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滚

第1855章 “什么问题?”杨凡迅速问道。 “现在的苏氏集团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财神爷波澜不惊的说道。 杨凡却被刺激到了。 一年前还是一个市值上万亿的公司,可现在却成了一个空壳子,杨凡不能不吃惊。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时间太近,我简单的调查了一番,得到的答案是,似乎是经营不善,太过于激进的缘故,其他的还在调查当中!” “好,你继续调查,我知道了!” “老大,其实我得向你道歉。”财神爷突然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自从你让我停止狙击苏氏集团之后,我从来都没有停止对苏氏集团的关注,可前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若是我继续关注的话,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然后向你汇报,那样的话,苏氏集团也就不至于落得现在的下场了!” “嗨,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继续调查你的,我先挂了,这边还有点事情,等你调查到别的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明白!” 杨凡又叮嘱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扭头看了一眼别墅内的父女。 苏世雄也正巧通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向外面。 他似乎就是在看杨凡。 彼此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在了一起。 杨凡邪魅一笑。 那苏世雄做贼心虚的将目光扭到了一旁。 就说这事儿没这么简单,还真没这么简单啊。 苏世雄啊苏世雄,你坑了苏白墨一次还不够,还想坑第二次,天下间像你这般做父亲的人,可真是少见啊,回别墅的时候,杨凡如此这般的想着。 一方面,他庆幸调查到了原因,可另一方面,杨凡却又觉得有些难过。 杨凡是在替苏白墨难过。 摊上这么一个坑女儿的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不过,当杨凡回到了别墅之后,他便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他决定保护苏白墨。 “墨墨,你上了一天班儿了,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我跟你爸爸聊几句如何?”杨凡笑着说道。 反正,父女俩此刻已经陷入了僵局中。 苏白墨的脸色不大好看,杨凡可不想让她继续难过了。 听了杨凡的话,苏白墨无比感激的看了杨凡一眼,她点了点头说道:“我去休息一下,你们先聊!” 说着,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苏世雄不甘心的喊道:“墨墨,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绝情了!” 这话刺激的苏白墨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 很显然,苏白墨被刺激到了。 本就难过的她更加的难过了。 但,苏白墨没停下脚步。 今时今日的苏白墨早就不在是当初被自己的父亲逼着交出苏氏集团的那个苏白墨了。 她可是掌控着上万亿资产地产界的新人王。 见没能留住自己的女儿。 苏世雄的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就好像是谁欠钱不还似得。 杨凡坐在了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苏世雄。 “戏演得不错!”杨凡突然说道。、 苏世雄有种被说破了心思的惊慌,他故作生气的说道:“杨凡,你胡说八道什么。” 杨凡继续笑着说道:“所以,你现在依然觉得我是当初第一次去你们家的那个毛头小子?你依然觉得你随便胡扯几句我就会信以为真?苏世雄,你骗的了墨墨,你觉得你能骗的了我?”、 “你以为你现在有点成绩就能入的了我的眼?乞丐就是乞丐,就算是披上龙袍也还是乞丐,你就是个垃圾,现在是,将来更是!”苏世雄无比恶毒的说道。 得,翻脸了。 彻底的翻脸了。 杨凡却并不生气。 事到如今,苏世雄已经没办法撼动杨凡的心绪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么点定力都没有的话,那也太小看杨凡了。 再说了,在杨凡看来,苏世雄已经完全不入流了。 “不到半年的时间,你把苏氏集团整成了一个空壳子,你还有脸说我是垃圾?还有脸来见墨墨,苏世雄,你怎么就那么无耻呢?” “老子愿意,这特么是老子的家事,关你屁事,你给老子滚!” “让我滚?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我看在墨墨的面子上,最后给你一次面子,不想让墨墨对你彻底失望的话,就赶紧滚蛋,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将你的事情告诉她,我倒要看看,那个时候你还怎么欺骗墨墨!” “小子,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我告诉你,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你特么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跟我耍横,你算老几!” “他是我老公!”一个幽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说话间,苏白墨粉面带煞的出现在了俩人的面前。 苏世雄一惊。 很显然,他没想到苏白墨竟然会出现。 纵然苏世雄怎么欺骗苏白墨,可毕竟苏白墨是他的女儿,刚刚还满嘴脏话,横的要死要活的苏世雄顿时面红耳赤,脸上火辣辣的痛,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抽了几十个大嘴巴子似得。 苏世雄将脑袋低了下去。 他总算是感受到了最后的一点羞耻。 但,苏白墨也哭了。 眼眶红红的看着苏世雄。 “爸,您以为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把苏氏集团给我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只是不想说破,不想让您没有了最后的尊严,可您倒好,竟然又来骗我,您怎么这么狠心,您到底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眼泪开始肆虐。 苏白墨的身子开始颤抖。 杨凡真想扑上去弄死苏世雄。 但,杨凡知道自己不能。 那样的话,苏白墨会更加的难受。 不过,杨凡却还是动了。 他朝着苏白墨走了过去。 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杨凡紧紧的抱住了苏白墨,柔声说道:“别怕,还有我,别怕,别怕!” 苏白墨哭的更加悲痛。 对父亲的失望让她整个人就好像是跌入了无底的深渊,那种痛苦,让苏白墨痛的难以呼吸。 “墨墨,爸爸错了,爸爸对不起你,可这一切又不是爸爸的错,要怪就怪杨麒麟那个天杀的畜生,是他,是他将爸爸陷害成了现在的样子!”苏世雄声音充满了恨意的说道。 杨凡扫了苏世雄一眼,眼神宛若刀锋。 “滚!”杨凡无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