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怕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怕了

第1838章 断裂的骨头已经戳破了皮肉,面目狰狞的露了出来。 爱丽丝不是没有受过伤,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依然刺激到她了。 杨凡上飞机的时候,她便知道杨凡已经受伤了,可是没想到,伤的如此之重。 “老大,我,我这就机长返航!”爱丽丝语气惶恐的说道。 她确实惶恐,因为受伤的是杨凡。 若杨凡在这趟航班上出现任何问题,那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杨凡却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朝着既定的目标出发,来,你帮我上药,我需要休息一下!” 杨凡都这么说了,爱丽丝自然也不敢在坚持。 她迅速的开始帮杨凡上药。 速度很是麻利。 没一会儿的功夫,爱丽丝不仅给杨凡上了止疼药,还用纱布裹住了受伤的地方。 杨凡第一时间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很快,白狼接了起来。 “在苏白墨的别墅外面增派三倍的人手,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他们的安危!”杨凡命令道。 “明白,老大!”白狼说道。 杨凡挂了电话。 随后又将电话给苏白墨打了过去。 电话没有人接。 杨凡的心中一沉。 杨凡不是一个不乐观的人,也不是一个心里灰暗的人,只是在眼前这个节骨眼上,实在由不得她不多想。 杨凡将电话给萧媚打了过去。 可结果一样,也是没人接。 杨凡便意识到,这俩妞肯定出问题了。 本不想返航的他,迅速的下达了返航的命令。 半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降落在了京城的机场。 又等了半个小时之后,白狼带人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 “老大,你没事儿吧!”看到了杨凡的伤口时,白狼胆战心惊的问道。 杨凡摆了摆手说道:“不碍事儿,我问你,苏白墨的别墅门口可一直有人在保护她们的安全?” “当然有,之前是七个人暗中保护着大嫂的安全,一个小时前,我又增派了二十个人,怎么了老大?” “你的人可有向你汇报过有陌生人初入别墅?” 白狼摇头说道:“老大,你在飞机上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寻过问,我后来特别去问过,确实没有看到陌生人出入别墅!” “出发,去苏白墨的别墅,飞机上的那个老东西,你让人带走无比看好,我拿他有天大的作用!” 白狼重重点头,大手一挥,迅速地会有人上了飞机。 风驰电掣般的朝着苏白墨的别墅奔去的时候,杨凡不甘心的又将电话给苏白墨打了过去。 很快,苏白墨接起了电话。 “老大,我刚才在洗澡,没听到手机响,你有什么事儿?”苏白墨问道。 杨凡悬着的一颗心顿时落地了。 他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就是想你们了,所以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好了,没什么事儿了,你早点休息!” “嗯,老公你也早点休息,注意安全!” 杨凡应了一声,又询问了一番萧媚的情况,得知也安然无恙,杨凡这才彻底的放心了。 本来要回苏白墨别墅的他,冲着白狼问道:“刚才飞机上的那个老东西你的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是上次老大你去找上官轻舞的那个别墅,那是咱们在京城的一个秘密基地!” “行,带我过去吧,我要连夜审问那老东西!” “老大,我多嘴的问一句,那老东西是什么来头?以至于让老大你如此的看重他!” “那老东西背后有一个无比强大的组织,这个组织是杨麒麟请来对付我的,可我现在还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组织,所以我必须得弄清楚这一点,至于其他的,等先弄清楚这一点之后,在做打算!” 白狼听了这话,这才意识到,事情要远比自己想的更加的严重。 “老大,我能做什么?”白狼迅速问道。 “开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别墅去!” “可你的伤......” “我的伤不要紧,等到处理完他的事情之后,我会去医院的。” 杨凡的医术虽然不俗,可这种骨头断裂的事情,他实在给自己救不了。 必须得让医院给自己把锻炼的骨头接回去,其他的事情自己在慢慢的修复。 不过,虽然暂时没办法修复这断裂的骨头,可是却可以止疼。 那枚戒指在不断的修复杨凡受伤的地方的同时,也将疼痛给他暂时的屏蔽了。 不然的话,杨凡能痛死。 又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总算是到了。 下了车之后,杨凡便在白狼的带领下迅速的进了别墅。 下了地下室之后,杨凡一眼就在一个三平米左右的房间内看到了被捆绑的宛若粽子似得的那老东西。 “把门打开吧!”杨凡说道。 “老大,这东西恐怕实力不俗吧,我觉得你还是就在门外吧!”白狼说道。 他在担心杨凡的安危。 这种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杨凡的口中,眼前的这老东西可不是一般人。 “无妨,我已经用银针控制住了他,在加上他其实已经中毒了!” 听了这话,白狼这才放心了。 他大手一挥,有人将房门打了开。 杨凡走了进去。 站在了那老东西的跟前,杨凡一把撤掉了他遮挡着面目的布条。 在飞机上的时候,杨凡忙着止疼以及治疗自己的身体,所以就没有来的及去管这老东西。 现在好了,总算是有时间好好看看这老东西了。 一张丑陋的面孔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 不,这已经不能用丑陋在形容了。 这是狰狞。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上过的面孔,到处都是伤疤不说,而且,还有很多疙瘩,很丑,很恐怖! 杨凡重新将遮挡着他面孔的布条戴了回去,随即拔掉了他脑袋上的两枚银针。 随后,又捏住了他的命脉,强行的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去。 没一会儿,那老东西醒来了。 醒来的瞬间,他便朝着杨凡扑了上来。 但,可惜的是,他的身子却好像是被定在了那里一样,纹丝不动。 下一秒,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恐惧之色。 对,就是恐惧之色,杨凡没有看错。 他怕了。 杨凡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