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心肠歹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心肠歹毒

第1826章 “怎么样,感动不感动?”上官轻舞问道。 杨凡点头。 站在事情也无需欺骗她,因为自己确实有些感动。 上官轻舞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你竟然相信了,哈哈,很显然,我是在骗你!” 杨凡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是在骗我的话,那我也没话说,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感动的!” “幼稚,行了,不废话了,你快给我检查一下看看他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不用想了,肯定是毒药!”杨凡笃定的说道。 “你怎么确定?” “直觉!” “直觉个屁啊,再说了,你的直觉准确吗?” “准!” 说着,杨凡捏住了上官轻舞的命脉。 很快,一股暖流进入了上官轻舞的体内,在她的四肢百骸游走。 “舒服啊。”上官轻舞笑着说道。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废话,这可是在耗费我体内的那股最宝贵的气息,你当然会觉得舒服了。” 上官轻舞笑嘻嘻的也不说话了。 杨凡认认真真的检查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怎么样?” “有点奇怪!”杨凡面色凝重的说道。 “那里奇怪了?” “除了我给你下的毒之外,我再也没有检测到任何的毒。” 上官轻舞无比诧异的看着杨凡。 她不禁说道:“难道他给我吃的真的解药?”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你体内的毒肯定没有任何变化,若真是解药的话,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那就不知道了!”上官轻舞淡淡的说道。 杨凡说道:“我问你,那所谓的前辈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什么来头?” “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 “我知道杨麒麟是怎么遇到他的。” “说说看!” 上官轻舞又开始讲述,她把自己知道的几乎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杨凡。 杨凡听罢之后,彻底的沉默了。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怪异!” “那里怪异了?” “说不出来,我本以为对方给你吃进去的肯定是毒药,可是却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这有些不合常理。”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心肠歹毒啊?就知道给别人下毒!”上官轻舞趁机吐槽杨凡。 杨凡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你继续说,把今天晚上你所遭遇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一说。” 上官轻舞没有为难杨凡,她继续讲述了起来。 十多分钟之后,这妞总算是讲完了。 杨凡陷入了沉思当中。 上官轻舞问道:“怎么样,现在你有什么灵感没有?” “还是没有,但我却越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得,你要怀疑的话,那就怀疑吧,我去休息了,你走的时候给我把门锁上!” “不,你错了,我并非是在怀疑你。” “你在怀疑杨麒麟?” “对,他的行为不能不让我怀疑,另外,他所谓的高人我也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不是说明天杨麒麟要带着你去接受他的治疗了?那这样吧,你能否给我拍一张那位高人的照片回来,我倒要看看他是真的高人,还是骗子!” “你怎么鉴定他是高人还是骗子?” “我会让人去调查的。” 上官轻舞想了想说道:“好,我明天给你拍几张他的照片回来!” “嗯,另外,不管怎么样,都要装出一副很是相信他的样子,不要引起他的怀疑,必要的时候,给我发小心我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的!” “嗯,知道了!”上官轻舞淡淡的说道。 杨凡又叮嘱了一番之后,说道:“好了,暂时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你早点休息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今天给我提供的这个情报,没准这会改变很多的事情。” “有那么夸张嘛,哦,对了,其实我有件事情特别的困惑。” “什么事儿?” “你说,他要真是骗子的话,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杨凡好像是在看白痴似得看着上官轻舞。 杨凡一直觉得的智商相当不俗,可怎么现在就变的如此的愚钝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啊,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上官轻舞抗议道。 杨凡那叫一个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说上官轻舞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以为他要是骗你的话,就只是简单的骗你吃点假药?别忘了,你可是上官家族的人。” “你的意思是,他想打上官家族的主意? ” “谁知道呢,反正你长点心吧,我走了!” 说着,杨凡起身闪人。 那上官轻舞嘴巴蠕动明显还有什么话想跟杨凡说。 可惜,杨凡已经偷摸闪人了。 出了上官轻舞的别墅之后,又奔行了两三公里,杨凡这才上了车。 随后,他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很快,财神爷接了起来。 “在哪儿?”杨凡问道。 财神爷说道:“老大,我还在公司。” “等着,我这就过去!” “啊?老大你过来干什么?” “你以为你现在就安全了?那天晚上的那情况我可不想在发生,就这样吧,等着我就是了!” 财神爷无奈,只好应许了下来。 杨凡迅速驾车朝着公司奔去。 去的路上杨凡给苏白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晚上有事儿,就不回去了。 苏白墨很是调皮说自己已经洗完澡了。 这分明是在勾引杨凡嘛! 杨虽然定力不俗,可是却也被这话勾引的那叫一个浮想翩翩。 好在他的忍耐力不错,再加上心里边惦记着财神爷的安危,便忍痛拒绝了苏白墨。 苏白墨被拒绝之后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跟杨凡又打情骂俏了一番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是谁说苏白墨冷的宛若万年不花的寒冰啊,可眼前的这个跟妖精似得的小妞难道不是她? 杨凡突然想到了一句至理名言,男人喜欢的女人,床下像贵妇,床上像d妇,苏白墨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想到了这儿的时候,杨凡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