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问题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问题

似乎有心事,而且还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但杨凡那有过问。 上官轻舞喝醉了。 如此疯狂的喝,不喝醉才怪。 虽然杨凡讨厌一个女孩子喝醉,但,此刻上官轻舞喝醉之后对于杨凡来说却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 因为,她再也不用跟自己作死了。 送她回去的路上,上官轻舞吐了三次。 吐的那叫一个凶残,那叫一个痛苦。 杨凡本可以帮她解除痛苦,但杨凡没有这么做。 因为,杨凡觉得该让这妞体验一下什么叫痛苦。 回到了别墅之后,杨凡让这妞下车。 但,喝醉之后的上官轻舞却根本就不理会杨凡。 一个人在车上扭动扭去,嘴巴里边更是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杨凡可不想继续耗在这边,直接将这妞从车上抗了下来。 上官轻舞疯狂挣扎,杨凡也没有理会。 很快,便将这妞抗进了别墅,扛到了房间,丢在了床上。 刚将她丢在了床上,上官轻舞便又要挣扎着站起来。 杨凡觉得自己该使唤点手段了,不然的话,这妞不知道还要折腾多久呢。 杨凡出手了。 可就在出手的那一瞬间,上官轻舞却突然说道:“上官云翔,你就是来炫耀的,你就是来炫耀爷爷把准接班人这个位置给了你,但,但我告诉你,我会夺回来的,我一定会夺回来的!” 杨凡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所有的疑惑在这个一刻得到了答案。 就说这妞今天怎么跟吃错了药似得,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杨凡沉默了。 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了。 该同情她吗? 似乎也不值得同情吧,要知道,这一切可都是上官轻舞咎由自取的,她本来可以做她的千金大小姐,享受人生,可她偏偏要走这么一条路。 可不同情吧,也不对。 毕竟,俩人是合作者。 正纠结着,上官轻舞突然开始脱衣服。 杨凡一看,这还了得。 他赶紧出手。 一枚银针脱手而出。 下一秒,便稳稳当当的扎在了上官轻舞的脑袋上。 没过多久,这妞便躺在床上,再也不动弹了。 杨凡将被子给她盖好,然后起身出了这妞的别墅,随后驾车离去。 杨凡并不担心有人来敢趁机乱来,要知道,这可是上官轻舞,她毕竟是上官家族的人,谁敢乱来。 回到了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两三点了。 杨凡丝毫没有困意。 他开始修炼。 一夜很快过去。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耀在脸上的时候,杨凡睁开了眼睛。 一晚上的修炼让他精神百倍,异常舒坦。 心情不错的杨凡做了早餐,陪着俩妞吃罢了饭之后,便送她们去上班。 “杨凡,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又出去了?”萧媚突然问道。 “嗯,出去了一会儿。”杨凡回应道。 看样子萧媚已经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跟上官轻舞见面的事情了。 只是没有说破。 而是用这样的方式在提醒杨凡。 杨凡却也用这样的方式在告诉萧媚,我问心无愧,不然的话,杨凡也就不会回答的如此坦然了。 萧媚何等的聪明,自然听明白了杨凡的话,她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坏事儿去了呢。”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送到了目的地之后,杨凡便接到了上官轻舞的电话。 纵然杨凡已经知道了这妞失意的原因,可在看到了她的名字时,杨凡却还是觉得有些头大如斗。 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上官轻舞要做什么了。 思考了一番,杨凡接起了电话。 “昨天晚上我没把你怎么吧!”上官轻舞淡淡的问道。 她又恢复了往日的那个正常的上官轻舞。 杨凡说道:“没有啊,你只是喝醉了,然后吐了几次,没把我怎么着!” “嗯,那我有没有说什么胡话?比如说我们上官家族的!” “倒是有!”杨凡说道。 很显然,杨凡就是在故意吓唬这妞。 果不其然,上官轻舞顿时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却是听的她说道:“不管我说了什么,你都别信!” “好,我不会相信的,包括你哥哥的事情!” 这话杨凡可不是故意说的,而是特意说出来的。 他想知道这妞的打算。 毕竟杨凡跟她合作的目的就是拿下上官家族。 现在,似乎条件正在慢慢的形成,杨凡没有理由不争取。 “你知道了?”上官轻舞声音暗淡的问道。 “对,我知道了,所以,你不打算跟我说一说你的想法吗?” “你在哪儿?如果有时间的话,你来一趟,我想当面跟你好好的聊一聊!” “好!” 一个半小时之后,杨凡出现在了上官轻舞的面前。 这妞站在那里,直勾勾的打量着杨凡。 “怎么,我的脸上有花?”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我觉得特别的冷!”上官轻舞祈求着说道。 杨凡想了想,上前几步,给了上官轻舞一个拥抱。 拥抱过后,上官轻舞说道:“谢谢,我感觉好多了,你坐吧,我去给你泡壶茶。” 杨凡点头。 没一会儿,上官轻舞将茶端到了杨凡的面前。 “说说你的想法吧!”杨凡说道:“我们是合作者,我觉得我有权利知道你的想法,尤其是你的计划!” “老实说,我到现在脑袋都有些乱,还真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 “想要跟般若一样吗?”杨凡问道。 “不想。”上官轻舞说道。 语气很是坚决。 杨凡一惊。 正要说话。 上官轻舞却又说道:“我想比她更加的厉害一些。” 杨凡松了口气。 俩人合作的前提是彼此的野心,若是这妞没什么野心了,那还合作个屁啊。 “你跟上官云翔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确实不怎么样,其实不瞒你说,有很多时候我都恨我自己。”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孩儿,很多时候我在想,我为什么就不能是男孩子呢?我要是男孩子的话,没准就不用这般的耗费心机了。” “这都是注定的事情。” “你信这些?” “信!”杨凡说道。 上官轻舞却轻蔑的说道:“我却不信,我自始至终认为,命运是捏在自己手中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拿到沈家掌舵人这个职务的原因之一。” “余下的原因呢?” “野心!”上官轻舞直言不讳的说道。 杨凡倒是欣赏她的野心。 笑了笑,杨凡说道:“好,有野心就好,接下来我们可以聊一聊怎么对付上官家族的事情了!” “好,但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杨凡反问道。