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你赢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你赢了

第1843章 杨凡迎了上去。 坦白的说,杨凡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 但,那老者是无比轻蔑的看了杨凡一眼。 仿佛在他的眼神,杨凡是那般的不堪一击。 杨凡自然看到了他的目光。 他屏气凝神,再次提速。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老者已经袭到了杨凡的跟前。 这一次,那老者似乎下定决心要弄死杨凡。 他硕大的手掌猛地朝着杨凡的天灵感拍去。 众所周知,这天灵盖可是人体最为致命的地方,那老者这是要痛下杀手了。 杨凡当然知道情况无比危机,他迅速的一闪,想要躲开这致命一击。 但,可惜的是,纵然杨凡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限,可那老者的速度却还是比他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就在杨凡躲闪的瞬间,那老者的手掌已经狠狠的拍在了杨凡的天灵盖上。 只听的嘭的一声脆响。 杨凡整个人就好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得,站在那里,他的目光呆滞,没有任何的反应。 但那老者的情况比杨凡的更加糟糕。 他飞了出去。 整个人就好像是撞击在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弹簧上似得,然后被弹飞了。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突然瘫坐在了地上,然后大口喘气。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了光泽。 整个人好像是活过来了似得。 “妈的,差点被这老东西一掌拍死!” 说着,杨凡开始迅速的搜寻那老者的下落。 终于在墙根找到了他。 但,这老者的情况却是让杨凡狠狠的吃了一惊。 却是见那老者嘴角流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这明显是受伤了。 杨凡瞬间才想到了自己的那枚戒指。 其实像今日的这种情况杨凡也不是没有经流过,在跟沈家所谓的十大高手打斗的时候,那些所谓的高手也被反弹出去过。 杨凡笑了。 笑眯眯的蹲在了这老者的跟前,迅速的捏住了他的命脉。 强行的度了一些气息进去。 很快,结果出来了。 杨凡很是震惊。 那老头的经脉竟然全部都被震碎了,就算是勉强活下来,也一身修为也得散去了。 若不是亲自检验了这件事情的话,杨凡可真不敢相信这一切。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杨凡吃惊的不是这老者的经脉全部都碎了。 而是那枚戒指的强大。 它竟然能够将一个修为如此不俗之人的经脉震碎,真是够逆天的。 但,不管怎么说,杨凡算是活下来了。 没有耽搁时间,强行的将这老东西拖着进了别墅之后,杨凡开始四下寻找白狼等人。 可找遍了别墅也没能找到白狼等人。 也没找到那被杨凡下了鬼见愁之毒的老东西。 杨凡突然想起了地下牢狱,猛地一拍脑袋,随后迅速的下了地下室。 下了地下室之后,杨凡便看到了白狼等人。 全部都躺在地上。 杨凡迅速的奔袭到了一个兄弟的跟前,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还好,还有呼吸,还活着。 他找到了白狼,白狼也活着。 杨凡松了口气。 检查了一下白狼的身体,发现只是被打晕了。 没想到那老者说话倒也算数,真没弄死白狼等人。 很快,杨凡突然听到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声。 不用问,杨凡也知道是谁发出了这个痛苦的声音。 除了那个被自己下了鬼见愁之毒的老东西之外,还有谁。 杨凡走到了他的跟前,捏住了他的命脉,给他略微的解了一点点毒。 那老东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总算是活过来了。 “小子,你,你好狠!” 老者睁开了眼睛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杨凡道了句:“能说的出这样的话,说明你是彻底的醒来了,那行吧,我们可以谈一谈了!” “我与你没什么好谈的,你还是弄死我吧。” 杨凡笑了笑正要说话。 这老者却突然又说道:“不对,我师兄呢?你把我师兄如何了?” “看样子你们师兄的感情倒也不浅,不过,得让你失望了,你师兄的情况比你好不了多少,当然,跟你一样的是,他的命也捏在了我的手中!” “小杂种,你倒是挺狠!” 杨凡听了这话顿时冷笑着说道;“说这种话你不觉得脸红吗?现在怪我狠了,那你们想要弄死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狠了?” 这话让老东西沉默了。 因为杨凡说的对。 这完全是自己咎由自取的结果。 “行了,也别装什么沉默了,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配合我,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这样的话,你跟你的师兄还有一丁点儿的活路,第二,你可以选择拒绝配合我,我无所谓,但这样的结果不用我说,想必你也应该知道!” 那老者沉默了。 杨凡说道:“看样子,你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说着,杨凡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那老东西却当杨凡想要走。 他有些着急了。 就在杨凡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暗自运了运气,可结果让他失望了。 他刚一运气,便觉得肚子宛若刀较似得,痛的要死。 这老者不甘心的又想活动一下自己的肢体。 可惜,更加的让他绝望。 他的身体依然无法动弹。 眼凑着杨凡就要上楼梯了。 这老东西是真的急了。 他赶紧喝道:“小子,我们可以聊一聊!” 杨凡听到了这话的时候,嘴角微扬,但他没有停下脚步。 那老东西见状,有喝道:“小子,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只求你别伤害我师兄!” 杨凡依然没有理会他。 他迅速的上了楼。 背后传来那老东西不甘心的嘶吼。 没一会儿,杨凡回来了。 他拖着那筋脉碎裂的老者。 看到了这老者的时候,那老东西越发的激动了。 那老东西这才意识到,杨凡刚才是去拖自己的师兄去了。 只是当他看到了他师兄瘫躺在地上的时候,彻底的崩溃了。 叫喊的越发理会了。 而且,开始不断的咒骂杨凡。 但,杨凡没有理会他。 淡淡的说道:“现在,可以谈一谈了,你师兄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想要他活命的话,你最好配合一些,现在,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