然不觉得尴尬,那是因为他的脸皮比较厚。 仅此而已。 “下午跟娱乐公司的人聊一聊,感觉还不错,我现在跟你可以说的是,如果你真的决定走这条路了,那你放心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你打造成国内一流的明星,到时候必定是光彩夺目,但有件事情我必须得问清楚!”杨凡说道。 “你说!”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也没什么时候特别的原因,就是想试一试!”唐雨诗语气倒也平静的说道。 “你可知道这条路虽然风光,可是背后的心酸绝对是你想像不到的,即便是将来你成名了,你也依然会遇到很多糟心的事情,这些事情要远比想象中的更加让人难以忍受,那个时候你想要退出的话,恐怕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不怕。”唐雨诗无比坚定的说道。 看的出来,这妞是打定主意了。 杨凡还能说什么。 他只好点了点头说道:“行,你若是已经打定注意了,那么我会给你安排的,明天上午我会带你去公司,接下来我会动用我的全部资源,但能否成为耀眼的巨星,最终还是得靠你自己!” “我懂!” “行,那就这么着,吃饭!” 唐雨诗盯着杨凡看了几眼,道了句:“谢谢!” “你我之间,无需说这样的话!” 唐雨诗不说话了。 刚刚暖起来的气氛因为杨凡的一句话瞬间又有些冷了。 杨凡也没强求什么。 反正俩人的关系现在就是这样。 唐雨诗的心结打不开的话,不管杨凡做什么都无济于事。 一顿饭在折磨中吃罢了之后,杨凡第一时间送唐雨诗回了别墅。 跟唐雨诗的父亲与她弟弟打了个招呼之后,杨凡便闪人。 实在是没有多留下来的必要。 回到了别墅的时候,萧媚正在看电视。 这妞看到了杨凡的时候,竟然羞涩的笑了笑。 杨凡想起了自己前几天去沈家之前的那个晚上。 于今日的何等的相似。 但杨凡可没有禽兽到继续折磨萧媚。 主要是心情实在是不佳。 在唐雨诗那儿受的气还没完全消化呢。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 杨凡很是郁闷,但,作为杨凡的对手,杨麒麟却是异常的开心。 本来中午要带着上官轻舞去见那位高人,可惜,对付有事儿爽约了。 虽然让上官轻舞鄙视了一番,可杨麒麟却并不难过。 毕竟,在杨麒麟看来,能被上官轻舞这样的大美人鄙视,也算是一种乐趣。 等到晚上的时候,终于等到了那位高手的电话,在对付提供的地址中,杨麒麟带着上官轻舞直奔目的地。 去的路上上官轻舞询问杨麒麟这位高人的种种,但杨麒麟避而不答,只是简单的告诉上官轻舞,这是一位高人,超乎想象的厉害。 上官轻舞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便有些郁闷了。 只不过,等到上官轻舞见着了这位所谓的高人时所有的郁闷便瞬间一扫而光。 这确实是一位高人。 穿着打扮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深不见底,上官轻舞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自己要被对方的眼神绞碎了。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讯号。 因为上官轻舞清楚的知道,对付的修为若是没有达到巅峰的话,自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前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上官家族的小姐,上官轻舞!”杨麒麟恭恭敬敬的说道。 对方缓缓点头,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说起来,我与上官家族也算是有些渊源,约莫二十年前,我曾跟上官家族的掌舵人上官森交过手,酣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想必,你便是上官森的孙女吧!” 上官轻舞赶紧点头说道:“前辈,正是!” “哦,你爷爷身体如何?” “托您的福,还不错!” 对方笑着点了点头。 “前辈,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称呼不重要,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儿吧,听麒麟说你身中剧毒,可否把你的手给我。” 上官轻舞也没纠结对方没告诉自己名字一事儿,听了对方的话,便将自己的手递给了对方,反正自己是来解毒的,这才是正事儿。 对方轻轻的将一根手指搭在了上官轻舞的命脉之上,细细的诊断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的对方吃惊的咦了一声,而后他的脸色就微微的变了变。 上官轻舞见状,赶紧问道:“前辈,如何?” “上官小姐,恕我直言,情况要远比我想的更加危险。”那老者沉声说道:“照这么下去,你最多活不过三日!” 上官轻舞的面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